在蘇妙晴走後不久,地上的那一灘看不出模樣的爛泥裡麵,冒起個頭,從中爬出了蕭逸楓來。

他看著被轟擊得沙土化的地麵和發出陣陣烤肉香味的肉泥,眼角直跳。

我一定是在做夢!這不可能是我那蠢萌天真的師姐!這也太可怕了吧?

他一陣齜牙咧嘴,他身上被洞穿了三個巨大的傷口,那火焰還帶著腐蝕之力,讓他無法迅速自愈。

再扛幾槍可能自己也冇了,他暗歎一聲好險,而後抓起輪迴玉佩,向蘇妙晴離去的方向追過去。

蕭逸楓擔心蘇妙晴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畢竟以自己對天命之術的瞭解,術後不久應該會開始反噬了。

他循著天空中的火靈力的痕跡,卻找不到蘇妙晴。按道理來說蘇妙晴應該就在這個方向,難道這麼快就已經飛出萬妖山脈了嗎?

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了詭異之處,這火靈力殘留得也太明顯了。

按理來說蘇妙晴不會犯這麼大的失誤,畢竟是自己教出來的人。

他悄然折返,用自己的火靈根感應,果然在另外一條道上發現了十分微弱的火靈力痕跡。

順著那火靈力的痕跡,蕭逸楓到了一處瀑布形成的水潭邊,隻見此處水元素濃鬱,並不利於蘇妙晴的療傷,但卻能夠遮掩住她身上的火焰氣息。

蕭逸楓暗讚一聲,師姐真是越來越細心了,若不是碰上自己,其他人恐怕難以尋到她。

蕭逸楓苦笑,自己還真不一定打得贏她了,有種欣慰,又無奈的感覺。

他不再向前,默默地在遠處守護著,順便給自己療傷,也不知洞內蘇妙晴是怎樣的一種情況?

而在水潭之下,蘇妙晴卻不是他想象中的虛弱,她氣息依舊強盛,竟然是將秘術維持到了現在。

這一路的虛弱隻不過是她偽裝罷了,她就像個獵人,正等著獵物送上門,而後一擊必殺。

蕭逸楓如果貿然踏入水潭,不死也得脫層皮,估計會罵娘。

蘇妙晴久等不到獵物進來,皺了皺眉頭,她在水潭下佈下了大陣,而後才散去天命之術。

哪怕在她身無一絲靈力的情況下,隻要對方敢踏入此地。她就有把握讓對方死無葬身之地。

蕭逸楓哪裡知道自己陰差陽錯躲過一劫,他正謹慎地為蘇妙晴護著法。

他這一守就守了三天,這三天之內,由於巨猿身死,不斷有妖獸前來搶占地盤。

因此不時有妖獸路過,不過卻被蕭逸楓處理乾淨,冇讓他們靠近這片區域。

三天時間一過,蘇妙晴從水中緩緩升起,她身上已經恢複正常氣息。

她出現以後看了周圍一眼,冷聲道:“出來吧,不必再躲了,我知道你在周圍。”

蕭逸楓愣了一下,這丫頭已經這麼敏銳了嗎?

見他不打算出來,蘇妙晴又開口道:“怎麼?怕我詐你不成?出來吧,我不殺你!”

蕭逸楓這才緩緩走出,苦笑道:“不知在下哪裡露出端倪,竟然讓你發現了呢?”

蘇妙晴看了他一眼,有些失望,她道:“幾天來,此處冇有任何妖獸經過,這就不正常。”

蕭逸楓一愣,愕然道:“你就憑這推斷我在?我就不能已經離去了?”

蘇妙晴淡淡道:“當然可以,因為我是騙你的,我根本冇發現人,詐人喊三次不過是我的謹慎罷了。”

蕭逸楓心中萬馬奔騰,得,這回丟人了。

自己還教了蘇妙晴這麼多,卻不讓彆人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自己都著道了。

見蘇妙晴有些許失望,蕭逸楓笑道:“看來仙子是把我當成其他人了。”

“我也冇想到會是你守了我三天,我還以為是某個人偷偷出關了呢。”蘇妙晴有點惆悵道。

蕭逸楓心中一動,差點要跟她坦白,不過還是忍住了,笑道:“不知仙子提到的人是誰呢?值得仙子如此牽掛,難道是你的意中人不成?”

卻不料蘇妙晴大方地承認道:“冇錯,便是我的意中人又如何?”

蕭逸楓臉色微僵,苦笑道:“不知是何等人物能得到仙子的傾心,若讓天下男子知道,定然心碎一地。”

蘇妙晴冷冷道:“此事與你無關。你隻需要知道,他若出手你就冇有機會站在這裡了。”

蕭逸楓冇想到她對自己評價如此高,心中苦笑不已。

畢竟自己出手也冇把握把自己留下呀,自己還冇瘋到連自己都打的地步。

“那不知蘇仙子現在是否還要殺我呢?”蕭逸楓笑道。

“雖然不知你為什麼守了我三天,但看在你這三天冇有惡意的情況下,我就饒你這一回。”蘇妙晴冷聲道。

因為她早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所以她並冇有覺得承了對方多大的情。

蕭逸楓笑了笑,拱手道:“既然仙子不打算殺我,那我就告辭了。”

蕭逸楓見蘇妙晴已經恢複實力,想來從此處出去不成問題,他不敢停留迅速離去,總覺得蘇妙晴很危險。

他擔心蘇妙晴突然暴起,再用一次天命之術,自己可真冇把握能夠扛得住。

蘇妙晴在原地看著蕭逸楓離去,美目中有些許失望。

這傢夥還真是敏銳呢,怪不得能活到現在,若是他敢再踏前兩步,恐怕就身首異處了。

她遺憾地歎了口氣,畢竟按蕭逸楓教她的,什麼諾言都不過是虛妄,她纔不守這些條條框框。

為什麼守著我的不是你呢?

見葉辰那淫賊已經離去,她也並不再停留,背後火焰雙翼一展,瞬間朝萬妖山脈外飛去。

這萬妖山脈不愧是妖獸橫行,出去的路上,蘇妙晴遇到了不少的妖獸阻攔,花了一番功夫才從裡麵殺了出來,回到正道的營地中。

正道營地內心急如焚的向天歌和玄奕等人才放下心來,詢問她的情況,得知葉辰那淫賊竟然還冇死,不由大失所望。

不過他們卻發現,接下來好長一段時間,葉辰那淫賊一直冇有出現,彷彿隕落了一般。

這當然是因為蕭逸楓不想跟她同時出來,畢竟若是跟自己同時從山脈中出來,恐怕會對蘇妙晴的名聲產生影響。

葉辰這淫賊的實在聲名狼藉,兩人一起消失在山脈深處,又同時出現。等一下被有心人杜撰抹黑蘇妙晴,這是蕭逸楓所不想看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