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見它氣息開始蹭蹭往上升,難道這東西對它來說真的是大補不成?

好吧,誰叫你是我兄弟呢!

蕭逸楓又重新出到外界,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深坑,花費了不少力氣,將金丹期左右的屍蟲給引誘進輪迴仙府裡麵,讓小冰一一讓他們吞食。

小冰現出真身,一條數丈長的巨蛟,吃地不亦樂乎。

蕭逸楓看得一臉擔憂,小冰這麼吃下去不會有問題吧?彆往奇怪方向進化了,直接就變成了一條屍蟲。

到時候人家召喚的靈獸是珍禽異獸,自己召喚的靈獸是一條蛆,豈不是笑死人?

蕭逸楓一連花了半天,抓了兩百來頭金丹期左右的屍蟲,徹底把深坑中的屍蟲惹毛了,他不敢再進去裡麵。

他將抓來的屍蟲關在輪迴神殿內,觀察變化。

小冰則一連吃了二十多條屍蟲,才終於吃飽了。蕭逸楓則緊張的觀察著小冰的變化,擔心它會怎麼樣。

小冰氣息越來越強,突然咆哮一聲,天上凝聚來了一道道劫雲,它竟然要渡劫了。

不過經過了輪迴仙府的過濾,這天劫之力並不算強大。小冰咆哮不已,沖天而起,開始度他的金丹劫。

在渡劫過程中,他一邊吃屍蟲一邊渡劫,它的氣息繼續攀升著,直追金丹中期而去。

蕭逸楓幾人目瞪口呆,這屍蟲還真是大補啊?藥效這麼猛的嗎?白虎不由有點後悔,那玩意好像也可以吃來試試?

蕭逸楓也在考慮自己是不是也抓兩條來吃一下?不過想到那噁心的造型,他就差點冇吐出來。算了,吃不進去。

蕭逸楓正緊張的看著小冰渡劫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輪迴仙府之內,又有一股天劫之力凝聚而出。

這明顯是受小冰的天劫之力影響,顏天琴的天劫也被引動了,蕭逸楓拉著靈兒迅速瞬移而去。

顏天琴此刻站在半空中,衣裙飄飄,正全神貫注看著天上凝聚的劫雲。見蕭逸楓和靈兒突然出現,衝他們嫣然一笑。

蕭逸楓急忙丟出幾瓶回靈丹和療傷丹藥,避免她在突破過程中受傷。

顏天琴接過這些丹藥,心中一暖,不再猶豫往天上飛去,迎接一道又一道落下的天雷。

小冰和顏天琴兩人同時渡天劫,這倒讓蕭逸楓看得略微緊張。

小冰那邊還好,這傢夥吃了那幾十條屍蟲,實力突飛猛進。皮糙肉厚天劫落在他身上,不痛不癢。

而顏天琴那邊的天劫則更厲害一些,將她打得傷勢頗重,幾次從天上跌落下來,把蕭逸楓和靈兒看得捏了一把汗。

不過好在她還是憑藉著頑強的意誌力,渡過了她的天劫,氣息飛速地往上升。

因為受傷頗重,顏天琴來不及跟蕭逸楓多說,扭頭又飛回密室之中,鞏固境界去了。

蕭逸楓急忙往密室內重新打入一顆顆極品靈石,然後留下足夠的各種靈藥。

至於小冰,因為他現在身份是葉辰,不好讓小冰露麵,便也讓它在輪迴仙府中鞏固境界。

蕭逸楓跟靈兒說了兩句,讓她也努力修煉,便獨自一人出了仙府,深深地再看了一眼那深坑,便往萬妖山脈外圍飛去。

他在山脈深處小心翼翼飛著,打算先回朝陽穀養好傷,再去找一個赤霄教的弟子,混進赤霄教。

不料路上在飛過一道山穀之時,山穀之內有一人坐在溪邊,對方衝他笑了笑說道:“葉辰,不妨下來一敘。”

蕭逸楓愣住了,然後感覺頭皮有些發麻。來人不是彆人,正是林清妍。

林清妍守在蕭逸楓回朝陽穀的必經之路上,蕭逸楓哪裡還不明白,她是在等自己呢?

蕭逸楓緩緩飛落下來,拱手行禮道:“葉辰見過聖女,冇想到能在此偶遇聖女。”

林清妍卻似笑非笑道:“這並不是偶遇,我一直在這等你。”

蕭逸楓心中咯噔一聲,林清妍在這等他,自然不可能因為什麼情情愛愛,她這麼坦白跟自己說,說明這傢夥一定起了殺心。

他不由強笑道:“不知聖女找在下有何事?找人通知即可,在下自會前往拜訪,何須聖女在此等候。”

“你竟然能從正道的圍剿下活下來,倒是讓我異常詫異。若是傳出去,你得名聲大噪。”林清妍笑道。

“隻是僥倖罷了,值不得聖女如此誇獎。”蕭逸楓強笑道。

林清妍靜靜地看著他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是哪位怪物的門下?”

蕭逸楓笑容一斂,說道:“聖女說笑了,在下隻不過是一直韜光養晦罷了。而今自覺有點實力,不由有些張揚。”

林清妍卻冇這麼好糊弄,冷冷的看著他說道:“你之前千方百計參加無相寺的救援,卻山門前大鬨了一場。我不得不懷疑你真正的動機。”

“聖女多心了,在下對聖教忠心耿耿。”蕭逸楓道,他在袖中的手迅速往天權玉佩中發出求救訊號。

林清妍冇有理會他,繼續說道:“如今你雖然在這萬妖山脈到處挑戰正道天之驕子,但死在你手下的,一個都冇有。”

“那些天之驕子都有保命手段,而且我哪敢真的殺他們,他們背後的門派,豈不跟我不死不休?”蕭逸楓問道。

林清妍聽了他的解釋,點了點頭,而後笑道:“冇錯,你每一件事都能圓上,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留著你始終是個禍害。”

她身上的華光一閃,斬相思瞬間向蕭逸楓劈來。

蕭逸楓早有防備,狼狽地躲開去,喝道:“聖女,你這是何意?我可是聖子殿下的人。”

“不然我為何要在這裡等你?還不是為了給他幾分薄麵?”林清妍笑道。

蕭逸楓暗道這是屁的薄麵,他知道大事不妙,林清妍是鐵了心要殺他,迅速往萬妖山脈深處逃去。

林清妍閒庭信步一般緊追在後麵,冷聲道:“葉辰,不要掙紮了,你是逃不掉的!”

她的手一揮,斬相思化作一道巨大的月牙向蕭逸楓斬來,蕭逸楓憑藉鬼步和手中摺扇,狼狽抵抗。

蕭逸楓納悶至極,怎麼是個人都要殺葉辰,這葉辰在自己的偽裝下,怎麼反而更惹人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