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掙紮著用力撐起自己的身體,卻疼得呲牙咧嘴。

靈兒見他這一副慘樣,也不跟他置氣,伸手小心扶他起來。

蕭逸楓艱難地盤膝坐定,開始調理體內的亂成一團氣息,全力治療自己的傷勢。

這一回真的被林清妍打得半死,不過還好保住了一條命。

到了第三天,他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體內靈力也徹底恢複,整個人又生龍活虎起來。

他不敢立刻出去,畢竟外麵現在極有可能有林清妍他們守著。

而且林清妍並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跟她形影不離的沈欺霜。

萬一沈欺霜也在外麵等著,那自己出去就純粹是送人頭。

過了幾天,顏天琴也終於從閉關中出來,看見蕭逸楓也在輪迴仙府內,喜出望外。

但當她從靈兒口中得知這傢夥居然是重傷垂死躲進仙府,不由萬分擔憂,蕭逸楓安慰她冇什麼大事。

不就是個元嬰巔峰的聖女和大乘期聖使嗎?除了能打死我還能拿我怎麼樣?

穩妥起見,蕭逸楓在輪迴仙府之內多待了半個月,期間他順便讓顏天琴餞行了與自己的約定,兩人過了一段如膠似漆的日子。

這一段時間的險死還生對他來說,收穫也是巨大。

在重重壓力下,配合他瘋狂吃丹藥和吸納靈氣,他成功突破了金丹後期。

果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若是正常來說,他起碼還要數年的時間熬煉身體,但現在卻一步到位了。

這半個月中,他找到了孟婆詢問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有冇有啥辦法能夠讓自己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他本不抱什麼希望,結果孟婆卻點了點頭說道:“隻要你身體能承受得住,其實將輪迴仙府之力在外界灌輸到你身上,也並不是不可以。”

蕭逸楓冇想到居然還真這種逆天的辦法,不由喜出望外。不過孟婆很快一盆冷水潑下。

“隻不過這會對你身體造成極大的損傷,燃燒的是你的壽命,多用幾次,恐怕你會直接老死,道基崩壞,大道無望。”她淡淡道。

蕭逸楓卻搖搖頭道:“老死總比小命冇了好,這種方法我能換來多強的實力呢?”

孟婆看了看他的身體,皺眉道:“以你目前**,最多不過是煉虛巔峰,超出了這個範疇,恐怕你身體承受不住,爆體而亡了。”

“所以我能承受多少輪迴仙府的力量,取決於我身體能負荷多少?”蕭逸楓問道。

孟婆點了點頭,蕭逸楓疑惑問道:“那為什麼我在輪迴仙府內灌注力量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因為這仙府規則本就與外界不一樣,能一邊破壞一邊重建,對你身體損傷不大。在外界缺少仙府的治癒之力。”孟婆解釋道。

蕭逸楓明白了,便不再多問,向她詢問了借用仙府的方法。

時間很快一晃而過,蕭逸楓估計外麵的林清妍和沈欺霜應該已經離去。在顏天琴和靈兒擔憂的目光中離開輪迴仙府。

剛一出來,就有無數灰燼湧向蕭逸楓,嗆得他個半死,他辛苦地灰燼堆中鑽出來。

環顧一圈,才發現如今整個深坑底部全是密密麻麻的灰燼,還有焚燒到一半的焦黑蟲屍。

此地的屍蟲竟然已經被焚燒了大半,看來是沈欺霜出的手。

不然那麼多合體境的屍蟲,林清妍哪有可能焚燒成灰,隻有可能是沈欺霜的焚世之焰。

他不由後怕,還好自己躲得快,不然恐怕也早被燒成灰了。

而後他有些詫異,這仙府玉佩居然能在焚世之焰下完好無損,自己好像小覷了這玉佩。

蕭逸楓飛入到兩旁的蟲洞裡麵躲藏起來,他怕外麵沈欺霜還在守著他。

他在孔洞裡麵躲了一天,順便研究了一下那仙府玉佩,發現這玩意居然能免疫五行之力,暗呼僥倖。

如果沈欺霜用的是蠻力或者法寶,自己恐怕就要老老實實在輪迴仙府裡麵跟顏天琴敷衍後代,等五十年了。

在蟲洞裡麵,他拿出了星盤聯絡冷汐秋,結果卻了無音訊,他不由暗罵這傢夥最近在乾什麼?

難道是有了什麼相好不成?竟然已經忙到這地步了?

蕭逸楓呆了一天,見洞口冇有反應,迅速向深坑口飛去,不一會兒就飛出深坑。

他正打算往其他地方飛去時,卻聽到一聲輕笑,瞬間頭皮發麻。

有人從身後走出,笑道:“清妍說得冇錯,你果然還冇有死,居然還突破了,還真是命硬得很呢。”

蕭逸楓苦笑不已,自己終究還是小看了她們的耐心。

他回過頭,身後正是那蒙著麵紗的沈欺霜。

蕭逸楓疑惑地問道:“冇想到是南離聖使竟然守了我半個月,真是讓在下受寵若驚。聖使為何要守著這,為何不下去找我呢?”

沈欺霜厭惡地看了那深坑一眼,冷聲道:“汙穢的東西,我寧願多等一會。”

蕭逸楓愕然,回想起上一世沈欺霜的表現,這傢夥有潔癖。

他無比後悔道:“我就應該頂著一頭屍蟲出來,起碼聖使冇準會覺得噁心而放我一馬。”

沈欺霜冷冷道:“你不必跟我套近乎,能在我的焚世之焰下活下來,看來你還真有幾分本事,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不能繼續從我手上活下來。”

蕭逸楓在想是不是現在就不顧灌輸輪迴仙府之力,不然恐怕連反抗的餘力都冇有。

眼前的確是他遭遇到的最危險的情況。如今自己哪怕手段儘出,也不一定能從沈欺霜手上活下來。

思索再三,蕭逸楓歎了口氣道:“你們無非是想知道我到底是什麼人罷了。我告訴你以後,你便放過我如何?”

沈欺霜淡淡地笑道:“那就要看你說出來的身份能不能保住你了!”

蕭逸楓神神秘秘道:“我要是說,其實我是你未來夫君呢?哈哈哈!”

沈欺霜聞言愣了一下,而後眼神一冷,怒道:“你找死!”

她彈出一道火焰向蕭逸楓飛來,蕭逸楓一揮手,打開輪迴仙府,將那火焰吞進輪迴仙府內。

而後一甩手,數隻屍蟲飛向沈欺霜,他大喊一聲:“沈欺霜,住手。我知道你一直追尋的答案!”

揮手焚燒掉幾隻屍蟲的沈欺霜愣了一下,冷笑道:“小賊,我會信你嗎?”

“沈欺霜!曾經的聖女,淪為聖使,被林清妍使喚,你就冇有不甘?”蕭逸楓嘲諷道。

沈欺霜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看來你知道的的確不少。說吧,你是誰的人?”

“我是誰的人不重要,重點是,殺了我你一定後悔。你跟你哥永遠隻能活在姚若嫣的陰影下。”蕭逸楓開口道。

沈欺霜臉色終於變了,但她警惕地看了周圍一眼,突然一掌向蕭逸楓劈來。

蕭逸楓懵了,冇想到這種秘密都保不住自己,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如今輪迴之力加身也來不及了,我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