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顏天琴兩女則是他故意送過去給冷汐秋當人質的,順便讓冷汐秋幫他照顧兩人。

起碼在自己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冷汐秋一定會護住兩人安全。

還有什麼地方比在渡劫期高手身邊更安全的呢?還能給她們安排新身份,何樂不為?

在自己身邊,萬一自己如果意外隕落了,恐怕兩人也絕無倖免的道理。

就算孟婆念在自己麵子上,兩人被困輪迴仙府五十年也是少不了的。

好在自己從未告訴過顏天琴二人自己真正的身份。隻有繼續保持神秘,才能讓冷汐秋有所忌憚。

在路上,他擔心沈欺霜還在附近埋伏著,迅速地變化了外貌。

出了萬妖山脈的核心地帶,此刻的蕭逸楓偽裝成了一個普通的正道弟子。

可能是連續幾天的黴運走完了,他終於迎來了好運氣,在前麵不遠處遇到了兩個赤霄教的弟子。

蕭逸楓迅速將兩人打暈,而後模仿著其中與自己身形差不多的那人麵容,換上了對方的服飾。

簡單地偽裝成對方後,使用普通的搜魂手段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資訊,得知兩人也非善類就隨手擊殺了。

他大搖大擺地向著正道的營地飛去,雖然說正道也有檢驗身份的方法,但以蕭逸楓的手段混進正道的大本營裡麵並不是問題。

接下來幾天,他就一直混在了正道弟子裡麵,不過由於身份問題,他接觸不到其他更高層麵的人,連柳寒煙在不在這裡都不清楚。

他現在需要想方設法回到赤霄教,而非在這萬妖山脈繼續浪費時間。

很快他也鎖定了一個目標,冇想到卻還是個熟人,那就是林弘傑。

在他的打探中,林弘傑每隔一段時間會過來正道的營地送各種戰略物資,順便撈戰功。

蕭逸楓暗道好傢夥,有身份背景的就是不一樣,都不用上戰場直接撈戰功。

林弘傑負責後勤也隻是表麵工作,而他實際上真正的目的,則是每個月來此處收繳赤霄殿眾人的靈獸袋回去。

如此重要的任務,這一路上自然不可能隻有他一人,那趙護法也是形影不離的跟著他。

林弘傑明顯是對南宮雪和蘇妙晴的興趣極大,每次到來必定過來糾纏,所以最近來的越發勤快。

蕭逸楓暗道:林公子,誰叫你認識我呢,還打我師姐主意,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而且林弘傑也是金丹後期,跟蕭逸楓一樣,雖然境界有點小區彆,但相差不大。

打定主意後,蕭逸楓便耐心地潛伏下來,等待林弘傑的再次到來。

*************

而另一邊,冷汐秋帶著顏天琴兩人回到了觀星崖,一路上自然不可能有人敢攔她。

回到摘星閣中,她放下兩人,走回到主座上坐下,笑眯眯地說道:“你們兩個就是顏天琴和顏靈兒吧?”。

“是,天琴(靈兒)見過冷前輩。”顏天琴和靈兒恭敬道。

顏天琴兩人一直琢磨不透蕭逸楓和這太上長老的關係,兩人之間看談話不像是長輩和晚輩之間,反而像平等關係,倒讓兩人十分疑惑。

冷汐秋用靈力托著兩塊麵具送到兩人麵前,緩緩道:“你二人資質不錯,戴上這個麵具,它能掩飾你們的靈力,以後便跟在我身邊做個記名弟子吧。”

顏天琴戴上那隻遮住眼部的黑色麵具,恭敬道:“是,師尊!”靈兒也有樣學樣。

冷汐秋滿意的點了點頭,還好,不是什麼蠢貨。

她輕輕一抬手,道:“看著我!”

顏天琴二人茫然抬頭,對視上她赤紅的眼眸,瞬間就陷入了迷茫當中。

“把你們跟葉辰那傢夥的事情都說一下吧!”冷汐秋淡淡道。

兩人茫然的把跟蕭逸楓相處的點點滴滴都說了出來,事無钜細。

冷汐秋不時問兩句,細細的打探蕭逸楓與他們相處的過程。

“這個不用說,可以略過!”當聽到兩人的房事的時候,冷汐秋一開始還能聽一下,越聽越不對勁,怎麼花樣越來越多?

她忍不住臉色微紅,這傢夥可真會玩啊!

聽完所有,冷汐秋坐在座位上細細思索,這兩個傢夥怎麼比自己知道的還少?連那傢夥不是葉辰這件事情都不知道。

至於輪迴仙府,也許對其他人來說頗有誘惑力,但對她來說還真是興趣缺缺。

畢竟渡劫早已經摸到了世界秩序的門檻,仙府這種東西對她來說隻是一個比較大的儲物空間罷了。

對於那所謂的葉辰真容,她更是嗤之以鼻,連問都懶得問。

顏天琴看見的不過是葉辰的真容罷了,又不是那傢夥真正的樣貌,那就是個老怪物奪舍。

她倒是越來越好奇,這傢夥到底是誰?故意在她麵前展示出輪迴仙府。恐怕也是為了告訴自己,哪怕自己不出手,他也有辦法脫困?

她倒是不知道輪迴仙府會在原地留下輪迴玉佩,還以為真能來無影去無蹤呢。

這傢夥主動將這兩人交到自己手上,是想當人質?讓自己放心?可是有必要嗎?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冷汐秋想了半天,最終隻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傢夥丫的就是知道她們什麼都不知道,故意送來給自己檢視的。

順便把自己當成免費保姆,壓根冇有什麼深意。

想到此處,她氣的牙癢癢,一揮手,顏天琴兩人如夢初醒,彷彿根本不知道剛剛的遭遇。

“你們下去吧,會有人給你們安排地方住的。至於怎麼掩飾自己身份,不用我教你們了吧?”冷汐秋道。

“弟子明白!弟子告退。”兩人連忙道。

兩人忐忑不安地跟著侍女在觀星崖住下。

“師傅,那淫賊為什麼把我們丟這裡?”靈兒開口道。

顏天琴搖了搖頭道:“唉,我也不知道,恐怕他接下來做的事情比較危險吧。你以後不要叫我師父了,對冷前輩不尊重。”

“啊?那以後我叫你小姨?”靈兒問道。

“你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吧!”顏天琴摸了摸她的小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