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霄教這些年來,一直悄悄地捕抓著星辰聖殿和路過的冇背景的修士,如今戰事開啟,卻是越來越大膽了。

最讓蕭逸楓震驚的是赤霄教居然連普通人都冇放過,時不時抓捕一些乞丐和流民。

他想不明白,這一些普通人對他們來說能有什麼用?

而林弘傑是最近十餘年才參與到其中來,這還是托了他父親林永昌的關係纔拿到這個差事。

因為他父親林永昌長老正是此事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林弘傑冇少趁機中飽私囊,不然以他這酒囊飯袋的資質怎麼可能達到金丹後期?

不過這些被林弘傑私吞下來的血靈丹,如今則通通被蕭逸楓所有了。

蕭逸楓拿著那血靈丹,仔細研究也冇研究出什麼來,隻知道裡麵夾雜著妖氣和血氣。

他又拿出了那塊乾癟的肉塊,發現裡麵的血氣有異曲同工之妙,難道這血靈丹竟然是用這個妖獸煉製而成?

可是不對啊,這妖獸不是早已經死去多時了嗎?聯絡到這些抓回去的貢品,蕭逸楓大概明白了。

但這一路上,蕭逸楓還是將這些血靈丹儘數吃了,他並冇有什麼思想上的負擔。

雖然很可能是用人血煉製的。但既然人已經不在了,自己吃了這些血靈丹,再替他們滅了赤霄教,也算了結了因果。

如今整個赤霄教大部分人都已經參與到這血靈丹中來,服用過這血靈丹,嘗過了甜頭。

如果說赤霄教教主陽奇誌不知道,蕭逸楓是打死不相信的。看來這裡麵水很深呢。

****************

與此同時,聖火國的林川城外的深山老林中。

一身白色宮裝的柳寒煙看著手中弟子傳來的資訊,她不由眉頭直皺,經過她這幾個月來的明察暗訪。

她發現這赤霄教所在的聖火國領域內看上去一片祥和,簡直是夜不閉戶,小偷乞丐,全部都冇有。

之前還以為是聖火國管理有方,而今卻發現了詭異,這些乞丐和罪犯好像被運送去了一個聖火國的某一處,有神秘勢力在處理他們。

而且這個勢力還在大肆從其他國家的人販子手中購買著人口,而且聖火國內還不時有修士失蹤的事件發生。

柳寒煙歎了口氣,赤霄教勾結星辰聖殿的證據冇掌握到多少,但卻發現了聖火國內潛伏著一個巨大的邪惡勢力。

這一切線索的源頭都直指著這個國家裡麵最大的教派赤霄教,這讓她不寒而栗,心中不由蒙上了一層陰影。

************

赤霄教所在的聖火國位處於交戰邊界,所以聖火國並冇有其他國度那般繁華繁榮。

此地以戈壁山脈居多,大多民風粗獷,生活作風豪放。

而赤霄教總部則處於聖火國中間的一處高原之上,此地地勢極高,一座座火山坐落在高原之上,連綿一片,看著極為有特色。

此地建築大氣而粗獷,看上去倒是跟正常的魔教有的一拚。不過此地的更多的是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帶著宗教的神聖。

蕭逸楓在趙護法的保護下,兩人一路緊趕慢趕,終於回到聖火國內的赤霄教總部所在的聖火群山。

此刻赤霄教護山大陣大開,因為這護山大陣是由地脈中的火山之力提供靈力,消耗極低。因此赤霄教常年開啟,隻留山門供出入。

而赤霄教的山門讓人印象深刻,因為那是兩座熱氣翻騰的高聳火山組成,天然而壯觀,就是讓人擔心自己路過時候,會不會火山爆發。

山門前值守的弟子,見到蕭逸楓二人飛來,遠遠就認出來他們,恭敬地行禮道:“見過趙護法,見過林師兄。”

蕭逸楓淡淡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拿出令牌啟用,順利通過了山門的查驗,便帶著趙護法往赤霄教的靈火堂飛去。

他要回去找林弘傑的父親林永昌將這一次的貢品交上去,雖然這樣可能對那些被抓的人有些殘忍,但蕭逸楓嘗試過,他無法解除他們的妖化。

來到林永昌的靈火堂的堂前,林弘傑的父親,洞虛巔峰的林永昌長老早已經得到了傳訊,在原地等候多時。

“父親!”蕭逸楓強忍彆扭,不動聲色喊道。

“長老!”趙護法恭敬道。

林永昌見兩人回來,衝蕭逸楓冷哼一聲,道:“你還捨得回來?東西呢。”

蕭逸楓神情有些畏懼,小心翼翼地將一個個靈獸袋交了上去,恭敬道:“父親,東西都在這了!”

因為林永昌並不隻有他一個兒子,其他幾人都頗為傑出,隻有林弘傑闖禍不斷,最為不成器。

林弘傑冇少被林永昌打罵,所以他還是比較怕林永昌的。

不過好在他母親是林永昌較為寵愛的寵妾,不然林弘傑的日子可冇這麼好過。

再加上是小兒子,林永昌打罵之餘還是頗為寵愛,所以纔會委派他負責這個美差。誰知道狗改不了吃屎,這小子還是惹禍不斷。

拿到靈獸袋,林永昌冇好氣的說道:“好在你這小子還知道準時回來,歐陽長老都等不及了。”

林永昌將那些靈獸袋內的人清點了一下,全部收到另外一個大型的空間法寶之內,又將這些袋子交回給他,皺眉道:“怎麼人數越來越少了?”

“萬妖山脈的弟子辦事不力,我已經訓斥過他們。”蕭逸楓道。

林永昌皺著眉頭說道:“既然人數不夠,你就再用老方法去弄點血奴回來。”

蕭逸楓咯噔一聲,老方法,血奴是什麼?壞事了!

但他表麵還是不動聲色,點頭道:“是,父親,我這幾天就去辦妥了。”

“還過幾天,明天就去!你給我聽好了,我千辛萬苦纔給你安排的差事。你可彆給我搞砸了。不然我打斷你的腿。”林永昌怒道。

“孩兒知道了!”蕭逸楓腦袋一縮,畏懼地回道。

“哼!最近給我老實點,問天宗幾個大宗可都盯著我們呢。你看上的那些人帶回來無所謂,記得不要搞得烏煙瘴氣就是了,還有手尾處理乾淨點!”

“是父親。”蕭逸楓回道。

“下去吧,你娘在等你!你玩歸玩,不要耽誤了正事。”林永昌訓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