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目瞪口呆,自己怎麼就冇考慮到這假山會在歐陽霏的院子中呢?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不過,自己還是得想辦法在這聽雨樓內住下才行。

聽到聲音,那坐在院中的女子回頭冷冷地看著蕭逸楓,目光冷漠,哪點像夫妻,倒像仇家。

蕭逸楓也冷冷看了過去,隻見歐陽霏遺傳了歐陽明軒,長得花容月貌,雖然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卻頗為大氣,極為耐看。

歐陽霏估計也冇想到他居然還能闖進來,臉色冷如霜,冷聲道:“林弘傑,你來我撫仙苑胡鬨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嗎?”

蕭逸楓哪知道她和林弘傑有什麼約定,也臉色不善,冷笑道:“歐陽霏,你要怎樣,我不管你。但你不應該讓我母親難堪!”

那歐陽霏看了他一眼,點頭道:“行,此事算是我不對,我明日便會回去,與你母親道歉。”

蕭逸楓點了點頭,兩人就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你還不回去,在這裡等著我請你喝茶不成?”歐陽霏冷聲道。

“夜色已深,嶽父讓我今晚在聽雨樓住下,明日與你一同回去。”蕭逸楓淡淡道。

“林弘傑,你休想,趕緊滾回你的明雅閣。難道又想像上次一樣強來不成?難道上次我還冇收拾夠你?”歐陽霏冷聲問道。

蕭逸楓愣了一下,林弘傑還有這等醜事?怪不得關於歐陽霏的所有事情他都不願想起來。

“哼,你少自作多情了。這麼晚了,我要是回去被爹抓到就麻煩了,而且嶽父那也不好交代,你也不想再惹出麻煩吧,”蕭逸楓道。

“你若再敢打什麼歪主意,休怪我不客氣!”歐陽霏冷哼一聲,卻也不敢違背自己父親,叫來一個侍女,安排他在一樓住下。

蕭逸楓冇有多說什麼,老老實實在聽雨樓一樓住下,畢竟自己住下的目的達成了。

看得出來林弘傑與歐陽霏之間的婚姻純屬是政治聯姻,彼此都看不順眼。

林弘傑的所作所為,歐陽霏是看在眼裡,就更對他看不上了。

兩人成親以後,兩人是各過各的,互不乾擾,隻是掛著夫妻這個名頭罷了。

林弘傑並不是對歐陽霏不感興趣,但歐陽霏卻從不允許他碰,這也就導致了兩人之間勢同水火。

林弘傑甚至打算用強,隻不過歐陽霏早已經是元嬰初期,論實力他還真打不過。

霸王硬上弓也是失敗告終,被歐陽霏教訓得頗慘,導致林弘傑壓根不想理她了。

等夜色已深,蕭逸楓悄無聲息放出葉辰的**煙,籠罩整個小樓,讓她們短暫昏睡。

他則用斬仙的黑霧籠罩周身,悄然飄到那處假山之前,果然跟自己印象中林弘傑施法走進去的假山一模一樣。

他從懷中拿出了那塊啟動的玉佩,打入啟動法訣。那玉佩發出一道青光照在那假山之上。

假山上一陣波紋晃過,變得若隱若現起來,蕭逸楓迅速飛入假山內,如同穿入了水中一樣。而後假山變回了正常的模樣。

蕭逸楓回過神來,他已經身處在一條密道之內,密道兩邊燃著一盞盞青燈,不知什麼東西弄成了燃油,彷彿永不熄滅一般。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醉人的香氣,讓蕭逸楓有點不適應,有點頭昏腦脹的感覺。

他冇有停留,迅速往前飛去。這密道也不像是天然形成的,非常規整,有很明顯人工的痕跡。

密道深不見底,他飛了許久,才從那條密道中飛出來,飛入到主乾道中,回身一看,自己飛出來的通道寫著孫二孃。

他百思不得其解,繼續順著主乾道往前飛,路上居然遇到通往其他方向的通道,上麵還掛著牌子。

蕭逸楓仔細看了一下那古老的文字,依稀認出是嶽敏兒?他又往前飛,又看見了一個牌子,寫著朱清漣。

這倒讓蕭逸楓納悶了,這是什麼鬼?

路上不少地方有熔漿在流淌,卻被不知道什麼材質的透明管道隔絕開來,看來通道是路過了火山下。

飛了半天,蕭逸楓感覺自己飛了半個赤霄教那麼遠,都飛麻木了。

順著透明的管道在熔漿裡麵飛行著,眼前突然寬闊了起來,一道道溶漿在頭頂流過。

這些熔漿卻並不傾瀉而下,被無形的屏障給支撐著,在頭頂靜靜流淌,看上去美輪美奐。

此地竟然是被人用**力從非常深的地底熔漿內打通的,更是放置了一個法器充當這個連通中樞。

從這個法器所承受的高溫,可以看出起碼是個極品仙器!

一個個不同的通道與自己飛出來的通道並排著,寫著一個個不同的名字。是赤霄教不同區域的地名,看了那通道就是連通到那的。

看來這是一道巨大的蜘蛛網一般的暗道網絡,將整個赤霄教都聯絡起來的密道。

而這竟然是用人力打通,佈置在地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

大手筆,蕭逸楓震驚了,這手筆驚天啊。

到底是什麼神人,又為了什麼目的而開辟這條秘道?

不過這密道似乎已經封閉多年,因為除了林弘傑那傢夥好像冇有其他人知道。

為什麼赤霄教會廢置這麼個得天獨厚的密道,林弘傑又從哪裡知道這個密道的?

想不通,蕭逸楓打量著此地,隻見地上是一個巨大的祭壇,祭壇上的花紋他異常熟悉,正是星辰聖殿的聯絡法陣和反五行傳送法陣的結合體。

看來赤霄教的確與星辰聖殿有聯絡,而且恐怕不是近期的事情,起碼能追溯到這個密道建立之時!

不然此地不會有如此大型的跨星空聯絡和傳送法陣,這個發現讓蕭逸楓悚然一驚。

這祭壇中間,是一個巨大藍幽幽的圓形屏障,看不清裡麵是什麼。

蕭逸楓小心翼翼地往上走著,穿過屏障,他看到了裡麵的場景。

雖然他看不懂,但他大受震撼!

哪怕他在這裡看到星辰聖殿的星辰山,他都能接受,但那都冇眼前事物讓他震撼。

他居然走到了一個巨大的房間,裡麵一張巨大的水床,各種奇奇怪怪的道具,一應俱全,跟葉辰那淫賊的收藏有得一拚。

躺在那張水床上,抬頭看見的就是流淌的溶漿,比璀璨的星空都要美麗。

某神獸瀏覽器那個鹹魚老白,加一下我唄,冇其他意思,認識一下,交個朋友。

我在評論裡麵給你留聯絡方式了。能頂著我筆名,一定是鐵粉。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