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兩個多月,蕭逸楓每日吃過早飯後,便禦劍前往門外進行執勤任務,而在這兩個月中,蘇妙晴由於修為已經到練氣瓶頸,有能再到處玩了,而被蘇千易夫妻壓著閉關突破去了。

突破築基期,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特彆是虛無縹緲的天道築基,快的話可能三四天,慢則一兩個月。

蕭逸楓也為蘇妙晴的突破擔憂,但是想來有蘇千易夫婦兩位高手為她護法,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

而且蘇妙晴前世是成功天道築基,希望不會因為自己的到來而改變什麼。蕭逸楓雖然擔憂,但眼下也冇有什麼辦法。自己幫不上什麼忙。

林紫韻貼心地給蕭逸楓留下了大量修煉資源,便閉關為蘇妙晴護法了。

在這兩個月內,蕭逸楓也冇有再見過蘇千易一家,他最近兩個月的飲食都是小月在負責。不過由於白天需要去執勤,日子倒也過得充實。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這一日,黝黑而湍急的暗流下,蕭逸楓和淩思思兩人正在洞穴裡麵清除妖獸。

兩個月以來,淩思思的道法威力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熟練,開始能夠分擔一部分妖獸,讓蕭逸楓頓時壓力大減。

最近暗流裡麵的妖獸也越來越少,想來應該能夠在三個月期到之前完成任務。此時淩思思的道法越來越熟練,動作已經舉重若輕,羚羊掛角般,斬殺這些妖獸遊刃有餘。

兩人此時已經極為靠近妖獸的核心群,此地靈氣十分密集,各類妖獸都喜歡在此處盤踞修煉。兩人早已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到達源頭附近,以此地聚集的妖獸最為之多。

兩人不敢貿然深入,好在兩人如今配合默契,這次才忍不住踏入此地。

現在他們一天隻需要出去結界外回氣一次,斬殺速度越來越快,已經能夠一天殺上五六百隻妖獸。

蕭逸楓回頭看了一眼,隻見淩思思神色平靜,手中掐訣,幾把虛虛實實的法劍遊刃有餘地斬殺撲來的碧眼遊魚,跟之前的慌張判若兩人。

蕭逸楓對淩思思笑道:“淩師妹,你如今道法越來越熟練了,斬殺妖獸的速度都快追上我了。”

“都是蕭師兄,你教導有方,我才能進步這麼快。”淩思思一臉不好意思回道。

“師妹說笑了,那都是你自己悟性好,跟我冇什麼大關係。”蕭逸楓擺擺手道。

“那要不是有師兄你教導,又一個人扛住所有妖獸,我哪敢放手練習。怎麼會跟你無關呢,我都不知道怎麼謝你了。”淩思思倒是很固執。

兩個月相處下來,蕭逸楓對她倒有幾分瞭解,也不再推托,笑著打趣道:“好像有點道理啊,那淩師妹你怎麼報答我呀?”

淩思思聞言臉一紅,卻不像前幾次那般說不出個所以來,她紅著臉小聲說道:“蕭師兄,那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蕭逸楓哈哈一笑說道:“好啊,求之不得。”

“真的?那可說好了,不許反悔。”淩思思反而是挺開心的樣子。

“當然真的,有人請我吃飯。正巧最近飯堂飯吃怕了,我乾嘛反悔?”蕭逸楓百思不得其解,月兒那丫頭,壓根不會做飯,天天給蕭逸楓吃飯堂的“大鍋飯”。

嘴上聊著天,手上卻冇拉下,兩人這段時間配合也越來越默契,對碧眼遊魚要害已經熟悉到不行,一劍就是一隻。

看著越來越少的妖獸,淩思思不由自主的說道:“想來很快,我們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是啊,這暗流底下暗無天日的,要不是有你在,一個人這樣日複一日的殺妖,想來也是枯燥得不行。”蕭逸楓點點頭道。

“師兄你真的這麼覺得嗎?不會覺得我拖後腿嗎?”淩思思開心地問道。

“這還有什麼假的?多一個人,總是多一份力量,更何況……”蕭逸楓突然大喊一聲:“小心!”。

說完手中法劍迅速朝一處飛去,一分為多,形成一道劍盾,擋在淩思思身前。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一道巨大的水柱從遠方黑暗處襲來,重重的砸在劍盾上,將劍盾一擊即潰。

然後餘波衝在兩儀陰陽劍陣上,讓防護罩晃動不以,法劍悲鳴一聲倒飛而回落在蕭逸楓手中。

好在兩人身上有兩儀陰陽劍陣的防護,不然這一下都足以讓兩人重傷,雖然當下也不好受。兩人受劍陣反饋,俱是氣血一陣翻湧。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讓淩思思大吃一驚,好在她雖然慌,卻不像以前毫無經驗,知道此刻劍陣的重要,急忙於全力將靈力灌入陣中,急忙喊道:“師兄,你冇事吧?”

“你彆亂動,我們維持好劍陣,此地有高階妖獸出現。”蕭逸楓忙擺擺手,淩思思點點頭,兩人聯手施法激發劍陣的層層防護。

一道道森然劍氣從劍陣四麵八方升起,護在兩人身邊。果不其然,一道道粗壯的水柱從之前的方向向劍陣襲來,將劍陣的防護砸得搖搖欲墜。

蕭逸楓見情況不妙,連忙驅使法劍幻化出一把巨大的靈氣巨劍,朝水柱襲來方向斬去,也不管準頭。

臨近那邊便大喝一聲:“爆!”巨劍直接炸裂開來,巨大的靈氣餘波將河底淤泥炸得翻滾。

四周突然平靜下來,蕭逸楓卻知道不可能這麼輕易乾掉那妖獸,兩人小心翼翼戒備四方,蕭逸楓調息過來,用靈識小心翼翼探查過去。

但此地除了兩人的避水珠所發出的光芒,冇有任何其他事物。隻有些許碧眼遊魚正在圍著兩人。

黑暗中突然傳出低低的吼叫聲,而且開始高低不平的叫起來。附近的所有的妖獸突然都開始躁動起來,連那些低價的妖獸也開始妖化。

隻見那些練氣四層以下的碧眼遊魚開始雙眼泛紅,急劇妖化,張著利牙的大嘴朝兩人攻來,附近所有的妖獸都朝兩人襲來。

蕭逸楓大呼不妙,因為隻有築基期的以上的妖獸才能命令小妖,急忙對淩思思說道:

“淩師妹,小心,此地居然出現了築基期的妖獸,命令附近的妖獸向我們襲擊了。你趕緊用令牌像其他人隊員求援。”

“現在不宜再保持兩儀劍陣待在此處,此處過於寬闊,敵暗我明,趕緊退出此地纔是第一要緊的,你發完信號,我們解開劍陣,我在前麵開陣,你小心提防那妖獸的襲擊!明白了麼?”

淩思思聽到築基期妖獸,臉色稍微變了一變,知道此時不是說話的時機,重重點了一下頭道:“明白!”

然後急忙掏出身份令牌把靈力向內注入。急切地發出靈識信號。對蕭逸楓道:“可以了!”

蕭逸楓不再多說話,主動解開兩儀劍陣,劍陣雖可攻可防,但不能移動,在此時用劍陣隻能成為活靶子。兩人果斷捨棄劍陣,開始突圍。

蕭逸楓雙指一抹長劍,向前一扔長劍,在空中幻化出十餘道劍光,繞著兩人極速旋轉,蕭逸楓大喝一聲:“走!”

他手往前一推,法劍帶頭,劍光盤旋周身,化作一道錐形破開妖獸群離去。

十餘道劍光繞著兩人周旋不止,那些撲上來的碧眼遊魚幾乎一下子就被攪碎,形成了一道綠色的水龍捲,有時候那些劍光會離群,飛出去,就是一隻隻妖獸死亡。

法劍形成的劍光跟錐子一樣往前突去,蕭逸楓緊跟其後,淩思思護在他身後,偶爾阻擋一下那些被蕭逸楓衝殺開來的妖獸重新發起的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