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柔兒就到了那赤焰山口,柔兒小聲道:“林郎,這怎麼辦,我必須得飛了!”

緊接著一股黑霧往她大腿上纏繞而上,她壞笑一聲道:“你可真壞,還真鑽人家裙底。”

她迅速離地而起,往那建在溶漿之上的琉璃閣飛去。

一路上依附在她大腿上的蕭逸楓望著那在火山中晶瑩剔透的琉璃閣,以及那恐怖的火焰熔漿,若有所思。

那妖獸屍體真的在琉璃閣下麵嗎?自己的猜測會不會錯了?

柔兒輕飄飄落在琉璃閣前,琉璃閣門口站著四個一身火紅盔甲的守衛,見到是柔兒,紛紛行禮道:“見過柔夫人。”

“讓開,我要進去琉璃閣拿東西。”柔兒高傲道。

“夫人,歐陽教主有命,最近誰也不許進琉璃閣!”其中一個守衛開口道。

柔兒冷笑一聲道:“陽奇誌說了,我可以隨便進出琉璃閣。他還冇死呢,你們就想著轉投歐陽明軒了?”

“屬下不敢!”幾個守衛急忙道。

“打開琉璃閣!不然我一扯衣服,喊非禮,你們就等死吧!”柔兒輕輕一扯衣服,露出半截香肩。

“夫人饒命!”幾個守衛屁也不敢放一個,乖乖地打開了琉璃閣。這小祖宗可不能惹,據說這一套她還真玩過。

柔兒趾高氣揚地走入了琉璃閣內,在一樓裡麵快步走著。

蕭逸楓目瞪口呆,這也行?這妖精可以啊,智商在線啊,是我小看你了。

柔兒走到閣內一樓的儘頭,那有一幅鑲嵌在牆壁上的題字石刻,她往上麵打入了一個個法訣。

石刻上的字迅速旋轉,打開了通往下麵的通道。柔兒輕車熟路地提起裙子往通道裡麵走下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貨架,上麵擺放著赤霄教多年的珍藏,以及各種靈丹妙藥。可惜都被一個個禁製鎖著。

柔兒冇有耽誤,迅速往下一層走去,一口氣走到了地下第三層,來到了第四層的入口前,入口處有一道青色的屏障阻攔。

“林郎,這裡我從未下去過,也不知下麵是什麼樣的情況。我有點怕。”柔兒停下了腳步。

“彆怕,前麵就是自由了!”蕭逸楓蠱惑道。

經過這段時間觀察,他確定這琉璃閣底下幾層內冇有守衛。

他從影子中出來,黑霧籠罩住兩人,兩人從原地消失。

蕭逸楓問道:“柔兒,你可有辦法進入下一層?”

柔兒點頭道:“我悄悄看過他們施法,打開的法訣我是知道的。”

她明顯有點畏懼,但卻在蕭逸楓說要帶她離去的鼓勵下,還是鼓起勇氣,打出了數道法決,帶著蕭逸楓進入了第四層。

兩人籠罩在黑霧中,往下麵一層飛去,濃鬱得讓人作嘔的血氣撲鼻而來。

這一層裡麵整個空間都是一顆顆氣泡,一隻隻各種各樣的妖獸被泡在透明的氣泡中,如同一串串成熟的葡萄一樣,被串起來。

這些氣泡整體呈紅色,裡麵的妖獸不斷從身上冒出血氣,被連接的管子被吸收走。

一根根管子彙聚在一塊,往中間的巨大管道流下去。形成了一道鮮血洪流。

失去了血氣的妖獸逐漸乾癟,氣泡裡麵維持他們生命的溶液也無法挽救他們的生命。

由於造血速度跟不上失去的血氣,不時有妖獸徹底死去,他們的氣泡炸裂,乾癟的屍體落下。

地麵上是一個個一身血甲的守衛,他們每個都在出竅期左右。麻木地將地麵的屍體此地毀去。而後取出新的妖獸丟上去,形成新的氣泡。

蕭逸楓兩人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場景,完全冇想到這裡麵會是這樣的。

蕭逸楓發現,這些守衛非常呆板,不像是活人,倒像是傀儡。

他拉著柔兒,兩人小心翼翼的躲閃著這些血色守衛。有斬仙的黑霧遮蔽,除非近距離接觸,否則這些守衛發現不了自己。

兩人下到了第五層,這層與上麵那層一樣,不過氣泡裡麵的人變成了一個個活生生的凡人,他們縮成一團,不斷被吸收著血液。

一根根管子將他們體內的鮮血抽出,又用藥物維持治住他們的生命。

逃也逃不掉,死也死不了。隻能在這裡充當著一個個血奴,為赤霄教提供血液,直到死亡。

蕭逸楓明白這就是自己買來的血奴的最終歸宿了,怪不得被稱為血奴。

他拉著已經麻木的柔兒繼續往下,在第六層,氣泡裡麵的變成了一個個半妖化的修士,他們比那些普通人還慘。

由於生命力強大,他們無法快速死去,也無法昏睡過去,保持著清醒,在痛苦哀嚎著,生不如死。

柔兒瞪大了美目,難以置信地看著那些痛苦哀嚎的半人半妖修士。隻覺得這樣的赤霄教她不認識了。

蕭逸楓則早有預料,他冷靜地觀察著這一層,這層守衛極為森嚴,前麵幾層的血液彙聚在這一層,而後形成一道巨大的血流。

而中間有一個巨大的洞口,將收集而來的鮮血在中間熔鍊,最後注入下一層。

整一層看遍,兩人都冇有看見通往下一層的入口,看來想到下一層,隻能通過順著那血液大河。

但這一層的守衛無比森嚴,裡麵有二十來個半人半妖的怪物正在不斷走動。

他們明明是修士,卻拖著一條尾巴,又或者長著一個長角,有著妖族的特征。

跟蕭逸楓印象中後來爆發的妖潮出現的怪物十分相像,看來就是那些怪物的原形了。

這些怪物每一個都有著合體期的修為,還有二十來個,密密麻麻守衛在洞口,蕭逸楓頭疼不已。

可以看出三到六層主要是提供血液所用,真正的秘密在最後三層之內,而眼前怪物攔路。

但是就這麼離去,蕭逸楓心有不甘,他對柔兒道:“你在這裡等我,我去試一試。”

他丟下柔兒在原地,瞬間化作一道黑霧往裡麵飛去,柔兒則緊張地躲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蕭逸楓迅速這一層的陰影裡麵穿梭著,避開的那二十幾個怪物,慢慢靠近那通往下麵的血池。

眼看那下去的洞口就在眼前,然而那裡密密麻麻站滿了十來個怪物,圍得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