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心一橫,彈指打出一道劍氣打在那一串串氣泡上,那幾個氣泡瞬間炸裂開來,上麵半妖化的修士掉了下來。

這些喪失理智的修士剛剛落地,就瘋狂到處亂攻擊,把幾個守衛的關注力都給吸引了過去。

蕭逸楓趁機迅速往血池中飛去,然而他還是低估了這些怪物的反應能力。

其中一個怪物,瞬間就發現了蕭逸楓,眼中血光一閃,咆哮一聲,一拳向蕭逸楓所在的陰影砸下,把蕭逸楓從陰影中逼了出來。

眼見行蹤敗露,蕭逸楓迅速甩出十幾道劍氣往天上的擊去,打破了十來個氣泡。

十幾個半妖化修士落下,場麵亂成一團,蕭逸楓想引怪物離開,但那幾個血池邊的怪物一動不動。

而遠處三個怪物向他撲來,蕭逸楓冇辦法,隻能迅速往回逃。

那三個怪物緊追蕭逸楓而去,其他怪物則繼續留在原地鎮壓那些逃出來的修士。

三個怪物都是合體期,蕭逸楓被逼的走投無路,正想著自己是要用輪迴仙府之力來對付他們了。

突然三道光芒飛來,砸在幾個三個怪物身上,將他們擊退。卻是一臉緊張的柔兒。

眼看三個怪物又要重新追來,柔兒眼冒綠幽幽光芒,三個怪物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柔兒展顏一笑,對著那三個怪物命令道:“回去吧,忘記剛纔的事情。回去!”

那三個怪物呆愣了片刻,而後傻愣愣地飛了回去,彷彿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重新融入到一群怪物之中。

蕭逸楓目瞪口呆,有這能力,你還不如乾脆直接把他們集體催眠了呢,我們不就下去了嗎。

卻見柔兒臉色蒼白,無力地跌坐下來。好在蕭逸楓眼疾手快,迅速把她扶住。

隻見柔兒嬌媚的臉上麵無血色,嘴唇蒼白。看來剛剛這一下對她消耗也不小。

蕭逸楓一把摟著她,兩個人重新隱藏在黑霧之內,小心翼翼地躲過那巡邏的怪物。

蕭逸楓對柔兒傳音道:“你冇事吧?”

柔兒搖了搖頭說道:“隻是消耗有點大。我已經用秘術讓他們把剛纔的事情忘記了,這些怪物雖然實力強大,但腦子不是很好使。”

蕭逸楓點了點頭,疑惑道:“你為什麼剛纔要救我?萬一他們再來多幾個,你豈不是危險?”

柔兒卻笑道:“林郎,你不是說要帶我出去嗎?你死了,誰帶我走?難道你是騙我的?”

蕭逸楓複雜地看著這個傻女人,然後點了點頭,鄭重說道:“我會帶你出去的,你放心。”

柔兒驚魂未定地看著那些怪物,對他道:“這些怪物不好對付。不如我們回去找個強力的符籙。再回來對付他們吧!”

對此蕭逸楓隻能點點頭,硬打不是辦法,兩人無奈退走,又按著原路返回一層。

在二層的時候,兩人在藏寶之中發現了強大的符籙,可惜有禁製鎖著,看來隻能靠自己了。

他再次躲在柔兒的裙底,讓柔兒帶著他回到了閨房內。

經過這一晚上探索,蕭逸楓跟與柔兒兩人都一身冷汗,精神緊繃了一晚上,隻覺得極為疲憊。

回到房間內,蕭逸楓才長舒一口氣,坐在床上歇息。

柔兒則倚靠在他旁邊,媚眼如絲地看著他,動情道:“林郎你對我可真好,為了我能冒這麼大的險。”

蕭逸楓嘴角扯了扯道:“這不是應該的嗎?”

“林郎大恩,人家無以為報,隻能以身相許了。反正漫漫長夜,不如,我們在這做點愛做的事情吧?”柔兒笑道。

蕭逸楓看著眼前的尤物,艱難地搖了搖頭道:“時間不早了,小不忍則亂大謀,等我們逃出去先吧!”

蕭逸楓正打算通過法陣離去的時候,柔兒卻低聲開口道:“其實,你不是林郎吧!”

蕭逸楓一身冷汗,自己表現得太正人君子了?難道又得用美男計?

他強笑道:“柔兒,你開什麼玩笑呢?”

“其實第一天我就發現了不對勁了,林郎見到我不會無動於衷。恐怕早剝乾淨我了。你太老實了。”柔兒笑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隻是……”蕭逸楓還想掙紮一下,結果被她抬手放在他嘴上。

柔兒笑道:“我不在意你是林郎,朱郎還是蟑螂,隻要你願意帶我走,我就會把你當成林郎。”

蕭逸楓冇想到這個女人對離去赤霄教竟然執著到了這種地步,這絕對不正常。

她再次用那撲閃撲閃的大眼睛看著蕭逸楓問道:“你會帶我走的對嗎?不是騙我的?”

蕭逸楓知道此刻回答錯了,恐怕就得身首異處了,他苦笑道:“我能說不嗎?我答應你,我會帶你離開赤霄教!”

柔兒燦爛一笑,宛如百花盛開,她一把抱住蕭逸楓,嬌憨道:“嗯,我相信你!你比林郎更可靠!畢竟他隻是饞人家身子。嘻嘻。你饞不饞?”

蕭逸楓連連搖頭道:“不饞!”

柔兒嘴巴一嘟道:“但我饞你身子!你從了我吧!”

蕭逸楓隻覺得危險無比,但柔兒狡猾一笑,手輕輕一戳他下腹。

蕭逸楓隻感覺一股熱流湧起,自己心中**瞬間湧動,看著眼前的佳人,一種恐怖的**侵蝕了他的理智。

柔兒微微一笑,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湊了上去笑道:“你還在等什麼呢?”

美人主動寬衣解帶,蕭逸楓難以自製地的跟她發生了關係。兩人翻雲覆雨,如夢如幻,美好地跟一場離譜的夢一般。

等蕭逸楓醒過來時,他居然在地下的祭壇處的水床上,他隻感覺頭痛欲裂,身邊佳人早已杳無影蹤。

但周遭還留著她的醉人的香氣,旁邊還有個玉簡,他伸手拿起啟用,隻見裡麵傳來柔兒的聲音。

“你可是已經把人家吃乾抹淨了,人家是你的人了,不帶我出去,陽奇誌可不會放過你的。嘻嘻。”

蕭逸楓苦笑不已,這是什麼鬼,自己被這女人強上了?見鬼!

他瞬間發現不對勁,自己血氣竟然虧損了不少,這是怎麼回事?

柔兒還能吸食自己血氣不成,這傢夥真的是個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