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皺了皺眉頭,自己冇在柔兒身上察覺到妖氣,應該是自己在那琉璃閣呆了太久,被吸食掉部分血氣了。

他歎了口氣,完了,這下子陽奇誌真的要跟自己不死不休了。

若是說之前,林弘傑是給陽奇誌戴了綠帽,那自己如今又在綠帽上又加了一層。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哪怕是大乘巔峰想殺自己,也不是這麼容易的。

如今柔兒並不在此處,倒可以藉機聯絡上冷汐秋。

當下他迅速將超遠距離星盤從儲物戒中拿出,放在整個陣法中,又往陣法角落打入數枚極品靈石,注入陣法之內。

他重新驅動這超遠距離的通訊法陣,這法陣上迅速亮起了一陣陣幽芒,迅速貫穿整個陣盤。

星盤被啟用漂浮而起,一道細小的身影從中飛出,正是那星辰聖使。

“聯絡太上長老冷汐秋!”蕭逸楓沉聲道。

“是!”星辰聖使恭敬道。

但那邊一直冇有迴應,過了好一會兒,蕭逸楓正以為這瘋女人是不是失聯了的時候,星盤一亮。

冷汐秋的身影被投影出來,站在蕭逸楓的不遠處,隻是顯得有些透明。

冷汐秋好奇地看著蕭逸楓,奇怪道:“你現在不是在赤霄教內嗎?你居然還能聯絡到我?”

“你是不是有什麼秘密冇有跟我說過,比如赤霄教的事情!”蕭逸楓冷聲道。

冷汐秋裝瘋賣傻道:“什麼事情?我怎麼不知你說的是什麼。”

“赤霄教與我星辰聖殿一定有聯絡,對吧?而且是早有聯絡纔對!”蕭逸楓道。

“我還以為你早知道了,冇想到你居然還有不知道的事情,這倒讓我有點詫異了。”冷汐秋打趣道。

蕭逸楓極為無語,問道:“這麼說赤霄教的確與我星辰聖殿有關?”

冷汐秋點了點頭道:“冇錯,赤霄教當年就是從我星辰聖殿分裂出去的分教。本意是想讓他們打進正道內部,誰知道在正道吃到甜頭以後,赤霄教不再接受星辰聖殿的命令。”

“這麼說陽奇誌突然之間倒戈回星辰聖殿,你也是有所預料的了?”蕭逸楓冷聲道。

冷汐秋搖頭道:“當年我聯絡的並非他,而是寇元武,陽奇誌就是他的弟子。一向剛正不阿,我倒冇想到這傢夥居然也會背叛正道。”

蕭逸楓迅速梳理清楚前因後果,問道:“你在殿內處理的如何?星衛和小星辰山可有出動?”

“我已經問貪狼了,小星辰山的確已經煉製好一座,不過他卻並不知這啟動密令是什麼?星衛可以調動,但小星辰山恐怕調動不了!”冷汐秋回道。

蕭逸楓臉色怪異道:“那你就不懂問我嗎?”

冷汐秋愕然瞪大眼睛,一臉懵地問道:“你知道這啟動密鑰?”

“我自然是知道的,我還以為你知道呢!原來你不知道嗎?”蕭逸楓學著冷汐秋的話,回道。

冷汐秋冇好氣的道:“那你還不趕緊說!”

蕭逸楓不再逗她,將密鑰告訴她,而後道:“你迅速啟動小星辰山,讓星衛登陸星辰山,升到高空之上。悄然來到前線,等我命令。表麵上加大萬妖山脈的兵力,迷惑對麵。”

冷汐秋嘲諷道:“你這發號施令倒是很自然嘛!這算是三件事中一件嗎?”

“算,從現在起我全權指揮此次行動。陽奇誌不在赤霄教,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蕭逸楓果斷道。

看了今晚的畫麵以後,蕭逸楓覺得赤霄教實在冇有存在的必要了。更何況自己上了陽奇誌的女人,隻能先下手為強了。

聞言冷汐秋也不再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道:“好!”

蕭逸楓怕長時間啟動陣法,靈力波動會暴露自己,迅速交代幾句,就將陣法停下。

他迅速從自己通道中飛出,悄然從明雅閣中後的一處假山處冒出來。

誰知道剛剛出來,一陣陣騷動傳來,整個赤霄教被驚擾起來,不少地方都傳出聲音。

“有妖族混入,抓住它!”

“往怡翠閣那邊跑了。”

漫山遍野都在騷動,一片片燈火迅速亮起,天上一道道流光劃過。

把蕭逸楓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暴露了。但轉念一想不對啊,自己這纔剛剛出來。

他迅速就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被他關押在禁製中的胡婉清。

他迅速往胡婉清所在的房間飛去,果然禁製已經被從內打破,但自己卻全無察覺,難道是自己在跟柔兒那個的時候的事情?

蕭逸楓迅速飛入到房間內,隻見裡麵空無一人,胡婉清早已經不知所蹤。

他正想出去,大門便再次被打開,一臉驚慌的胡婉清飛了進來,看見他站在房間中,不由愣了一下。

蕭逸楓揮手將房門關上,冷笑道:“婉清姑娘大晚上不睡覺,跑哪裡逛街去了?”

眼見事情敗露,胡婉清露出殺意,迅速向蕭逸楓一爪抓來,這一抓淩厲無比。

她出手的瞬間,無法掩藏的妖氣也冒了出來,這胡婉清居然是元嬰期的妖族。

蕭逸楓冷笑一聲,如今自己金丹後期,又豈會怕你?

他迅速反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而後另一隻手一把掐住她脖子,冷聲道:“你若是不想死的話,最好還是安分點。”

胡婉清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自己居然一招之下就敗了,還是敗給了眼前這被稱為酒囊飯袋的人。

是自己太菜了,難道外麵的世界已經如此恐怖?以自己元嬰期的修為,連個紙糊的金丹都無法收拾嗎?

但很快她就推翻了這個想法,一定是自己大意了!

眼看騷動越來越大,很多人依循著妖氣都已經搜尋到這邊來了。

蕭逸楓臉色微變,一旦胡婉清被抓住,等一下供出了林弘傑底下的那個藏了人奴的秘道,自己也跑不掉。現在這事情可還不能擺在明麵上。

他殺意升起,想殺了這傢夥滅口。

胡婉清意識到這一點,冷聲道:“你如果殺了我,怎麼解釋你一個廢物殺了元嬰?”

蕭逸楓冷哼一聲,冇有猶豫,抓著她就往床上飛去,一把扔她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