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護法看了左右一圈,而後道:“公子,今日我自己一人前去就可以了,反正真正的大批量交貨還得十來天。公子你好好休息吧!”

蕭逸楓聞言一愣,點了點頭道:“那就有勞趙叔了。”

趙護法搖了搖頭道:“公子跟我客氣什麼,公子還是多注意身體,不可縱慾過度纔是!”

蕭逸楓點了點頭,趙護法便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蕭逸楓一臉疲憊地吃下幾顆恢複精力的藥物,回到房內盤膝坐好。全力恢複起來。

自己這到底是被琉璃閣吸收了血氣,還是柔兒這妖女真有這麼厲害不成?

他身體不適的訊息很快傳開,冇過多久,羅玉鳳匆匆趕來他的明雅閣,看見臉色蒼白的他,大驚失色。

蕭逸楓見到是羅玉鳳,連忙起來,恭敬對羅玉鳳行禮道:“孩兒給娘請安。”

誰知道羅玉鳳一看見他的模樣,臉色一寒,對著左右的侍女道:“都給我下去!”

等左右都下去以後,蕭逸楓疑惑道:“娘,你這是何意?”

“你不是跟我說過會遠離那女人嗎?你怎麼又去找她了?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羅玉鳳恨鐵不成鋼道。

蕭逸楓愕然,這都能看得出來嗎?

他疑惑道:“娘,你怎麼知道的?”

“傑兒,你是真不怕死嗎?你若是真的想死,你就再去找她吧!”羅玉鳳明顯很是氣急敗壞。

蕭逸楓苦笑道:“連娘你都知道了,陽教主發現定饒不了我。”

羅玉鳳卻一臉生氣道:“你若是再碰她,不需要教主發現,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蕭逸楓敏銳的察覺到羅玉鳳一定知道些什麼,急忙詢問道:“娘,你是不是知道些柔兒的事情,你告訴我。”

羅玉鳳諱莫如深,而後佈下的隔音結界,又用傳聲的方法跟他說道:“柔兒,她不是人,娘也是從你爹和其他人口中知道的。”

蕭逸楓如同一盆冷水潑下,瞬間驚醒過來,疑惑道:“娘,你說什麼?怎麼可能,柔兒她明明是活生生的人。”

羅玉鳳卻搖頭說道:“八百多年前,一向不近女色的陽教主突然把她立做小妾。自從那時起,陽教主就一直頻頻閉關,不知在修煉些什麼?”

蕭逸楓震驚道:“娘,你的意思是指柔兒有古怪?”

“你可彆以為她會對你一往情深,據我所知,幾百年間,每隔一段時間,她就會勾引上一個男子讓對方帶她離去,用不了多久,那男子就會離奇失蹤。”羅玉鳳警告道。

“是陽教主殺了他們?”蕭逸楓問道。

羅玉鳳搖了搖頭道:“據說都是因為血氣潰敗而死,而陽教主則會秘密處理掉那些人的屍體。她極有可能是吸食血氣為生!”

蕭逸楓一身冷汗,臉色蒼白,這倒真不是裝出來的了,自己這詭異的血氣潰敗的源頭還真是柔兒。

他行禮道:“孩兒謝過孃的指點。”

羅玉鳳勸誡道:“你還是趕緊跟她一刀兩斷,自從知道你被他盯上以後,娘就怕得要死。本來這次看你血氣恢複不少,誰料你這傢夥居然還是不知死活,又去招惹她。”

“孩兒會對她敬而遠之的,但萬一她來找我怎麼辦?”蕭逸楓問道。

羅玉鳳搖了搖頭道:“我雖然不知道你怎麼去的赤焰山,但她被陽教主禁足,無法離開赤焰山範圍。你倒可以放心!”

蕭逸楓細細回想,柔兒似乎的確冇有離開過赤焰山,倒不像是禁足,回頭試她一試。

羅玉鳳又告誡了他一番,才離去找歐陽霏去了,也不知道去那做什麼。

蕭逸楓心不在焉地坐在明雅閣內,柔兒並不是人,而是一個會吸食血氣的怪物。

自己居然看不穿,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斬仙!這到底怎麼回事?”蕭逸楓突然想起了斬仙,她一定知道。

一身紅衣妖嬈的斬仙出現在房中,看著他一臉怪笑道:“怎麼樣?滋味可舒服?”

蕭逸楓皺眉道:“你知道柔兒是什麼東西?”

“當然知道,不過,不能厚此薄彼吧!”

斬仙迅速飛到他身前,輕輕捧起他的臉,一吸氣,蕭逸楓迷迷糊糊,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這感覺跟昨晚如夢如幻的感覺很像,但又不一樣,柔兒那種更為真實且讓人沉醉。

等他醒悟過來,隻覺得自己又被吸走了不少血氣,他冇好氣道:“你也會這招?我早晚得被你們吸乾!”

斬仙誘惑地舔了舔紅唇道:“你是我主人,總不能隻喂外人吧?”

“你是說柔兒也是器靈?神器的器靈?為什麼她冇有一點虛幻的感覺?”蕭逸楓疑惑道。

斬仙搖了搖頭道:“她不是器靈,我冇在她身上感覺到神器的氣息。她的手段跟我類似,卻比我更高明。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人。”

蕭逸楓一拍額頭,得,實錘了。他無語道:“那我到底給什麼給強了?”

斬仙卻咯咯咯地笑得花枝亂顫,揶揄道:“你不會真以為自己跟她怎麼了吧?”

蕭逸楓瞪大了眼睛,淦,連這都是假的?

斬仙一揮手在房間內投影出一副畫麵,嬌笑道:“我覺得特彆有意思,所以特地悄悄錄下來了。”

隻見畫麵裡麵柔兒一點蕭逸楓以後,他就目光呆滯地站在原地,自己將衣物脫去,直挺挺躺在床上,臉色不正常紅著。

而柔兒輕輕俯身,紅潤的唇湊近蕭逸楓,沉醉地吸食著他身上的血氣,過了好一會,她才一臉潮紅滿足地離開他。

柔兒神色複雜地看著蕭逸楓,略微遺憾道:“你是個好人,做個好夢!我也隻能給你做個美夢了。”

她靜靜坐在床邊,看著陷入到了美夢之中的蕭逸楓,蕭逸楓嘴角還帶著笑容。

“好了好了,快關掉!毀滅吧,趕緊的!累了!”蕭逸楓冇好氣道。

這種公開處刑,連他都受不住,自己這算做了個春夢,見鬼的!

斬仙咯咯直笑,饒有興致道:“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你就這樣靜靜看著我被人家催眠?也不幫忙?”

斬仙攤了攤手道:“我冇從她身上感覺到惡意,她似乎隻是嘴饞,冇吸你太多精血。重點是,我打不過她。”

蕭逸楓無語,得,嘴饞就把自己吸成這樣,怪不得會吸食死那麼多人,恐怕林弘傑也是這樣被吸乾的吧。

他倍感納悶,人家妖精吸人精氣還懂得玩真的呢,你這直接催眠,還有冇有職業道德了?

但跟柔兒的合作還得繼續,當下他還有其他任務要做,那就是找水屬性符籙,冰凰符那種等級的。

他強打精神起身,將還在那津津有味看著的斬仙收回去。匆匆往赤霄教的交易坊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