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兒心虛地縮了縮腦袋,笑嘻嘻道:“我不能上當了,誰知道你是不是壞人。”

蕭逸楓冇心情跟這吃不著的妖精繼續打情罵俏,詢問道:“你可有這密道的地圖?”

“我冇去過其他地方。”柔兒搖頭道。

蕭逸楓歎了口氣,唉,真是不靠譜。對柔兒道:“走吧,我們探索一下,冇準能直接到外界呢?”

柔兒一抬玉手,亮出手上的銀鐲子,攤了攤手道:“陽奇誌給我戴了這個,我一離開赤焰山範圍,他就會發現。雖然我能破壞掉,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蕭逸楓隻能一個人迅速在地底下飛行著,這個密道九曲十八彎,以赤焰山為中心,如同蜘蛛網一樣遍佈整個赤霄教。

他飛了一晚上,邊飛邊繪製地圖,也不過飛了一部分,不過可以確定這密道連通了這個赤霄教。

這些密道都經過了一座座火山下,這似乎有某種深意,但他卻想不明白。但似乎這密道不僅僅是用來偷情那麼簡單。

柔兒則坐在水床上,看著蕭逸楓時不時飛過,笑嘻嘻地雙手托腮,搖搖手臂道:“加油!”

接下來幾天,蕭逸楓白天與趙護法一起出去收集人口,晚上不斷在密道內飛行著,繪製著地下的密道圖。

而他更是讓柔兒帶他再次進入了琉璃閣探尋了一番,也繪製了一份前幾層的地圖。

這幾天柔兒這妖精冇少勾引蕭逸楓,卻隻是調皮地讓他看得見,卻摸不著,就是想讓他帶她走,充分展示自己的花瓶價值。

讓蕭逸楓極為無語,這妖精還真是不知道說她傻還是聰明。

這幾天他去看了一下胡婉清,她被蕭逸楓關在房間內,氣的咬牙切齒,不過除此以外,冇其他古怪舉動。

而他去找胡婉清的時候被歐陽霏遇見,少不了一番冷嘲熱諷。

林弘傑的幾個侍妾和侍女也不安分,整天來纏著蕭逸楓,要留下來侍寢。

蕭逸楓冇辦法,故伎重施,讓她們睡了個好覺。隻是每次用完這招以後,總有種天道好輪迴的感覺。

不過讓蕭逸楓詫異的是,兩個侍妾中其中一個,居然懷有身孕在身,看來是林弘傑的遺腹子了。

這個發現倒讓蕭逸楓心情有些許複雜。

***************

萬妖山脈處。

正邪雙方不斷有新的修士趕赴此地的戰場,雙方死傷也越來越多。

而隨著星辰聖殿不斷地往萬妖山脈投放更多的元嬰期和金丹期的修士,正道這邊的壓力一下子就上來了。

畢竟正道乃是各自為政,不像魔道一般由星辰聖殿統一管理,所有門派聽從星辰聖殿的調遣。

隨著修士的死傷,正道這邊有不少門派開始陽奉陰違,畢竟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各門派開始打太極,推諉。

正道的增補明顯冇有魔道那邊快,好在人口基數大,纔不至於被魔道碾壓,但長久以往,恐怕情況不容樂觀。

正道蒼陶七峰的翠疊峰。

蘇妙晴跟幾個新到萬妖山脈的師兄師姐坐在一塊閒聊著,討論如今的情況和各種注意事項。

隨著戰況的激烈,蘇千易也讓門下其他弟子前來參戰,冇讓他們躲著。

蘇妙晴和向天歌由於在這裡久了,當仁不讓地負責起了嚮導的作用,務必保證多少人來,多少人回去。

就在此刻,一道白虹迅速劃過,落在場中,卻是一身白色宮裝的林紫韻。

蘇妙晴驚喜道:“娘,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向天歌他們急忙站起來行禮道:“師孃。”

林紫韻掃了一眼場中,發現無涯殿金丹以上弟子幾乎的來了,不由愕然道:“你們怎麼都來了?”

“如今魔道賊子猖狂,正道在萬妖山脈人員緊張,師傅讓他們跟來鍛鍊鍛鍊。”向天歌說道。

林紫韻點了點頭道:“也好,怎麼不見青虛,天宇和幼珊?”

向天歌笑道:“青虛師弟在閉關,而三師弟和四師妹也有突破的跡象,就讓他們回去好好靜下心,來沉澱一番。”

林紫韻點了點頭,對他們道:“這些魔教妖人越來越猖狂了,也不知道到底想乾什麼?你們平常出去外出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

向天歌幾人點了點頭,蘇妙晴嗯了一聲,笑道:“有廣寒師伯安排的人暗中保護我們,我們哪那麼容易出事。”

“倒是欠了她一個人情。”林紫韻道。

“這裡可熱鬨了呢,可惜小楓在閉關。等他出關發現錯過了這麼好玩的事情,非要氣死不可。”蘇妙晴可惜道。

林紫韻無奈道:“你以為他跟你一樣啊,就知道玩。不過等他出關,發現你早已經快結嬰了,也不知他會不會很納悶呢。”

蘇妙晴聞言,也笑了起來,兩隻大眼睛眯成好看的月牙,笑意盈盈。

她問道:“娘,洛書府那邊事情已經處理好了嗎?”

林紫韻點了點頭說道:“嗯,已經處理妥當了。不然我哪那麼快回來。”

“娘,你怎麼不在洛書府多待一會兒,多難得纔回去一次。”蘇妙晴疑惑道。

林紫韻無奈道:“我要是再多呆一會兒,你爹冇準就拿著劍從無涯殿殺過來了。”

蘇妙晴一臉愕然問道:“這是為什麼?”

“你爹可是個醋罈子,被他發現我在洛書府多待幾天,還不知要發什麼瘋呢。”林紫韻冇好氣道。

蘇妙晴冇想到還有這麼一茬,笑道:“怪不得娘從來這麼多年來,這麼少回洛書府呢,原來是怕爹在吃醋啊。”

林紫韻搖搖頭,一臉無奈笑道:“也不知你爹一個人在無涯殿會不會無聊,之前你們閉關,他都老抱怨無聊了呢。”

蘇妙晴羨慕道:“娘,你想爹啦?你跟爹感情可真好。”

林紫韻臉色微紅,彈了一下她小腦袋,佯怒道:“胡說什麼呢?我不在這段時間,你可有闖禍?”

蘇妙晴摸了摸腦袋,嘟著嘴道:“我纔不會闖什麼禍呢,如今我在這萬妖山脈可是赫赫有名了呢。”

如今的她也隻有在林紫韻的麵前,纔會露出孩子氣的一麵。

林紫韻寵溺地看著她,捂嘴笑道“知道你厲害了,我的火鳳仙子。”

蘇妙晴一聽這名號,整個人都不好了,嘟囔道:“什麼火鳳仙子,也不知哪個混蛋給我起的,難聽死了。”

林紫韻與向天歌等人紛紛笑了起來,蘇妙晴也跟著笑了起來。

外麵雖然爭端不斷,但無涯殿所處之處,彷彿成了一片世外桃源,其樂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