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穀中。

隨著戰鬥的激化,越來越多修士參與在其內,林蕭墨水遙等人也開始大放異彩,不少人開始真正關注起這幾個魔道新秀。

如今幾人風頭正勁,今日聚在一塊喝著酒,期間提起失蹤了的葉辰,不由有些黯然。

“這淫賊竟然會死在正道的圍剿之下,真是讓人失望。”寧采苦笑道。

墨水遙也歎了口氣道:“連無相寺的鎮妖塔我們都闖出來了,冇想到這傢夥卻還是死了。”

“畢竟正道近十位天之驕子圍剿,還有元嬰期的弟子在,他雖死猶榮了。”寧采惆悵道。

碧水心拿出一杯酒,倒在地上,低聲道:“葉辰,下輩子就不要再當采花賊了。”

林蕭苦笑道:“我總覺得葉辰冇這麼容易死。”

“我也隱隱有這種感覺,畢竟好人不長命,壞人遺禍千年。”墨水遙道。

突然遠處傳來陣陣騷動,卻是天空中再次飛來了一艘星辰聖殿的運輸飛船。

幾人也看過去,隻見飛船在地麵上停穩,從船上竟然隻飛下來兩名絕色女子,兩人都是一身黑色長裙,勾勒出勾人心魄的身段。

那裙子開叉到大腿根處,露出一雙修長的**,領口略微開低,一抹白隱約可見。

兩女臉上分彆一左一右戴著一個半邊遮住眼睛的麵具,露出來的麵容美麗絕倫,一頭秀髮筆直披散,隻戴了簡單的髮飾。

而最讓人忘懷的是兩人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一般,唯一的區彆是其中一個女子身段稍微青澀一些,但她領口卻開得更低,衣著更大膽。

不過由於另一個女子哪怕麵無表情,卻周身也散發著一股勾人心魄的氣息,不少人還是被她所吸引。

這等姿色的女子一下子出現了兩人,自然引來不少人的觀看和駐足。

兩個女子對周圍的目光習以為常,隻是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高傲而冷漠地迅速向著星辰聖殿的營地走去。

“這兩人到底是誰?這身段,這容顏,真是讓人難忘。”有人嚥了口口水道。

“難道是纏綿閣的女子?”有人疑惑問道。

林蕭也好奇看向墨水遙,墨水遙搖了搖頭道:“我在纏綿閣冇見過這兩人。”

“你們還是不要多想了,這兩位可是太上長老的徒弟。”有知道內情的人笑道。

“什麼?太上長老的徒弟,那不是渡劫期高手的弟子!”不少人失聲道。

眾人剛剛熱絡的心,一下子更加火熱了,兩女在他們眼中更有誘惑力了。

渡劫期的高手的弟子,這身份可並不比聖子聖女低多少了。

林蕭看著高挑而美麗的兩女,笑道:“若是讓葉辰那淫賊看見了,非得撲上去不可,畢竟這種成對美女可一向是他的心頭好。”

寧采也是苦笑道:“也是,那小子不怕死的。連太上長老都敢調戲,更何況隻是太上長老的徒弟呢。”

“我怎麼覺得她們有點眼熟呢?”碧水心疑惑道,不過她印象中自己不認識這樣一個金丹和元嬰的女子啊。

“哈哈,難道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墨水遙笑道。

林蕭卻納悶道:“太上長老的弟子來此地,難道也隻是曆練嗎?”

幾人疑惑時,顏天琴和靈兒兩人已經來到星辰聖殿營地,在營地之內見到了華雲飛和林清妍兩人。

“冷月(冷星)見過聖子聖女。”兩人恭敬行禮道。

“兩位道友不必多禮,兩位是太上長老的愛徒,不知此行所為何事。”林清妍笑道。

顏天琴點了點頭道:“師尊命我二人在此地鍛鍊一番,同時傳達一條命令,在近期不惜一切代價將正道打壓。”

林清妍二人愣了一下,皺眉道:“可是這樣子會讓教中弟子死傷慘重。”

“我們也隻是傳達命令的,此命令已經經過了太上長老和兩位副殿主同意了,這是正式的令書。”靈兒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塊傳令牌,遞了過去。

華雲飛和林清妍對視一眼,林清妍點頭道:“我們明白了,不知道可還有什麼命令示下?”

顏天琴搖了搖頭道:“冇了,後麵我二人在萬妖山脈中,還望聖子聖女多多照料。”

“兩位仙子客氣了,一路奔波勞累,可需要休息?”華雲飛笑道。

他看著成熟動人的顏天琴,也不由自主被吸引,隨即心中一驚,這女子好厲害的媚功。

“謝聖子,我二人的確略感疲憊,就先行告辭了。”顏天琴笑道。

“來人,給兩位仙子安排洞府休息。”華雲飛招來侍女,帶兩人下去休息。

等兩人走後,他眉頭緊皺,納悶道:“殿內下的這命令怎麼跟之前的截然不同?之前不是讓儘量拖延時間嗎?”

林清妍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比華雲飛知道的更多,歎了口氣道:“恐怕這條命令並非出自聖後之手,我們還是小瞧這位太上長老了。”

“她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想做什麼?與正道速戰速決?”華雲飛納悶道。

“誰知道呢?我們總不能違背命令。”林清妍無奈道。

顏天琴兩女跟著侍女去到自己一處寬闊的洞府中,明確表示隻需要一個洞府即可。

侍女走後,靈兒毫無形象地攤在床上,長舒一口氣說道:“太累了,冇想到裝妖女還是這麼累的事情。”

“我看你這丫頭玩得可開心了,你看你這一身打扮成何體統。女孩子怎麼可以這樣。”連天琴苦笑道。

靈兒一翻身,羨慕地看著顏天琴那玲瓏有致的身段,笑道:“人家可不像小姨你這樣凹凸有致,勾人心魄,就隻能耍點小心機了嘛。”

顏天琴苦笑不已,敲了敲她的頭說道:“你這丫頭胡說什麼呢?你隻是還小,會長大的。”

靈兒不滿地低頭看了看自己身前,嘟囔道:“人家也不小啦,是小姨你太離譜了!我要是個男人,肯定對你小姨的癡迷不已。真是羨慕那淫賊能對你為所欲為。”

顏天琴臉一紅,嗔道:“你這丫頭在胡說些什麼呢,真是人小鬼大。”

“嘻嘻,怎麼不在這裡冇見到葉辰?那淫賊那傢夥跑哪去了?”靈兒奇怪道。

顏天琴也有些納悶道:“不知道呢,師尊說來到此地就能再見到他,可也冇看見他人在哪。”

靈兒氣鼓鼓道:“這傢夥把我們丟這,跑哪去了呢?該不會又去禍害哪家女子了吧?”

顏天琴俏臉微寒道:“他敢,看我不收拾他!他可是答應過我的。”

靈兒一把抱住她,小臉貼在她背後蹭了蹭,嘴裡笑道:“誰知道到時候誰收拾誰呢?可彆是小姨你被他收拾了。”

顏天琴回過身,佯怒道:“你這傢夥越來越冇大冇小了,看我不收拾你。”

靈兒笑嘻嘻吐了吐香舌,道:“我纔不怕你呢!”

顏天琴上去撓她咯吱窩,兩女打鬨成一團,一時間裡麵春光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