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日,蕭逸楓不時過去跟林永昌彙報一下收集血奴的進展。林永昌不斷催促他,看來的確是非常急了。

這些日子裡麵,蕭逸楓發現林永昌是個極為嚴厲的人,對林弘傑的其他兄弟都極為苛刻。

但他對林弘傑卻極為縱容,雖然嚴厲卻不管束,有種放養的感覺,讓蕭逸楓百思不得其解。

而羅玉鳳看來是真的疼愛林弘傑這個兒子,天天燉了各種補品送過來,親眼看著他喝下,又跟他聊些家長裡短的。

為了撮合他跟歐陽霏,還一直熱臉貼冷屁股找歐陽霏,給他們創造機會,可謂用心良苦了。

她不斷從自己小金庫拿靈石各種從林永昌那得到的奇珍異寶,全都給了蕭逸楓。想來林弘傑那性格,也有她寵壞的原因。

歐陽霏也冇讓他過得太舒服,看見他在那遊手好閒或者左擁右抱就冷嘲熱諷一番,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蕭逸楓白天得外出或者應付林弘傑的人際關係,晚上還得在暗道裡麵應付柔兒那妖精的打趣。

這幾天他跟老鼠一樣,不斷在暗道裡麵穿行,繪製地圖,可以說忙得冇日冇夜。

這一天,剛剛從地下返回冇多久的蕭逸楓走出房間,門外是剛剛來到的趙護法。

“公子,走吧。”趙護法笑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兩人迅速飛出赤霄教。

“今天提完這一批外來的貨,應該就夠了。”蕭逸楓笑道。

趙護法點了點頭,苦笑道:“勉勉強強夠了,下一個月希望萬妖山脈那邊的弟子能有多點收穫。”

蕭逸楓也歎了口氣道:“是啊,我們忙活了一個月才湊齊,用不了幾天又得過去那邊了。”

趙護法笑道:“公子最近的表現,林長老看在眼裡,可對你多有讚揚呢!”

蕭逸楓笑了笑,兩人一邊閒聊,一邊迅速往聖火國最大的商城華髮城飛去。但兩人並不入城,而是在城外山林間的一處隱匿山寨落下。

此處還佈置了簡單的隱匿法陣,由於兩人多次來過,守衛簡單地查驗了一下,就放他們進去。

山寨的頭目是個五大三粗的築基初期壯漢,見到他們畢恭畢敬,殷勤地招待著兩人。

蕭逸楓懶得跟他虛與委蛇,直接開口道:“這次你們有多少人?帶我們過去看看,我們提貨就走。”

“兩位道友,一共有三千多人。”那壯漢開口道。

“好,我們全要了!”蕭逸楓回答道。

三人順著山寨底部的密道走了進去,蕭逸楓掃了一下,人數不少,點了點頭。

趙護法丟出那件空間法寶,讓那壯漢裝好,壯漢讓手下的修士負責處理,他則殷勤走在兩人身邊。

蕭逸楓正納悶的時候,壯漢一臉諂媚地對他道:“這位公子,這回我特地為你留下了幾個上好的貨色,你要不要過去看一下?”

見趙護法不置可否,蕭逸楓開口道:“哦?能值得你這樣說,看來不是一般貨色。”

壯漢連連點頭道:“這可是從幾萬人中,數次挑選留下來的,保證個個都是萬中無一,包公子你滿意。”

“那我倒要真要看看了。”蕭逸楓笑道。

兩人跟著那壯漢從密室中出來,來到了一處單獨的密室之中,裡麵有八個少女蹲在地上。

那幾個少女見他們進來,一個個嚇得使勁往角落縮著,瑟瑟發抖。

壯漢隨手抓起一個少女,隻見那少女長得花容月貌,的確姿色不凡。

“公子,你看這一個個都是頂好的貨色,都是處子。其他人想要,我還不肯給呢。”壯漢笑道。

“放過我吧,求求你!”那少女哭得梨花帶雨。

蕭逸楓緩緩掃了一眼,敏銳地察覺到八個少女裡麵,居然有兩人身上有詭異的波動。這印記的波動非常小,要不是有斬仙在身,還發現不了。

他指著兩個女子問道:“這兩個也是你們抓住的?”

壯漢臉色一僵,連連點頭道:“對呀,這兩人是我親自抓的。”

蕭逸楓嘴角一劃,一手掐住他的脖子,那壯漢在不斷地掙紮,喝問道:“道友,你這是何意!”

周圍的手下一個個如臨大敵地看著他們,趙護法也愣了一下,愕然地看向蕭逸楓。

“說吧,是誰讓你這麼做的!”蕭逸楓冷聲問道。

趙護法聞言,臉色一變,迅速在幾個女子身上檢查了一遍,果然發現了一個隱晦的印記。

他眼中殺意濃鬱,神識迅速掃遍整個山寨,卻冇有發現任何人的蹤跡。

“你們找死!”趙護法手一甩,周圍的幾個人販子一下炸裂開來,血液撒了一地。

蕭逸楓知道這兩個女子定是有人想追查人口失蹤,特地放進來的,隻要自己帶著他們回去,就會將地方引到赤霄教中。

看來不隻自己察覺到了赤霄教有鬼,還有其他人也察覺到了。可惜,現在不能讓對方會打草驚蛇。

萬一赤霄教做出應對,把琉璃閣下的東西藏起來了,自己就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真的不知道啊,這兩個人是有人送我的,我也不知道她們有問題啊。”壯漢嚇得屁滾尿流。

蕭逸楓將他丟給趙護法,冷聲道:“趙叔,你搜魂,看看他是不是真一無所知。”

趙護法點了點頭,一手按在他頭上,壯漢發出陣陣慘叫聲,而後徹底炸裂開來。

“他是收了彆人三百上品靈石,將這兩人安插進來。可惜冇命花了。還好公子你謹慎。”趙護法後怕道。

蕭逸楓微微一笑,說道:“趙叔,我們快走吧!等一下對方跟蹤過來了。”

“公子,那這兩個女子?”趙護法殺意濃鬱,正想動手。

蕭逸楓攔住他,搖了搖頭道:“對方實力不明,我們殺了她們,也不知道會不會引來對方。還是小心為妙。”

趙護法點了點頭,笑道:“還是公子想事情周到,公子真的越來越成熟了。”

蕭逸楓:嗯,他不止熟了,還被燒成灰了。

兩人迅速回到那關押了人販的地牢,此地人販子已經將大部分人裝入空間法寶中,他們取走那空間法寶,正打算離去。

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濃霧籠罩,一股股寒氣瀰漫四周。到處凝結出一層層冰來,寒冷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