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開口道:“這應該是一具人為打造的天然奪舍軀體,陽奇誌繼續活下去?但他的神魂能撐得住嗎?”

要知道,哪怕你奪舍了一具年輕的身體,但神魂的壽命還是有限的,壽元一到還是會身死道消,而且奪舍的軀體還不一定能完美融合。

“不知道,他這麼做必然有他的打算,增強這具**的力量就來自下一層。恐怕真正的秘密在下一層了。”

三人不再猶豫,順著地下的暗流,被吸入到下一層。

從血流中飛出來,看到這一層,隻見血流瀑布來到此地終於不再往下流,而是聚集在這裡。

這是一片寂靜的血海,一望無際,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天空中一條巨大的血色瀑布傾瀉而下。

在這片血海中間,有一道龍捲風一樣的血色長河被天上吸走,如同龍吸水一樣。那裡麵的血氣極為凝練。

血海中妖氣濃鬱,還有著不知名的力量在肆虐,極為狂暴。整個血海就是一個巨大的陣法,從血海中抽取著血氣。

蕭逸楓探出神識都被迅速剿滅。怪不得陽奇誌要大費周章來稀釋這個力量。

蕭逸楓三人迅速飛到那血色長河邊,蕭逸楓感受了一下,這濃鬱的血氣已經變成能輕鬆被吸收的力量,跟那血靈丹一樣。

三人的目光都往下麵看去,柔兒吃驚道:“這血海下麵有東西!”

蕭逸楓兩人看下去,果然看見血海裡麵有一個巨大的陰影,在血海裡麵若隱若現。這陰影極為巨大,粗略估計有上百丈。

“看我將它撈起來,看一下是什麼東西。”柳寒煙道。

“若我冇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具巨大的屍體,也不知是什麼怪物的。”蕭逸楓沉聲道。

柳寒煙點了點頭,迅速打出幾道寒冰鎖鏈,穿入到血海之中,而後綁在那巨大的陰影上麵。

“起!”柳寒煙嬌喝一聲。

隨著她打出的幾道寒冰鎖鏈緩緩往上麵拖動,那陰影緩緩往上浮著,四周血海翻滾,裡麵的力量更加狂暴了。

柳寒煙也有些吃力,看來底下的東西挺大的,很快血海底下的東西靠近了水麵,透過血海已經可以看到它的全貌了。

蕭逸楓猜得果然冇錯,那是一頭近百丈長的妖獸屍體,身後竟拖著十條巨大的尾巴,在血海中散開。

這妖獸形似狐狸,渾身毛髮在血海中飄動,看上去跟傳說中的九尾妖狐一樣,但它背後張開著一雙巨大的百丈長的黑色翅膀。

蕭逸楓目瞪口呆,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隨著它靠近水麵,蕭逸楓這怪物身上不少血肉已經被啃噬掉,腐爛了不少,應該是那些恐怖的屍蟲乾的好事。

而它雖然已經死去不知道多久,曆經了多麼漫長的歲月,但還是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渡劫境,而且絕對不止是渡劫初期的妖獸,萬妖山脈裡麵還能有這麼恐怖的玩意嗎?

“這是什麼怪物啊?你們看,它頭上有東西!”柔兒驚訝道。

“一起把它撈出來!”蕭逸楓和柔兒同時出手,雖然明知道自己幫忙效果不大,但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幾人繼續拖起這具屍體,緩緩將他從血海中撈出,隨著這玩意的徹底撈出,它的真麵目終於顯現出來。

這怪物跟狐狸極為相似,如果不看背後那雙巨大的翅膀,它就是一隻巨大無比長著十條尾巴的狐狸。

它緊閉著眼睛,四肢和尾巴無力垂下,巨大的羽翼垂在兩側,額頭處鑲嵌著一顆巨大的藍色寶石。

怪物身體腐爛,可以看到裡麵的內臟,裡麵的內臟也被啃食過,這玩意的毛髮也脫落了不少。

但卻冇有屍臭味道,將它撈起以後,整片空間都充盈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這股香氣讓人有種沉醉其中的感覺。

這怪物屍體頭上的寶石上,綁著一具水晶棺材,跟寶石連在一塊,冰棺中間隻躺著一具女子的屍體。

蕭逸楓三人迅速靠近,但卻被那怪物身上恐怖的氣息給逼退,但他們還是看見了那屍體的全貌。

當看見那女子的麵容時,蕭逸楓三人如遭雷擊,蕭逸楓難以置信地看著旁邊的柔兒。

那女子竟然長得跟柔兒極為相似,隻是看上去更加嫵媚,柔兒本就已經夠勾人心魄了,這女子竟然比她更要命。

隻是看了一眼,蕭逸楓心中就已經全是這女子的恬靜的睡顏,差點陷了進去。

好在柳寒煙及時散發出寒氣,將他凍醒,他難以置信地長吸一口氣,乖乖,這是什麼大妖精!

柔兒臉色蒼白地死死盯著冰棺裡麵的那具屍體,顫聲道:“這屍體怎麼跟我長得這麼像?”

“她是妖族!”柳寒煙淡淡道。

蕭逸楓一邊默唸冰心訣,再次認真看向那女子的屍體,果然發現了女子身上有股妖氣。

而且她發間有雙毛茸茸的耳朵,身後更是如同毛毯般披散著八條雪白的尾巴。

女子雙手在小腹處,那裡有一塊晶瑩剔透的血色圓珠,一道道血氣和妖力則不斷的彙聚在這個血珠上,珠子散發著讓人驚心動魄的力量。

蕭逸楓仔細看去,隻見血海中血氣不斷彙入那巨大屍體中,在已經死去的妖獸身上流轉,帶走它身上的力量。

將它們彙聚在屍體的頭上寶石上,又被上麵的冰棺之上女子吸收,最後彙入到血珠中。

蕭逸楓終於明白了,這根本就是借血氣盜取妖獸身上的力量,而那些雜質則被排出去,成了血靈丹。

人人爭搶的血靈丹竟然隻是副產物。

而眼前的女子難道就是胡婉清所尋找的狐族的族長嗎?

蕭逸楓彷彿抓住了一條線,將一切都連了起來。柳寒煙明顯也看明白了,臉上有幾分駭然。

“看來是陽奇誌發現了這具死去的渡劫期妖獸屍體,覬覦妖獸的力量,但又無法取出,所以他用人血和妖血當中轉站,盜取這妖獸體內的力量。”柳寒煙喃喃自語道。

“這妖獸應該是狐族的一類,而這女子是狐族的族長,陽奇誌用同族之力來驅動這具死去的屍體,讓它繼續保持活力。”蕭逸楓也有幾分感歎道。

我每天更新其實很穩定,我定時的,早上7點半,中午11點半,晚上7點和9點。

我每天都是四更,然後,就看渠道轉載的速度了。

有些渠道會慢一點點。有些渠道會因為敏感內容而久一點……

請耐心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