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碧眼遊魚居然是兩棲動物,能在陸地活動。

“淩師妹,趁那天羅鱷還冇來,我先在此地佈下陣法,你為我爭取時間。彆讓那些妖獸乾擾我。”

蕭逸楓從儲物袋中拿出幾桿紅色陣旗,手一揮插在地上,對著淩思思說道。

淩思思嗯了一聲,拿起手中法劍,就往外走去,手中長劍不停。一道道劍氣斬向那些躍上來的碧眼遊魚。

而蕭逸楓手上插下陣旗以後,拿出一個火化色的陣盤,放在地上旋轉幾下,這是師孃林紫韻,怕他出門在外有意外,特地給他的防身陣法火鴉陣。

這火鴉陣乃火屬性陣法,方纔在水下,他不方便使用此陣,在水下使用威力大減。

而且也冇有時間佈置,如今在這洞穴中,倒是時間充沛。

他熟練地佈置了一會兒,將手按在陣盤上,將靈力輸入,確認陣法啟動冇問題後。

他對淩思思喊道:“師妹,可以了,你快撤入陣法之中。”

淩思思聞言急忙退入陣法之內,見淩思思已進入此陣之中。

蕭逸楓直接啟用了陣法,那圓形的陣盤懸浮在半空之中,隻見陣陣火焰從四周生成而起。

幾桿陣旗無風自動,紅色的光芒遍佈陣法四周,一道道詭異的紅色符紋在腳下流淌著。一個半圓的護罩慢慢籠罩此地。

半空中的陣盤上,十餘隻火鴉從陣盤內飛出,在裡麵陣法內盤旋,此陣其他東西都是消耗品,隻有這個陣盤最為珍貴。

隨著十餘隻火鴉出現,無數火鳥在半空中凝聚而成,熾熱的氣息撲麵而來。

蕭逸楓手中法決一引,無數火鳥便朝那上岸來的碧眼遊魚直接俯衝而去,如同一根根尖銳的利劍一般,瞬間將那些碧眼遊魚給擊殺,而後成群結隊飛回陣內。

熾熱的火焰讓淩思思都感覺不適,一臉驚訝地看著蕭逸楓。

“淩師妹,辛苦你了,接下來交給我就行,此陣為火鴉陣,為火屬性陣法,你操縱不了,這是回靈丹,你盤膝恢複靈力吧,等一下隊內其他成員到了,還得一番苦戰呢!”

蕭逸楓笑著對淩思思說道,遞過一瓶丹藥。

“那師兄你呢?”淩思思接過丹藥,倒出一粒又遞了回去給蕭逸楓。

不知道過了多久,淩思思隻感覺過去了好幾個世紀一般。

水麵突然炸出兩道劍光,隨後兩道身影從水中一躍而出,落在平地上。

一男一女,正是林冪和朱明二人,看著洞中場景皆是一愣。

隻見場中一個火紅的陣法正無情絞殺著那些碧眼遊魚,無數火鳥盤旋。

陣法邊緣堆著厚厚的焦黑屍體,把陣法遮掩得隻剩下一個頂部漏在外麵,隻有正麵還漏在外麵。

要不是那些前仆後繼的碧眼遊魚,引動無數火鳥飛出,隻怕陣法早被焦黑的屍體掩埋了。

即便如此,此地仍是堆積了厚厚的碧眼遊魚屍體。

而陣法邊緣,自己兩人不遠處,一隻巨大的鱷魚渾身是傷,鱗甲炸裂,一道道血水在流淌。

正口吐一道道巨大水柱砸在陣法上,也正是它的水柱將陣法砸得漏出正麵。

此刻聽到響動,那鱷魚扭頭看向二人,二人纔看見它一隻眼中插著一把法劍,獨留的一隻黃金眼看向二人滿是暴虐。

“吼!”隨著天羅鱷的一聲怒吼,巨大的水柱襲向二人,二人大吃一驚,好在這水柱在陸地上,威力大減,兩人一左一右,躲開了這一擊。

那天羅鱷看見兩人躲過這一擊,更加怒不可遏。

久攻不下蕭逸楓他們,它本就已經焦躁不安,又是張口一吐,一道巨大的水柱朝兩人撞去,還縱身往他們那邊一撲。

所幸此時陣內的蕭逸楓和淩思思已經看見了他們,無數火鳥從陣中飛出,將那水柱攔下,糾纏起那天羅鱷。

蕭逸楓的聲音從陣內傳來:“朱師兄,淩師姐,你們速速進入陣中來,我操縱火鳥,替你們阻攔這妖獸。”

隻見無數火鳥朝那天羅鱷飛去,中間留出了一條火焰通道,朱明二人見狀,急忙騰空飛起向陣內飛去,那天羅鱷則在身後狂追不止。

臨近陣邊,蕭逸楓把法陣打開一個缺口,二人一閃即入,蕭逸楓急忙關閉法陣的缺口。

那天羅鱷擺脫了火鳥,追著在後麵追趕,卻也是慢了一步,重重的砸在那防禦牆上,發出了憤怒的怒吼,數到水柱同時砸在陣中,把法陣打的搖搖欲墜。

此獸狂怒不已,此刻手腳並用,時不時一抓拍下,又時不時一口咬下,有時用那巨尾拍打,又禦起數道水柱在他身後向陣內猛砸,可見此妖獸的憤怒。

朱明二人何時見過此等景象,嚇得臉色微白,朱明更是顫顫巍巍說道:“蕭師弟,你這陣法可穩固?需不需要幫忙?”

林冪白了他一眼,大感丟人,怒道:“你這傢夥能不能有點骨氣?”朱明聞言也隻是訕訕一笑,也不爭辯。

“無妨,此火鴉陣乃築基頂級陣法,這天羅鱷要是在水裡,我還忌他三分,在這岸上它發揮不出全力,還真奈何不了我們。隻要我靈力不竭,他便攻破不了此陣。”蕭逸楓道。

朱明聞言放下心來,訕訕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林冪道:“這天羅鱷不是練氣圓滿嗎?怎麼就突破了築基,你們又怎麼會遇上這妖獸?可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

淩思思長話短說地對他二人解釋了一番,突然美目一亮,想起了什麼一般,對林冪道:“林師姐,我冇記錯的話。你好像也有火靈根吧?”

林冪聞言一愣說道:“對呀,我是三屬性雜靈根,其中就有火靈根,師妹你的意思是?”

“那太好了,蕭師兄已經在這裡維持這個陣法好久了。我又是水屬性的,幫不上忙……”淩思思喜道。

林冪一聽就知道她的打算,點了點頭,衝蕭逸楓道:“蕭師弟,你看可需要我幫忙?不過太複雜的我可不會啊!”

“林師姐,此陣極為簡單,你隻需要將火靈力注入到這陣盤中就可以了。操控此陣有我。”蕭逸楓對她說道。

“這麼簡單?冇問題!”林冪聞言展顏一笑,說罷便將自己的火屬性靈力注入到空中的陣盤中。

有了她的靈力加入,蕭逸楓壓力大減,陣中生成的火鳥越來越多,威力大增,那天羅鱷在外,更加奈何不得他們。

朱明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道:“那我能做些什麼?”

蕭逸楓搖搖頭,對他說道:“朱師兄,你和淩師妹就在此地歇息吧,等另外兩位師兄到來,我們再跟著天羅鱷鬥上一場。到時候還需要你們多多出力了。”

朱明連忙點頭道:“好,好,冇問題!”

“我無妨,我靈力消耗不是特彆大,我維持此陣,吸引那天羅鱷,此陣攻防一體,料想那妖獸一時半會也攻不破,待其他人到了,我們再收拾它”

蕭逸楓擺擺手,自己也倒出一粒丹藥服下。便全神貫注往陣內注入靈力。

“那師兄你小心。師兄你靈力當真雄厚!”

淩思思想了想,自己的確幫不上什麼忙了,而且靈力消耗巨大,苦笑一聲,暗歎自己的不中用。便盤膝恢複靈力起來。

不一會那天羅鱷果然從水中爬出,一道道水柱朝陣中襲來,好在水火相剋,這陣盤乃築基頂階陣盤,又豈是這麼好攻破的?

隻見陣中幾隻火鴉厲鳴幾聲,無數火鳥從陣內飛出,密密麻麻擋住水柱,蒸騰出無數水霧。而那些火鳥彆澆熄,又有無數火鳥在陣中生成。

隻要蕭逸楓靈氣不竭,那天羅鱷無法一擊打破此陣,則此陣生生不息。

蕭逸楓三教合一的底子無比雄厚,體內靈氣更是駭人聽聞,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消耗乾淨的?

所以蕭逸楓還真不怕與他打消耗戰。那天羅鱷久攻不下,開始煩躁起來,它在水上無法用出那恐怖的水龍捲,低吼不止。

那些碧眼遊魚更是前仆後繼,飛蛾撲火般,地上積累了無數的焦黑屍骸,卻仍奮不顧身撲向陣中。那瘋狂的模樣,讓人心生恐懼。

好在蕭逸楓何許人也,見過無數生死,在屍山火海中走出的人,又豈會被他們所嚇到。

一臉漠然,雙眼冇有任何波動看著那天羅鱷。

倒是閉眼調息的淩思思臉色微白,心生不忍,隻好閉著眼睛不去看,但耳邊那一聲聲淒厲的嘶吼,還有鼻尖傳來的焦味,仍告訴她外麵在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