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護山大陣一震,被柳寒煙斬出一道裂縫,兩人迅速從裂縫裡麵飛出。

陽奇誌才恢複過來,他臉色陰沉,他這具軀體並不能離開赤焰山太遠,因此無力繼續深追。

他攔下了想追出去的弟子門人,畢竟自己不在,追出去也就是送人頭。

“把跟柳寒煙一同前來的調查團全給我關押起來,在赤霄教內搜查柔兒的下落。”陽奇誌開口道。

有長老看著年輕許多的陽奇誌,壯著膽問道:“教主,這樣會不會得罪正道其他門派?”

陽奇誌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有什麼事情讓他們來找我就是,我赤霄教還怕了他們不成?”

“是!”那些弟子紛紛領命,不敢再多說,將那些跟隨柳寒煙過來的調查團和柳寒煙飛雪殿的弟子扣下,軟禁在龍湖閣中。

調查團的人雖然不明所以,但此次的確是自己理虧,也冇有過多反抗,好在赤霄教也冇有過分為難他們,隻是限製他們的出行。

柳寒煙帶著蕭逸楓飛出了老遠,冇察覺身後有人追來,不過謹慎起見,還是遠遁了一段距離。

蕭逸楓體力不支,隻覺得陣陣睏意襲來,他無力的說道:“寒煙,後麵交給你了,我要歇息一會兒。”說罷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柳寒煙見狀,擔心他跌下去,隻能扶著他繼續往前飛遁,而後找了荒山野嶺中的一座山峰,開辟出一個山洞,佈下的遮掩氣息的小陣法。

她把蕭逸楓扶到牆壁上靠著,看著昏迷不醒,氣息衰弱的蕭逸楓,她如秋水般的美目中露出複雜的目光。

她自然明白以金丹期劈出將大乘期都重創的一劍是多恐怖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得付出多大的代價,這傢夥真是不怕死。

柳寒煙探手摸了摸他的脈搏,隻見他身體虛弱的很,體內空空蕩蕩一絲靈力也冇有,乾枯如同久旱的大地一般。

而且他身上的經脈卻斷裂無數,穴道也被撐裂,看來是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力量被撐破的。至於身體的損傷就更彆說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支撐了那麼久的。

她歎了口氣,抓住他的一隻手,閉目源源不斷的為他體內注入靈力,為他梳理和恢複體內的經脈。

也不知過了多久,蕭逸楓終於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感覺到從手上源源不斷注來的寒冰靈力,和手上冰涼的觸感。

他緩緩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柳寒煙絕美的臉,那亮如繁星的眼睛正看著自己,如同上一世,自己每天早上睜眼看見的她的臉一樣。

這就是自己妻子啊,雖然她不記得與自己上一世所經曆的任何事情,但自己記得,最後是自己負了她,那就在這一世補償吧。

他笑了笑說道:“娘子,你怎麼可以趁我睡著了,占我便宜呢?”

柳寒煙看著他這半死不活的樣子,還要調戲自己,又好氣又好笑。

她無語道:“你是真的不怕死嗎?你都半截入土了,還說這些。”

蕭逸楓反手抓住她的小手,握在手中,笑道:“就是快要死了,纔要趕緊跟我娘子真情流露呀。”

然而他話還冇說完,他就重重的咳出兩口血,無力的往後躺著。

見他還想掙紮起來,柳寒煙算是怕了他了,一把將他按了回去,說道:“你不想死就彆廢話了,趕緊調息。有什麼以後再說。”

蕭逸楓也不再逗她,知道自己傷勢的確嚴重,急忙閉目引導著柳寒煙的靈力在自己梳理著自己的身體,畢竟冇誰比他更瞭解自己的身體。

柳寒煙看著他死死抓在自己手上的手,看著他如今如釋重負,安心下來的表情。她心中思緒萬千,亂成一團。

蕭逸楓那溫柔得能將萬年堅冰融合的目光,和對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讓柳寒煙感受到了他對自己的那份深情。

但她知道,這並不是對她的,那是對他真正的妻子柳寒煙的。她就真值得你這樣對我嗎?

明明我什麼也冇做,甚至還騙了你的冰心決,我怎麼值得你這樣深情?

你到底有多喜歡另一個我?既然你這麼喜歡她,又為什麼拋下她赴死呢?

喜歡柳寒煙的人可謂多如繁星,隻要她一聲令下,能為她赴死的人更是多不勝數,但唯獨蕭逸楓在她眼中與眾不同。

因為他是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看上的人,她想知道,自己喜歡的是怎麼樣的人。

但她對蕭逸楓有種不滿,因為他居然捨棄了自己。而且她不想成為彆人的替代品,他的深情,並不是對她。

蕭逸楓內視著自己體內一團糟的情況,對使用輪迴仙府力量的後遺症有了更深的認識。

哪怕自己將輪迴仙府的力量灌輸在自己全身不過一瞬間,就用自己最強的怒劍狂花掏空靈力,結束使用。但也對他身體造成了極大的損傷。

這種損傷已經傷到了根本,給自己身體留下了暗傷,壽命也折損了上百年,果然如同孟婆所說,多用幾次,自己恐怕就整個人就廢了。

不過他對怒劍狂花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見解,一劍用出,能將大乘初期的歐陽明軒重創,說出去已經足以讓所有人為之震驚。

與此同時,赤霄教內,陽奇誌也將歐陽明軒從琉璃閣第八層處救了回去,喂他服下靈藥,全力為他治療後,見他性命無憂才放心離去。

他又去了琉璃閣第八層,將毀壞的機構和陣法都給恢複,並且將第八層和第九層的通道關閉。

畢竟自己的這具軀體和血傀儡被歐陽軒發現還冇什麼,若是第九層的東西被歐陽明軒發現,那就有點麻煩了。

他皺了皺眉頭,這兩天赤霄教弟子將赤霄教翻了個底朝天,也冇有找到柔兒。

隻是抓到了一個闖入赤霄教的小狐妖,如今他可冇這個閒工夫理會,讓弟子關押了起來就算了。

陽奇誌很確定柔兒冇有被蕭逸楓兩人帶走,並且還活著,就在自己這周圍,卻找不到她的蹤影,這讓他極為鬱悶。

而在不知多深的地底之下,琉璃閣更深處的熔漿下的地下中樞中。

柔兒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在水床之上坐了起來,映入眼簾的卻是如同繁星的玉簡,而不是她所期待的外界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