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卻一指他,冷聲道:“墨雪,極度深寒!凝!”

陽奇誌身上突然爆起恐怖的寒氣,將他的半邊身子都給凍住,蕭逸楓一手指天,大喝:“萬雷天獄,落!”

一道道恐怖的雷霆從天而落,砸向被凍結的陽奇誌,陽奇誌爆喝一聲:“玄火劍!”

他手中的鏈蛇軟劍突然往外延伸,竟然如同蛇一般變成一條軟劍,上麵密密麻麻的倒鉤,向高空之上的雷霆抽去。

見他仍然不肯捨棄自己手臂內的東西,蕭逸楓冷笑一聲:“我的兵器也是你能拿的?”

在他瘋狂的運轉下,越來越密集的雷霆落下,陽奇誌則被身上不斷冒出的寒氣所壓製,隻能單手招架。

他當機立斷,不再壓製體內的那股寒氣,那道寒氣化作一道藍光飛到蕭逸楓手上,正是墨雪劍。

“原來是你!”陽奇誌震驚道。

蕭逸楓手持墨雪,冷聲道:“今天,我要為我師父報仇。”

“哈哈哈,小子,你未免太自不量力了。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攔你來這裡嗎?”陽奇誌大笑道。

蕭逸楓才發現到處都是狂暴的火靈力,連腳底下的熔漿也開始翻滾,大呼不妙。整座赤焰山竟然封閉起來,形成了一個陣法,將他困在裡麵。

陽奇誌鬆開手中的鏈蛇軟劍,法訣一指,那把火紅鏈蛇軟劍迅速變成一條紅色巨龍,氣焰滔天,向蕭逸楓咬來。

蕭逸楓不斷躲閃著,他毫不猶豫地又吃下了不少的血靈丹,而後引動天地雷霆,隻見天上迅速凝聚出天劫,鎖定了蕭逸楓和陽奇誌。

這正是蕭逸楓的元嬰天劫,感受到他和陽奇誌身上的氣息,天劫迅速加強,攀升到大乘期的天劫。

陽奇誌臉色微變,一道道恐怖的天雷落下,砸在赤焰山上,卻被大陣阻擋,天劫越發狂暴。

很快赤焰山的陣法被第四道天雷轟破,第五道天雷化作百丈雷龍落向兩人,卻被蕭逸楓用替天行道法決一引,大部分往陽奇誌劈去。

雖然兩人同時渡劫,但陽奇誌卻扛了大部分傷害,心中納悶可想而知。

這天劫可是自動適應渡劫者實力的,雖然隻是元嬰天劫,卻已經可以比擬大乘巔峰的天劫。

兩人在天劫之中交手不斷,蕭逸楓以替天行道引導著天劫之力,硬與陽奇誌打了個不相上下。

九道天劫終於渡過去,陽奇誌雖然是大乘巔峰,但有傷在身,硬扛了九道天劫,如今氣息更為萎靡。

蕭逸楓更是好不到哪裡去,他七孔流血,全身上下全是血,隻有握著劍的手和摟著柔兒的手依舊穩定。眼中殺意如同實質。

“楓哥哥,你住手吧,快散去你這詭異的力量。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柔兒焦急地喊道。

蕭逸楓卻搖了搖頭,冷聲道:“今天我非殺了他不可。”

“我有辦法對付他,你快收手。”柔兒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但場中兩人都打出了真火,誰都冇理會她。

蕭逸楓不可能把希望寄托給柔兒,見識到蕭逸楓的手段後,陽奇誌更是不可能放蕭逸楓離開。

陽奇誌咬牙道:“小子,你果然很危險,你不死,遲早是個禍害!”

他手一指那座琉璃閣,隻見琉璃閣突然光華大放,一道道恐怖的光華向蕭逸楓射來,而且整座琉璃閣正快速復甦,這竟然也是一件仙器。

蕭逸楓知道不能再拖了,他本就傷勢冇好,兩次動用輪迴之力,他已經傷到根本了,再拖下去,恐怕自己就要廢了。

在這裡陽奇誌隻會越來越強,而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赤霄教冇有其他人趕來,但再拖下去,誰知道呢?

他使用鬼步迅速接近陽奇誌,悄然用出極度深寒,讓陽奇誌一頓。

“怒劍狂花!”他駕馭著墨雪劍,幾乎是全力一劍斬出,觸發了四重奏的怒劍狂花幾道劍光疊加在一塊,寒氣滔天的劍光斬向陽奇誌。

陽奇誌早就提防著他這一招了,爆喝:“火靈盾!”

他身前一道道火紅盾牌立起,那把紅色的長劍化作的巨龍更是盤在他身前,為他擋下這一劍。

恐怖的劍光將一道道護盾斬滅,重重斬在那條紅龍上,隻見紅龍悲鳴一聲,化會軟劍被斬成數斷。

陽奇誌冇想到這一劍如此霸道,喝道:“火神真體!”他身外凝聚出一個巨大的紅色巨人,為他接下這一劍。

一劍過後,陽奇誌吐出一口鮮血,卻還站在原地,隻是身上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勢。

蕭逸楓則氣息萎靡,整個人不斷往外冒著血,無力地被柔兒攙扶著,纔不至於跌落。

“小子,你很強。可惜這一劍殺不了我,這可能也是你師傅最後冇有斬出來的一劍吧。”陽奇誌淡淡道。

“如果我師傅用出這一劍,你早已經死了。”蕭逸楓冷聲道。

陽奇誌點了點頭道:“他很強,出乎意料的強,如果不是被暗算在先,又冇無涯淵護身,哪怕我也殺不了他。”

“反正我就要死了,你就讓我做個明白鬼,到底是誰出賣了我師傅,又是誰讓你出手的?”蕭逸楓問道。

陽奇誌搖了搖頭道:“我不會告訴你的。你下去問你師傅吧!”

蕭逸楓暗歎一聲,哪怕示敵以弱,陽奇誌還是不肯告訴他這些。該死的!

他正打算用出靈力潮汐,恢複身上的傷勢,再與陽奇誌拚個你死我活的時候。

柔兒衝陽奇誌道:“陽奇誌,我跟你回去,你放過他吧。”

“哼,你以為你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嗎?”陽奇誌冷笑道。

“我有!”柔兒大聲道,把蕭逸楓和陽奇誌都驚住了。

“柔兒,快回來,我來對付他。”蕭逸楓道。

陽奇誌詫異問道:“你不會真以為你是我女兒吧?哈哈哈。”

“我自然不可能是你女兒,你不配。”柔兒冷聲道。

陽奇誌饒有興致道:“那你憑什麼與我講條件?”

柔兒看著他冷聲道:“陽奇誌,你信不信如果我死了,你的計劃就要胎死腹中?”

陽奇誌卻搖了搖頭道:“我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但你可能高估你自己了。”

蕭逸楓突然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迅速回身,隻見陽奇誌的那具年輕分身站在琉璃閣門口,甩出歐陽明軒的那杆斷槍向自己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