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在此地憑藉陣法又堅持了一會兒。

冇過多久,隻見水麵再次炸響,兩道身影從中飛出,正是唐裴和李立方,兩人如同朱明林冪一般,看見場中的亂象都是愣了一會兒。

但兩人不愧是經驗老到的老隊員,反應迅速,兩人對視一眼,便身若遊龍,手中劍氣不停,直撲陣中而來。

唐裴還高呼:“蕭師弟,淩師妹,你們冇事吧?”

李立方則喊道:“淩師妹,你還好嗎?”陣內淩思思卻不答話。

朱明見援兵已到,興奮喊道:“隊長,我們在這!”

蕭逸楓連忙全力輸出靈力,操縱陣法。派出無數火鴉出去接應他們。

但是那天羅鱷經過了上一次,居然學乖了,攔在中間,一道道水柱砸向唐裴二人,阻止雙方彙合。

唐裴不愧是經驗老到的執法隊員,他幾次進攻無果,見兩班人馬無法彙合在一處,便不再多做糾纏。

他一邊全神貫注與那天羅鱷對抗,一邊大聲喊到:“四位師弟師妹都在裡麵吧?”

陣內的朱明一聽連忙道:“隊長,副隊長。我們都在,都在。”

唐裴喊道:“既然這天羅鱷阻止我們彙合,我們便不彙合了,各位師弟師妹,都應當有學過**陣吧。”

陣內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點了點頭,林冪見狀大聲喊道:“我們都有學過。”

唐裴聞言放下心來,與李立方對視一眼,大聲道:

“既然如此,等一下,你們準備好了,告訴我,我一聲令下,你們就撤去法陣,與我們組成**陣,一起困住這妖獸。等一下,我與李立方主攻,你們四人從旁輔助,知道了嗎?”

幾人齊聲回答:“知道了。”

陣內蕭逸楓對林冪說道:“師姐,你可以撤回靈力了,等一下,你們三人先出去,我將法陣收起,隨後便出去。”幾人點點頭。

蕭逸楓慢慢的收回陣內的靈力,對林冪一點頭,林冪大聲道:“隊長,我們準備好了。”

唐裴二人在陣外壓力也巨大,不再猶豫,大喝一聲:“準備結陣!”

陣內三人紛紛一躍而出,繞著那妖獸站在**陣的幾個方位。

蕭逸楓將陣盤一收,幾桿陣旗瞬間就被破壞掉。來不及心疼,也迅速站在僅剩下的方位。

見幾人站好落定方位,唐裴喊道:“結陣!”

幾人紛紛將手中長劍插入地上。雙手虛按將靈力灌入劍中。靈力順著長劍流入地底,按著既定的軌跡流轉,與旁邊之人的靈力彙聚交融。

隻見數道光芒連通幾人手中長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六芒星,一個巨大的屏障瞬間升起將那妖獸困在其內。屏障上符文流轉,玄妙萬分。

天羅鱷頓感大事不妙,想要脫困而出,一躍而起,卻撞在屏障上,無法出去。在陣內焦躁不安,瘋狂撞擊。

此陣乃是問天宗常用的幾大陣法之一。

問天宗的幾**陣,兩儀,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宮,十域。各有各的奧妙。

根據人數不同,可以選擇性組成不同的法陣,乃所有入門弟子必學功課之一。

執法小隊都是六人一小組,這**陣正是為執法小組規模設立,這陣法有正反兩麵,正為對外,反則為對內。此時佈下的正是**困陣。

**陣困住天羅鱷之後,這妖獸的命令無法再向外發出,此地的低級妖獸冇有再受到使喚,便紛紛變回了正常。

冇有其他妖獸的阻攔,幾人壓力大減,專心與那妖獸鬥法。

陣法已經組成,幾人靈力被陣法牽引,自動向陣中彙聚,不再需要法劍作為憑藉,幾人將手中長劍拔起,藉著法陣的困住這妖獸,紛紛施法激發此陣的威能。

此陣中無數劍氣縱橫,斬在那妖獸身上,又有不少黃沙,火焰,水刃,藤蔓在陣內肆虐,把那妖獸周身本就皮開肉綻的身子打得的遍體鱗傷。

幾人還遠遠的操縱著手中法器飛入陣中,對那妖獸進行一番攻擊,那妖獸在陣內就成了個活靶子。

再也不複之前的威勢,偶爾咆哮兩聲,一條水柱不痛不癢的砸在屏障上,根本就動搖不得陣外眾人。

那妖獸倒也光棍,直接把身子一拳,捲成一團,任由你在外麵怎麼攻擊,就是死活不動彈了。

“淩師妹你冇事吧,咦?你衣服怎麼了?”李立方在攻擊之餘還不忘關心淩思思,卻發現淩思思明顯穿的不是自己衣服。

對此淩思思隻能扯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說道:“我冇事,隻是在戰鬥中被弄破了罷了,有勞副隊長關心!”

“你冇事就好,某些人還真傳弟子,連個女子都保護不了,真是廢物。”李立方幾乎是指名道姓地罵了。

蕭逸楓眼中寒芒一閃,淡淡看了他一眼,淩思思急忙道:“不關蕭師兄事,是我自己太拖後腿了,還好有蕭師兄保護我,不然……”

“哼,這怎麼能怪你,這妖獸竟然敢傷你,看我怎麼收拾他!”說著挑釁地看了蕭逸楓一眼。

緊接著他身形一閃,率先飛入陣內。衝著捲成一團的天羅鱷就是一頓猛攻。

他專挑那妖獸的要害下手。倒逼得那妖獸重新站起來,與他戰鬥起來。

淩思思擔憂地看了蕭逸楓一眼,見他冇有在意,歉意地朝他笑了笑。

唐裴搖搖頭,對著眾人說道:“大家一起掩護我和立方,我們入陣中擊殺此獸。”說罷也往陣內飛去,加入戰團。

兩人不愧是練氣大圓滿,手段老練,攻擊犀利。

更何況這妖獸在岸上本就實力大減,又被大陣壓製。

不多時,那妖獸連站都站不穩了,渾身鮮血淋漓,雙膝跪地,時不時發出哀嚎,隻能用巨尾與兩人周旋。

之前威風八麵的妖獸落到如此境地,淩思思也有點於心不忍,不過一想,這妖獸禍害了那麼多其他妖獸,就硬起心腸來。

突然那妖獸仰頭長吼一聲,消耗了無數靈力,地下湧起不少水來,被陣法兜住,居然迅速在陣內形成了一片小水池。

蕭逸楓大感不妙,大喊一聲:“速退!排水!”

幾人正想將水放出去,而那天羅鱷竟咆哮一聲,再次用出水龍捲來。

雖然冇有在水底使用那般威力巨大,但數道水龍捲瞬間高出水麵,襲向四麵八方。

首當其衝的唐裴和李立方更是瞬間被那水龍捲捲入,兩人被捲入水龍捲中,供應給陣法靈力中斷,陣法瞬間潰散,無數水流朝四麵八方宣泄而出。

蕭逸楓當機立斷,瞬間用出一道土牆術加以阻攔,便身形一閃,出現在淩思思身旁,一拉她的手喊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