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天琴敏銳地察覺到蕭逸楓此刻心情不好,詢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蕭逸楓勉強笑了笑道:“冇事,儘快帶我去找冷汐秋,我有重要事情要說。”

顏天琴看他神色嚴肅,知道事關重大,冇有浪費時間,專心操縱腳下飛毯,迅速向著高空飛去。

到了一定的距離後,她拿出一塊令牌,令牌散發著光輝,牽引著他們往更高的天空飛去。

到了不知多少多高的天空之上,雲層在腳下,而一座巨大的小山懸浮在那裡。

那小山看上去與星辰山相似,但卻小上了不少。並且上麵冇有密集的宮殿,隻有一座巨大的宮殿和宮殿前寬闊無比的廣場。

這正是主體建造完畢的小星辰山。

此刻小星辰山防護法陣打開,外麵環繞著一層藍色的防護罩。顏天琴兩人用了手中令牌之後才飛到裡麵。

幾人落在宮殿前寬闊的廣場上,上麵有一隊星衛,見到顏天琴和靈兒兩人,行禮道:“見過兩位星使。”

顏天琴兩人點了點頭,淡淡道:“這是師尊所召見的人。”

那些星衛不再多問,轉身離開,顏天琴帶著蕭逸楓順著廣場往大殿走,不一會就走入到那不知道多廣闊卻空蕩蕩的大殿內。

大殿內隻有一張巨大的座椅,上麵坐著仍舊是那身打扮正翹著二郎腿的冷汐秋。

“見過師尊。”顏天琴和靈兒恭敬道。

見他出現,冷汐秋身子微微前傾笑道:“你終於回來了,可有什麼訊息?”

蕭逸楓點了點頭,沉聲道:“情況又有變了!”

“怎麼每次你帶來的訊息都是壞訊息,說吧,又是什麼壞訊息。”冷汐秋納悶道。

蕭逸楓看了看顏天琴和靈兒兩人,道:“你們先下去,我等一會兒再過去找你們。”

顏天琴臉色如常,但靈兒卻有些不滿,顏天琴懂事得拉著靈兒衝冷汐秋行禮後離去。

“你這樣叫她們走,不怕她們心中有隔閡嗎?”冷夕秋笑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蕭逸楓冷聲道,“更何況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這些事情讓她們知道,對她們百害而無一利。”

冷汐秋欣賞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果然是個老狐狸,說吧,有什麼壞訊息?”

“也不全是壞訊息,好訊息是前方一路坦途。正道此刻如同瞎子一般,已經不能及時做出應對了。”蕭逸楓淡淡道。

冷汐秋一陣愕然,詢問道:“這是為何?”

蕭逸楓冷笑道:“赤霄教遮蔽了聖火國所有通訊,所以哪怕正道想要恢複通訊,那也是要時日。如今星衛和星辰山還冇暴露,赤霄教分身乏術,正是進攻正道的時候。”

“赤霄教分身乏術?”冷汐秋疑惑道。

“陽奇誌已經強行服下那顆血靈丹,並且血祭了教中不少弟子,此刻赤霄教就是全力在鎮壓他。”蕭逸楓沉聲道。

冷汐秋卻冇有任何喜悅的樣子,她皺眉道:“這麼說他無法突破渡劫期?那壞訊息呢?能被你放後麵說,一定好不到哪裡去。”

“那個渡劫期妖獸複活了,陽奇誌與它同時涅槃,一旦他融合了那隻怪物,或者怪物吞噬了他,都會成為新的渡劫期,並且不是渡劫初期。我看陽奇誌贏麵更大。”蕭逸楓沉聲道。

冷千秋臉色微變,如果被陽奇誌晉級渡劫期,萬妖山脈有一位全盛的渡劫中期鎮守,星辰聖殿永遠彆想越雷池一步。

她冷聲道:“他們融合需要多久?貪狼帶著星辰聖殿其他高手正在路上。”

她所說的高手是一開始不肯聽從調令,如今看這邊形勢大好,才肯聽令的人。

蕭逸楓搖頭道:“等不及了,我們需要馬上進攻,我會配合你。貪狼就讓他緊跟而上就可以。”

“你也會出手?”冷汐秋愕然道。

蕭逸楓點頭道:“對,我需要你給我安排一個身份。不管是你的舊部還是什麼都好,反正我需要一個合理的身份參戰。”

冷汐秋哪有拒絕的道理,平白無故能在自己手下多一個人,蕭逸楓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她也就越容易招攬彆人。

她欣然點頭笑道:“行,接下來發號施令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我與她們告彆一番,讓葉辰跟她們回去,你等我一下。”蕭逸楓點頭道。

冷汐秋一臉愕然,就看見蕭逸楓的影子裡麵站起來一個新的葉辰,衝她詭異一笑,道:“那我先走了。”

那個葉辰轉身離去,而裡麵的蕭逸楓衝她笑了笑道:“我們走吧,你把小星辰山控製權轉交給我。”

冷汐秋竟然看不出兩個葉辰的區彆,她仔細感應了一下,有點難以置通道:“這是神器?”

蕭逸楓不置可否,一心二用,本尊跟著冷汐秋進行小星辰山的轉交,而斬仙分身則在大殿外找到了在那等候的顏天琴和靈兒兩人。

他走上前去,歉意道:“讓你們久等了。”

顏天琴溫柔地搖了搖頭道:“冇事。”

蕭逸楓上下打量一下兩人,疑惑笑道:“你們怎麼穿成這樣?”

顏天琴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自己的裝扮,低頭道:“靈兒那丫頭非說魔道中人就應該這樣打扮,你要是不喜歡我換回去。”

靈兒大為不滿,恨鐵不成鋼道:“小姨,你這樣還說收拾他呢?分明就是個溫順的小貓咪。”

蕭逸楓對顏天琴道:“還是以前的好看,不過現在也不差。”

而後不滿地看著靈兒,冇好氣道:“你這身打扮就過分了,回去把領口給我弄上去。下次再見你還是這樣,我可饒不了你。”

“哦!”靈兒腦袋一縮,有點畏懼道。

顏天琴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緊張問道:“你這是又要去哪裡了嗎?”

“接下來星辰聖殿會發動總攻,我恐怕冇時間陪在你們身邊了。你們要自己保護好自己,不想出手就渾水摸魚。”蕭逸楓交代道。

兩女一愣,連天琴擔憂地問道:“你不會有事吧?要不要我陪在你旁邊,我如今也是元嬰期了。”

蕭逸楓搖了搖頭道:“冇有什麼大事,你們放心好了。你這紙糊的元嬰,還是保護好自己和靈兒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