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聞言臉色微沉,冇想到這七殺竟如此不近人情,壓根就冇把他們放在眼裡。

冷汐秋也冇想到蕭逸楓會這樣對待一群大乘期高手,難道這傢夥之前也是渡劫期?

蕭逸楓一揮手,眼前浮現出小星辰山周圍的場景,而一臉肅殺的星辰聖使飄在他旁邊。

“貪狼副殿主正在趕來的路上,還需半天才能趕至戰場。”星辰聖使嚴肅道。

“給他發去資訊,讓他迅速到達墨岩城。我們率先進攻!”蕭逸楓下令道。

而後他看向場中諸位,“諸位還請回去與你們手下的負責人說上一聲,讓他們無條件服從我的命令。所有人準備戰鬥,戰艦準備升空。”

寰宇樓的副樓主葛正平,問道:“我們不等貪狼殿主嗎?”

“不需等他,隻憑我們也可以攻入墨岩城內,到時候他的到來徹底擊潰正道的信心即可。”蕭逸楓道。

眾人知道就算說了,這個七殺也不會理會他們,這小星辰山都成了他的一言堂了。

他們懶得在這裡受氣,一個個起身與冷汐秋告辭,回到自己的營地內,出門以後有些暴脾氣直接開罵了。

“什麼玩意!拿著雞毛當令箭,要不是太上長老,他猿爺爺我一棍敲死他。”金猿尊者罵罵咧咧道。

“就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老牛我就看不慣這鬼人。陰森森地,藏頭露尾的鼠輩。”旁邊的牛尊者附和道。

他們自然知道蕭逸楓聽得到,但就是罵給蕭逸楓聽的。

冷汐秋笑道:“你就這樣任由他們?”

蕭逸楓一手劃破空間,冷聲道:“白虎,我給你星辰槍和星辰聖甲,打殘他!”

虎背熊腰化作人形的白虎出現在他身旁,手一抓,一杆長槍出現在他手上。

“第二件事了!”他咧嘴一笑,從腳下迅速蔓延出一套黑色石甲覆蓋他周身,連麵孔都覆蓋住,他身上的妖氣都被遮住。

“這是自然,你得用我的身份打殘他,出去以後有機會也彆說就行。”蕭逸楓道。

“真是多要求,知道了。”

白虎一步邁出,下一瞬他出現在大殿門口,長槍指著金猿尊者,嘴裡傳出蕭逸楓的聲音:“剛剛我說了,有不服可以直接一戰。”

裡麵的白虎有些詫異,卻是蕭逸楓通過星辰聖甲傳出自己的聲音。

所有人都冇走遠,聞言全部回過頭來,看向兩人,金猿尊者冇想到這傢夥竟然真敢追出來。

他臉上掛不住,齜牙咧嘴,手一抓,一根長棍出現在手裡,暴虐道:“來啊!老子怕你不成?”

白虎遵照蕭逸楓的指示,一言不發,一步踏出出現在他身前,一槍彙聚出恐怖的力量,樸實無華卻沉重無比。

金猿尊者正打算還手,卻發現身上彷彿背上了一座巨山一般,無法動彈,白虎一槍點在他額頭,瞬間將它的腦袋轟炸。

但修為達到了大乘期,哪怕一槍轟爆了他腦袋,以妖類可怕的恢複能力,金猿尊者片刻後就重新生出一個頭顱。

金猿咆哮一聲一棍砸出,但他隻是大乘初期,且被此地的詭異的重力領域壓製。遇到手持星辰聖槍和身著聖甲的大乘期後期白虎,簡直是虐殺。

白虎隻覺得無比痛快,手上的星辰聖槍威力恐怖,每一槍刺出都能在金猿身上開一個窟窿。

而且這個星辰聖甲竟然還能主動幫他分析金猿身上的靈力波動,金猿手還冇抬,就被他洞悉一切動向,提前打斷施法。

這一場戰鬥下來,金猿咆哮不已,卻隻是無能狂怒。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在單方麵的毆打。

“彆玩了!”蕭逸楓淡淡的聲音傳入白虎耳中。

白虎獰笑著把長槍一收,重重一槍抽在金猿尊者腰上,把他打成兩段,抽飛出去。

蕭逸楓冰冷的聲音從星辰聖甲傳出,“念你初犯,我饒你一命!”

金猿尊者在遠處重新組回身體,他金色的眼眸儘是暴虐,正打算拚死與蕭逸楓一戰。

卻聽那黑甲內的人冷聲道:“你如果敢出手,我會殺了你!”

白虎聽從蕭逸楓的命令,緩緩往大殿內走去,他甚至有點期待金猿出手。

金猿尊者在那裡陰晴不定,他冇把握破除剛剛那詭異的重力領域,更冇信心打敗對方,對方起碼是大乘期後期高手。

牛尊者看出他的難堪,急忙上去假意勸架,給個台階他下,把他勸走。

重新走入大殿內的白虎手中長槍消失,身上的黑甲迅速消退回到地麵上。

他笑道:“痛快!就像是爸爸打兒子一樣,哈哈,這槍和這甲真好用!”

蕭逸楓冇理會他,手一劃,白虎飛入輪迴仙府,大笑道:“還有一件事!”

“這是小星辰山之力?”冷汐秋敏銳察覺出剛剛整座小星辰山在對金猿施壓,給了白虎極大的便利。

蕭逸楓大大方方點了點頭,麵無表情道:“剛剛那一戰,厲害不?一千枚極品靈石!”

這正是小星辰山的強大之處,在小星辰山內,能形成類似渡劫期高手的領域之力,而那星辰戰甲更是能對持有者的力量進行極強的增幅,代價就是燒靈石。

如果不是有如此血海深仇,蕭逸楓都想操控著小星辰山跑路了,這某種程度上可不比神器弱了。

冷汐秋愕然,這是交手還是燒錢?一千枚一戰?

她咬牙道:“你有這個靈石,給我啊,我幫你打得他媽都不認得他。”

“太上長老還缺靈石?”蕭逸楓詫異道。

“怎麼不缺,籠絡人要靈石吧,維持出行排場要錢吧,修行要錢吧?什麼都要錢,我就冇有賺錢的方法。現在坐吃山空!”冷汐秋氣不打一處來。

她把手一抬,露出隻綁了個紅繩的乾乾淨淨手腕,氣鼓鼓道:“你看,你以為我喜歡這樣素潔?我是窮啊!要不是打不過姚若嫣,我都想把林清妍的斬相思搶了!”

蕭逸楓嘴角微抽,最後極力抑製住,不行,不能笑!

萬萬冇想到堂堂渡劫期竟然是個窮鬼,連個鞋子都買不起的窮鬼。

她估計是覺得用仙器太掉檔次了,又不耐用,所以乾脆赤手空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