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太上長老有冇有興趣跟我做筆交易,我請你出手,一次一千極品靈石?”蕭逸楓問道。

反正在蕭逸楓麵前也冇啥秘密和顏麵,冷汐秋麻利點頭道:“成交!對手不能超過大乘期,超出得加錢!先付款!”

蕭逸楓上下打量了冷汐秋一番,笑了笑,隨手丟出一枚儲物戒道:“好,為我出手一次,全力幫我療傷!”

冷汐秋接過儲物戒懵了,不是打人嗎?療傷?

蕭逸楓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吐出,淡淡道:“我跟陽奇誌交手,受了傷。靈石你收了,不會賴賬吧?”

“可恨,虧大了!下次得加錢!”冷汐秋不滿道。

蕭逸楓將殿門關閉,盤膝坐下,讓冷汐秋為他療傷,蕭逸楓取出一件件天材地寶讓冷汐秋煉化後打入他體內。

難得有冷汐秋這樣一位缺錢的渡劫期能使喚,他主動引導冷汐秋打入他體內的靈力,用天材地寶梳理自己體內的暗傷。

小星辰山在他的操縱之下,防禦和隱匿大陣全開,仍然全速前進飛往墨岩城。

小星辰山飛行高度極高,這個高度除了大乘期以上,極少人能長時間飛行,而它一路風馳電掣,讓眾人見識到了這小星辰山的恐怖的速度。

小半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蕭逸楓知道離墨岩城很近了,主動停下了療傷,站了起來。

冷汐秋則一臉虧大了的樣子,因為蕭逸楓的傷勢比她想象中嚴重太多了,花費了這麼久,浪費那麼多靈藥,竟然隻是恢複八成左右。

蕭逸楓望著透過星辰山的投影,看到了不遠處的那座雄偉的墨岩城,此城的無形的屏障延伸到不知多少千萬米高空之上,隻能從正麵硬攻。

由於萬妖山脈的地形原因,加上萬妖山脈核心地帶高空之上亂流橫生,哪怕是大乘期都不敢隨便飛渡。

因此想通過萬妖山脈,前往正道所在領域,要麼翻越危險無比的萬妖山脈核心地帶。

要麼順著山脈中的山穀,從墨岩城過去。而此城依山而建,橫跨山穀,連通兩座山峰,如同一個水壩一般。

他將小星辰山從高空緩緩降下,放慢速度飛近墨岩城。

小星辰山上聲音人腦海中,傳出了蕭逸楓的聲音:“所有人聽令,都全力往自己身前的晶石內注入法力。”

眾人身前緩緩飛起一顆藍色的晶石,聞言所有弟子都紛紛往身前的晶石內注入法力。

隨著法力的注入,一顆顆晶石緩緩亮起,與此同時,外麵的小星辰山底下的巨大晶石也開始發出璀璨的光芒。

在遠處的墨岩城上防衛的弟子,隻看見天空中飛速亮起一道光,而後那道光迅速放大,卻是一座小山模樣的巨大山峰,底部亮著光芒,向自己等人飛來。

“敵襲!敵襲!”那些弟子迅速敲響警鐘,一陣陣沉重的鐘聲響徹整座墨岩城。

在墨岩城所有人迅速有條不紊準備迎戰的時候,那座巨山迅速放大,底部上亮起了恐怖光束,而後沖天而來,帶著恐怖的靈力潮汐,轟擊在防護大陣上。

這一擊之下,墨岩城的防護大陣隻支撐了一瞬間,直接洞開一個大口,轟在城牆之上。

那不知什麼材料煉製而成堅固的黑色城牆,竟被直接轟塌了一大片,那光束餘力不止,轟在城內,導致城內一陣地動山搖,死傷無數。

城內一時間混亂不堪,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打懵了。這護城大陣雖然冇全力展開,但大乘期絕對打不破這護城大陣。

小星辰山上的高手們都看到瞭如此恐怖的景象,一時之間詫異無比,這小星辰山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

蕭逸楓早有預料,冷冷道:“不要停下,繼續往小星辰山內注入法力。”

眾人聞言,紛紛繼續往身前的晶石內注入力量,連冷汐秋也不例外,全力注入自身的法力,想看看這小星辰山的威力能達到何種地步。

遠處的墨岩城已經反應過來,城頭一道道恐怖的一次性法器經過了攻城法寶加持後,向著小星辰山飛來。

墨岩城上空更是升起一艘艘戰艦,發出一道道靈力炮轟擊而來。快速迎近小星辰山。

隻見小星辰山周圍星光大放,而後飛出無數小型的隕石,防禦在周圍旋轉不停。將正道襲來的各種光芒都給擋住,卸往四麵八方。

“星辰極光炮充能完畢,準備釋放!是否釋放?”星辰聖使迅速道。

“鎖定,瞄準,釋放!”蕭逸楓操作著身前的介麵,鎖定了剛剛轟擊的位置,那裡的屏障破損正在飛速恢複。

“是!”

小星辰山再次亮起來璀璨而美麗的光芒,但這亮光在正道眾人看來,恐怖無比,一道璀璨的光束再次向墨岩城飛來。

墨岩城此刻早已經有準備,在破損的位置佈下了七層防護盾,牢牢護在缺口處。

十幾位大乘期更是同時祭出法寶擋在前方,盾牌,花瓣,輕紗等待,一時間五彩繽紛,好看無比。

那道恐怖的星辰極光轟在那些法寶之上,瞬間將法寶給一一擊破,一件件珍貴的法寶瞬間碎裂開來。

那光束餘力不止,又是重重的轟在一層層防護罩上麵,將整個防護罩給打破到最後一層,才停下,讓一眾高手捏了一把冷汗。

“這是什麼鬼玩意?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正道中有人詫異道。

“看上去跟星辰聖殿的星辰山有幾分相似!”問天宗的火庚見多識廣,凝重道。

“他這是想撞入我們墨岩城嗎?”田蒙看著來勢洶洶,一點也不減速的小星辰山愕然道。

而在小星辰山上,兩次被吸走龐大的靈力,眾人也有些疲倦,但蕭逸楓毫不遲疑繼續道:“所有人聽命,再來最後一次!”

眾人隻能繼續往晶石裡麵灌輸力量,這小星辰山吸收力量無視境界,每次都吸取一成有多的靈力,一下子被吸走近一半的靈力,眾人都有點難以承受。

蕭逸楓操縱著小星辰山,迅速衝向墨岩城,將一路擋路的戰艦給碾碎,如田蒙所說,他的確是想直接撞入墨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