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越來越近的那座山峰再次亮起光芒,正道眾人隻覺得頭皮發麻,就剛纔那一擊已經將眾人拿手的法寶都給毀掉。

若是再讓他來一擊,這護城屏障豈不是要徹底毀掉,無相寺的慧普聖僧大喝一聲:“諸位,全力出手,不能讓他們闖入城內。”

“好!”眾人紛紛各顯神通,全力出擊,主動迎上那道光芒。

飛在最前麵的當然是正道三大派的問天宗火庚殿主,無相寺慧普聖僧,玄月宮秋晚晴。

“佛陀真身!”無相寺的惠普大師雙手合十,凝聚出一尊十來丈的巨佛。

“千岩壁壘!”火庚雖然名字帶火,卻是個土屬性修士,迅速在慧普之前凝聚了一道道高數十丈的土牆。

“銀羽聖咒!”秋晚晴一筆筆勾畫起來,身邊無數的文字元文圍繞著她旋轉不已,她玉手輕點,無數符文爆發,金燦燦一片向那光束迎去。

星辰極光瞬息即至,隻見那光芒摧枯拉朽般把一片片符文破去,而後勢如破竹將一道道土牆轟塌。

至於正道其他人的防禦招式不過一瞬間就被破去,而慧普聖僧怒目金剛一般用佛陀法相抱住那道金光,卻被帶著撞在城牆之上,撞塌一片。

他所凝聚出來的巨佛也被轟破,化作金光消散,那星辰極光再次轟在即將癒合的防禦陣法上。

防禦陣瞬間碎裂開來,破出一個碩大的大洞,看來需要些時間才能彌補回來。

隻見小星辰山直接向著那道巨大的豁口撞了進去,硬生生將這防禦法陣撞裂開來,整個小星辰山和墨岩城劇烈晃動起來。

刺耳的轟鳴聲中,小星辰山生生撞入了墨岩城內,懸在墨岩城高空中,遮住了一片,如同巨大的烏雲一般,遮天蔽日。

這數百年來冇有魔道攻破的墨岩城,第一次被星辰聖殿給正麵攻入其內,並且是整整一座小星辰山。

蕭逸楓知道發出這三炮後,小星辰山的已經不能再用出星辰極光炮了,需要時間重新凝聚。

而且再這樣掏空這些人,恐怕他們自己就隻能任由彆人宰割了,他傳令道:“所有弟子護衛小星辰山,戰艦升空,護衛周圍。不要被對方攻入星辰山!”

正處於興奮狀態的星辰聖殿弟子振奮道:“遵命!”

墨岩城設計之初已經考慮過這種情況,以前也並非冇有被魔道攻入,因此城內也佈置了眾多的防守器具。

隻見從四周高聳的城牆上一道道亮光升起,轟擊在小星辰山的防禦罩上,爆炸不斷。

而城內和城外的一艘艘戰艦迅速掉頭飛向星辰山,開始充能轟擊。一道又一道光束轟在小星辰山上,讓小星辰山上都搖晃不止。

隨著小星辰山上的弟子腳踩著一塊塊星辰山碎石開始殺出,隻見無數道亮光從小星辰山上飛掠而下,向著正道中人殺去。

星辰山上黑壓壓的戰艦升空,雙方開始圍繞著小星辰山拚殺起來,各種法寶從飛出層出不窮。

蕭逸楓操縱著小星辰山緩緩往墨岩城的另一座城門飛去,想要闖出墨岩城,畢竟他的目的並不是墨岩城。

但對方的火力和反撲太嚴重,小星辰山如此龐然大物都如陷入泥沼。飛得極為緩慢。

失去了星辰極光炮後,它仍然是一個恐怖的戰爭機器,山體上一件件法寶轟出,威力巨大,每一擊都能帶走不少人的性命。

小星辰山如同一台巨大的絞肉機一般,每飛一米都落下不少修士的屍體,不時有修士從高空摔落,砸入城內。

雖然雙方的主力仍然是金丹期和元嬰期,但是雙方的其他層次力量也出手。

自古以來自成編製的墨岩守衛出手向小星辰山攻來,而此時小星辰山上的三千星衛就發揮了作用,迅速迎上墨岩守衛。

正道的十來位大乘期修士從城外飛了回來,蕭逸楓則有條不紊地派出一位位的大乘期修士迎上他們。

冷汐秋看得心癢難耐,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出去活動活動筋骨。”

蕭逸楓點了點頭道:“你不出去,我也打算叫你出去。”

冷汐秋冷哼一聲,迅速飛出沖天而起,肆無忌憚釋放自己的威壓,向著墨岩城中笑道:“有誰敢來跟我一戰?”

她恐怖的氣息鎮壓一片,正道中人紛紛臉色微變,修為低的弟子臉色蒼白,感覺自己氣都喘不過來了。

正道的大乘期高手萬萬冇想到竟然連渡劫期都已經出手,而正道中除了三大頂尖宗派擁有渡劫期以外,其他門派哪裡來的渡劫期?

冷汐秋的出手簡直降維打擊。

無相寺的惠普聖僧長笑一聲道:“老衲來領教施主高招。”說話便沖天而起,率先迎了上去。

玄月宮的秋晚晴也豪氣一笑道:“除魔衛道,我玄月宮義不容辭。”

她剛剛化作一道沖天的清冷光芒,旁邊就追來一道明黃色光芒。

火庚殿主大笑道:“此事隻能少了我問天宗,我火庚早想知道渡劫期有多強了!”

三大頂級宗派的大乘期高手同時出手,主動迎上了冷汐秋。

冷汐秋冷笑道:“勇氣可嘉,那便讓你們與我鬆鬆筋骨又如何?隻希望你們不要死的太快。”

一時間兵對兵將對將,各種都擁有了自己的對手,場內冇有一個人是閒的。

連蕭逸楓雖然看上去坐鎮星辰山舒服無比,其實整個人縱觀全場,不斷接收著星辰聖使反饋回來的戰場資訊,飛速指揮處理著一件件事情。

“不要與他們糾纏,護衛小星辰山,等待下一波進攻。”蕭逸楓發出命令道。

眾人紛紛領命,環繞在小星辰山周圍,一旦有所不敵,蕭逸楓就會馬上出手派出人手接應。

“林清妍,華雲飛,我將星辰山的權限分享與你們,你們負責指揮小規模戰鬥,林清妍你負責東方,華雲飛你負責北方。”

蕭逸楓實在累了,纔想起兩個有能力,而且有資格指揮戰鬥的人。

“是!”林清妍和華雲飛領命,蕭逸楓立刻讓星辰聖使將一部分初步處理過的資訊轉到他們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