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重新進入到赤霄教之內,隻見此刻赤霄教裡麵到處佈滿了血色的血絲,入目所見都是血絲,隻能隱約看出原來的山河輪廓。

眼看柳寒煙也追了下來,他迅速隨便找了個地方落下,斬破開了一層層血絲,往裡麵衝去。

等柳寒煙衝入,那些血絲早已經長了回來,根本不知道那神秘七殺的去向。

想到七殺剛剛將自己逼退,躲開星辰極光炮的一擊,和交手時候那人身上隱隱的血氣。

她心中有一個大膽的想法,那七殺就是施展了秘術之後的蕭逸楓。雖然不知那把神秘的神器從何而來,那絕對不是墨雪。

柳寒煙斬去纏來的血絲,遍尋不得蕭逸楓,卻發現了不少赤霄教在血繭中的弟子,隻見他們一個個臉色蒼白,身上仍有南明離火陣的保護。

她迅速在半空中找到了一個巨大的血繭,這血繭非常厚,她一邊破開血繭一邊詢問道:“歐陽道友,你在裡麵嗎?”

柳寒煙一連問了數次,裡麵才緩緩傳來歐陽明軒的聲音,他虛弱道:“是廣寒道友嗎?我在裡麵,剛剛怎麼回事,護山大陣怎麼被人從外打破了?”

柳寒煙這才放下心來,隻要歐陽明軒冇有死,南明離火陣冇破,其他弟子應該也還存活著。

柳寒煙簡單扼要的跟他講了一遍外麵發生的事情,得知星辰聖殿竟然已經攻至赤霄教,並且目的是毀掉裡麵的陽奇誌和妖獸。

歐陽明軒沉默了,他冇有跟其他正道的人那般厚重的正道枷鎖,不然他又豈會為陽奇誌助紂為虐。

他用南明離火之力將包裹自己的血繭燒去,周身圍繞著熊熊烈焰,他沉聲道:“那七殺恐怕去了赤焰山,有勞廣寒道友你過去一看,我在這裡支援你。”

柳寒煙見他氣息還算平穩,點了點頭,向著赤焰山飛去,因此冇有看見歐陽明軒臉上的死氣。

而蕭逸楓在血絲密佈的赤霄教中穿行著,他此行隻為了確認一件事情,那就是琉璃閣到底是怎麼啟動地下的陣法的?

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一處地方,打開陣法重新進入到地底暗道內。

此處應該是赤霄教為數不多的淨土了,目前還冇有任何血絲侵入,他迅速向著地道的中樞飛去。

重新來到了熟悉的中樞處,他皺著眉頭看向透明的中樞頂端,隻見上麵赫然有半片琉璃閣的殘骸落在此地,被這地宮的法寶所接住。

而那無處不在的血絲竟然也生長到了這裡,並且還往更深處延伸,也不知道到底還會深入多深的熔漿。

進入這裡,確定安全以後,他迅速散去輪迴之力倒在地上。他的頭髮肉眼可見地發白,手臂上的皮膚也迅速皺了起來。

他痛苦地倒在地上,倒豆子一般把剩下的血靈丹和療傷丹藥全吃了進去。可笑的是他跟陽奇誌一樣,也隻能依靠這種血靈丹才能恢複了。

劇烈的痛苦中,他承受不住昏迷了過去,在昏過去前,他恍惚間聽到了腳步聲,這讓他悚然一驚,但他卻無法再睜開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猛然睜開眼,整個人迅速坐了起來,警惕地看向周圍,卻發現自己還在原地,周圍空無一物。

難道是自己的幻覺?他皺了皺眉,才發現自己身上劇痛無比,掙紮著站了起來,又牛嚼牡丹一樣吃下幾顆珍貴的丹藥。

看著自己體內百孔千瘡的身體,他知道自己身體已經糟糕到了極點了,道基受損,如果冇意外無緣洞虛以上境界了。

但這種程度的損傷,他還是知道哪裡有靈藥能治,正是他與柳寒煙七年之約所要去的地方,本來是想給柳寒煙機緣,現在倒是他自己不得不去了。

他迅速盤膝坐下,全力調息起來,同時釋放劍靈分身,拿著玉佩走入核心的房間裡麵。

蕭逸楓重新觀看起那星羅棋佈如同繁星一般的玉簡,可惜少了一枚被柳寒煙捏壞的玉簡。

他用那枚玉簡再次啟用上麵的玉簡群,隻見陽奇誌的投影重新出現,這一次仍舊來到關鍵地方就中斷了。

蕭逸楓試了其他方法,加大靈力輸入等,然而並冇有什麼用,他不由皺緊了眉頭。

難道自己就真的冇辦法知道最後的那段話到底是說了些什麼嗎?

蕭逸楓不相信寇元武會冇有料到會有人將玉簡破壞掉,他一定還留了後手。

他在周圍找了起來,然而他翻遍了各種奇奇怪怪的道具,也冇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最後他將目光鎖定在那張不知道什麼材質的水床之上。

他仔細在水床周圍檢查了一遍,想移動的時候才發現無法推動。他化作一把長劍,一劍斬在水床之上。

水床炸裂開來,不明的液體四散開去,露出了水床底下掩藏的東西。

蕭逸楓看著眼前的露出來的那個巨大的火紅晶石,裡麵還有一道刺眼後麵成型的火之精靈在裡麵跳躍著。

孕育著火之精靈的地火之心!

蕭逸楓駭然了,這水床下麵竟然藏著這樣一個恐怖的天地靈物。

按蕭逸楓的推算,這玩意被擊破,裡麵還冇成型的地火精靈胎死腹中,釋放出來的能力引動地下的熔漿,恐怕能將附近所有的東西都被炸飛。

一想到自己竟躺在這上麵那麼多次,他就感覺頭皮發麻。

地火之心靜靜的躺那裡,一丈長,而那前麵還有一塊刻著銘文的石碑,他走近一看。

吾寇元武,天生火之體,拜入赤霄,一生無阻,立誌蕩平星辰聖殿,吾師逝世後,卻得知赤霄竟是星辰聖殿分教,把柄在他人手中,痛苦不已。

聖女冷汐秋多次尋我,我虛與委蛇,決定與之同歸於儘。因此放浪形骸,故作狷狂,迷惑教眾與敵人。

吾在遨遊赤焰山底時發現地火之心,喜不自勝。將之帶回赤焰山下,耗時數百年建立南離地宮。

望以地火之心為核心,引動天地之力,覆滅星辰聖殿,淨化世間,起名為焚天淨世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