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才故意拚死把正道眾人送出去?”柳寒煙琢磨出味來了。

“自然,否則誰為我赤霄宣揚,隻要我跟陽奇誌都死了,所有的事情都會由陽奇誌背下。我赤霄依舊是正道義士,我是力挽狂瀾的英雄。”陽奇誌笑道。

“而一旦你活下來了,人口買賣,血靈丹等哪怕查不出與你有關,你也註定要被正道軟禁一生,所以你才選擇慷慨就義?”柳寒煙冷聲道。

“正是,我歐陽明軒可以戰死,卻不願意揹負罵名,而窩囊中死去。雖然我出發點不對,但想必仙子和正道不會揭發我。畢竟這可是醜聞。”歐陽明軒笑道。

柳寒煙知道他所說是真的,為了所謂的顏麵和穩定,正道不會揭發他,所有事情由陽奇誌背下就可以了。

她認真問道:“殘殺無辜百姓,煉製血靈丹,歐陽教主真的不覺得自己錯了?”

歐陽明軒侃侃而談道:“我輩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早已非**凡胎,凡人百年不過須臾之間,能為我們長生作貢獻是他們的福分。”

“貴教的觀念,已經是魔道之念!”柳寒煙嗬斥道。

“或許吧,畢竟我教本就脫胎星辰聖殿,對我等來說,死亡不過是新生。唯我赤霄,超脫生死。聖火不滅,不入輪迴。”歐陽明軒笑道。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柳寒煙疑惑道。

“我歐陽明軒雖然是沽名釣譽之輩,卻不想道友道心蒙塵,而且我有求於道友,我族人被陽奇誌所抓,還望道友出手相救。他們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歐陽明軒躬身行禮道。

柳寒煙歎了口氣道:“好,我答應你!”

“赤霄雖死不悔,道友不必介懷,快走吧!以後有機會,為我照顧我族中弟子一二。道友若是覺得赤霄理念有誤,以後可以加以引導。”歐陽明軒誠摯道。

“我會的!道友走後!”柳寒煙點了點頭,絕美的身影沖天而起,如同不染俗塵的絕美仙子。

歐陽明軒看著她離去的身影,笑了笑,低聲道:“大乘修士竟然還有你這種人,希望這樣能讓你心裡好受點。”

白虎重重的一抓抓在天上的血色屏障之上,將屏障打開一條一指大的裂縫。但由於這屏障實在過於堅韌,很快就又癒合。

蕭逸楓估計這麼短的時間,都不夠信號發出去的,隻能催促白虎用全力。

“你這個裂縫,老鼠都飛不出去好吧!給我維持住十息!”蕭逸楓說道。

“奶奶的,虎爺我已經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了。”白虎冇好氣罵道。

他咆哮一聲,雙爪裂空,將血色屏障撕裂出一個拳頭寬的裂縫,然而縫隙還是飛速恢複。

白虎的虎爪死死抓住那裂縫,阻止它的合攏,但收效甚微,就在這時柳寒煙迅速飛來,手中雪霽劍一劍刺入,用力一劃。

整個血色屏障被她劃出一道裂縫,上麵冰封一片,將整個屏障給凍結住,她更是直接將雪霽插在裂縫中,減緩了屏障的癒合。

蕭逸楓愕然地看向她,隻見她麵無表情,隻是冷冷道:“我並不認為你的做法是對的,但既然是他們的選擇,我尊重。”

其實她也知道,一旦讓陽奇誌從赤焰山逃出去,一個渡劫期想要逃脫,根本冇人攔得住。

最好的方法就是將陽奇誌在赤焰山內消滅,哪怕付出點代價,之前隻是過不了心裡的那關,才猶豫不決。

此刻正在地宮之下的星核發出看不見的星光沖天而起,指令發向了不知道多少米高空之上小星辰山上。

那星核連接上了懸浮在赤霄教上空的小星辰山,山內星辰聖使接收到信號,機械化地說道:“啟動滅世星辰槍模式,啟動小星辰山自毀係統!”

隻見小星辰山彷彿失去懸空能力一般,往地麵飛快墜落,速度越來越快,如同一顆流星一般。

在這個過程中它開始迅速拉長,整座山體不斷往裡麵縮著,以底部的晶石為槍頭,整個小星辰山瞬間變成了一把三百丈長的長槍。

那長槍越來越快,槍體燃起熊熊的火焰,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它鎖定著下方的星核沖天而下,彷彿神明投下的神槍一般。

在外麵戰鬥著的正邪兩道的高手都被瘋狂捲動的天地靈氣驚動,看到了那拖著長長火焰的長槍,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直奔赤霄教。

“那是什麼?”有人驚呆了。

“是流星墜落了嗎?”

所有人被這突然冒出來的長槍給驚呆了,那巨大的長槍彷彿無物不穿,連冷汐秋這等人物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快逃啊!”地麵戰鬥的弟子管不了那麼多,隻覺得大難臨頭,迅速離去。

“所有弟子聽令,迅速撤離赤霄教範圍!”洛青衫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直覺告訴他,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迅速下令道。

地麵上,林清妍心中也有不祥的預感,也顧不得那麼多,讓所有弟子離去。

洛青衫迅速飛向越落越快的小星辰山,想要過去用鬥轉星移讓他產生偏移,雖然直覺告訴他,那樣做恐怕連他也得死。

然而冷汐秋想起蕭逸楓所說讓她纏住洛青衫,哪裡不知道這就是蕭逸楓的殺手鐧。

“哪裡走!我還冇打過癮呢!”冷汐秋迅速糾纏上去,洛青衫本來就比她弱,哪裡能擺脫她。

血色屏障內,蕭逸楓對柳寒煙和白虎大喊道:“退!趕緊退一邊去。”

柳寒煙雖然不知道他在害怕什麼,但大乘期的直覺還是讓她感覺到了危險,迅速往旁邊掠去。

就在此時,赤焰山突然暴動起來,陣法劇烈抖動,竟然是裡麵的陽奇誌他察覺到了生死危機,怪不得涅槃想要逃離。

但歐陽明軒和全教弟子燃燒了生命,又豈容他逃出去,死死困住他。

陽奇誌在裡麵各種手段齊出,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將大陣打得顫抖不已,眼看撐不住多久。

“歐陽明軒,放我出去!你瘋了嗎?”陽奇誌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