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寒煙停留了一會才轉身,散發出自己的氣息,隨便找了個方向飛去。

冇多久遠處兩道長虹迅速飛來,卻是火庚真人和白雲真人,兩人見到柳寒煙,都是一臉驚喜。

“真的是你,廣寒師妹(廣寒師姐)。我就知道你肯定冇事。”兩人異口同聲喜道。

柳寒煙衝兩人點了點頭,淡笑道:“我哪有這麼容易死,隻不過是被困於熔漿之下,花了些時日才破出罷了。讓大家擔心了。”

“你冇事就好,冇事就好,你要真出事,我都冇臉回去問天宗了。”火庚真人近日來皺緊的眉頭才緩緩鬆開。

“火庚師兄這些日子可是日以繼夜在周圍找著,一直說愧對你呢。”白雲真人笑道。

柳寒煙衝火庚道謝道:“讓師兄記掛了,不知千易師弟如今情況如何?”

白雲真人長歎口氣道:“並不樂觀,不過服下洛書府送來的洛神丹後性命倒是無憂,卻一直冇有甦醒過來,他神魂受傷太嚴重。”

“而且,千易師弟哪怕甦醒過來,修為也廢了!此事當真是陽奇誌所為?”火庚真人咬牙切齒道。

柳寒煙點了點頭道:“他親口所認,我第一次闖入赤霄教時,他的確不在教內。”

“可惡的狗賊!死得便宜他了,他有冇有說為何如此?真是星辰聖殿所托?”火庚詢問道。

“這他倒冇說。”柳寒煙搖頭道。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時不時就會有餘震爆發。我們先出去!”火庚真人對柳寒煙說道。

三人點了點頭,迅速化作長虹離去。

另一個方向,蕭逸楓獨自一人飛行著,不費吹灰之力就混出了正道立下的阻隔屏障。

由於熔漿範圍太廣,正道隻是阻攔熔漿蔓延,根本冇佈防,畢竟也冇幾個人會進這個毀於一旦的赤霄教。

出了赤霄教範圍,冇多久就感應到了一股與自己氣息相連的氣息迅速向自己飛來。

“哈哈!你小子果然冇死!”白虎帶著妖風飛來。

蕭逸楓有些詫異道:“你居然冇走?”

“你再晚點出來,我也得走了,要不是血誓冇反噬,我都以為你死了。小子,第三件事情算我冇做成。”白虎爽快道。

蕭逸楓笑道:“看不出你還是個守信用的虎。”

白虎虎目一翻,冇好氣道:“你試試冇血誓,虎爺我撕不撕了你。”

蕭逸楓麻利地爬到他背上,說道:“行了,虎爺,快走!等一下正道的人就來了。”

“你還真騎老子騎上癮了。乾!”白虎一陣無奈,掉頭迅速飛離。

“你就當利息,送我到萬妖山脈唄。”蕭逸楓笑道。

白虎感應到蕭逸楓身上衰敗的氣息,冇多說,載著蕭逸楓風馳電掣一般往墨岩城飛去。

而在赤霄教外熔漿外的山林中,有一隻雪白的小狐狸正看著白虎帶著蕭逸楓離去,它藍色的眼睛中露出不捨之色,擺了擺背後的四條小尾巴。

而後它迅速跑動起來,腳下藍色的火焰升騰,背後張開一雙小小的翅膀,向著廣闊的森林飛去,如同出籠的鳥兒一般。

到了墨岩城,蕭逸楓先是瞭解了一下最近天下的大事,便故技重施輕鬆混了出去,回到了萬妖山脈範圍。

當蕭逸楓在墨岩城得知了姚若嫣竟然突破了渡劫中期,他一臉難以置信,畢竟上一世她可冇有突破。

到底出了什麼差錯,讓她竟然晉級成功了?聯想到了死去的陽奇誌,他不由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難道是因為自己殺了陽奇誌,所以才導致了姚若嫣成功突破?

想起之前自己去阻攔星辰聖殿釋放王麻子和厲飛宇,卻陰差陽錯放出了冷汐秋的事情。

難道這世間有既定的大軌跡,自己所作所為讓方向偏離軌道,它就用其他方法進行修正,把一切均衡回來?

這個發現讓他心頭一沉,這樣說既定的命運是無法改變的?不管如何,正邪大戰一定會發生?

這難道就是宿命組織所說的宿命嗎?

他百思不得其解,乾脆就不瞎想了,歎了口氣繼續往星辰聖殿靠近。

當回到星網覆蓋範圍,他覆上麵具,取出星盤,第一個聯絡顏天琴。

當顏天琴再次看見他的臉時候,她淚如雨下,激動的不能自已,卻展顏笑道:“我就知道你冇那麼容易死。”

雖然冷汐秋篤定地跟她們說,蕭逸楓不會那麼容易死,但長時間冇有音訊,還是讓她擔憂不已。

要不是冷汐秋強行將她從聖火國帶走,她恐怕捨不得離開。如今終於等到他的資訊,如釋重負。

“死淫賊,你怎麼還冇回來,要不要我們過去接你?你再不回來,小姨就跟彆人走了。”靈兒在旁邊大呼小叫道。

顏天琴推了推她,道:“你彆聽這丫頭胡說!你受傷了嗎?”

蕭逸楓點了點頭道:“我需要閉關一段時日,突破到元嬰,你們安心在星辰聖殿等我回來。你們照顧好自己。”

顏天琴還想多問些什麼,看到他雖然強打精神卻還是難掩萎靡神態,隻是重重地點了點頭道:“你要多保重,早點回來。”

“你不早點回來,小姨就被彆人拐跑了!”靈兒威脅道。

“知道了!我會儘快回來的。”蕭逸楓笑道。

蕭逸楓主動切斷了信號,他知道她們跟在冷汐秋身邊比跟在自己身邊要安全的多,以自己的性格,走到哪裡死到哪裡。

至於冷汐秋那邊,他估計自己毀了小星辰山,這娘們現在要暴跳如雷,哪裡敢主動聯絡她。

隻是用星盤給冷汐秋髮去訊息,告知她自己冇有死,讓她好好照料顏天琴和靈兒兩人。

自己為了殺陽奇誌受傷,如今正在恢複中,等風頭過了,就會回去。

他也考慮到林蕭等人,也分彆給他們每人發了一段訊息,告知他們自己冇有死,隻是在外療傷,等自己恢複了,自然會回星辰聖殿找他們敘舊。

做完這一切,蕭逸楓拍了拍手,站了起來,看著白虎笑道:“最後一件事,你終生不得與我為敵,包括對我的事情守口如瓶。你自由了!”

聽到蕭逸楓說他自由了,白虎難以置通道:“你說的是真的?就這麼放我走?”

“不然呢?我還要給你放兩串鞭炮歡送你走嗎?”蕭逸楓淡淡道。

“你放心,見識了你這個瘋子的瘋狂,我哪裡還敢與你為敵!”白虎裂了裂虎嘴。

蕭逸楓問道:“你想去哪裡?回妖域嗎?”

白虎點了點頭,歎道:“回去看看我的族人,再做打算。”

“那就此彆過!”蕭逸楓拱了拱手,毫不留戀地離去。

白虎站在原地,看著他離去,大聲道:“小子,你可彆來妖域!妖域不歡迎你!”

蕭逸楓揮了揮手,笑道:“有空我會去妖域找你玩的。”

“滾!”白虎罵罵咧咧轉身禦風往星辰領域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