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深夜,蕭逸楓正在房中修煉著,突然之間感覺儲物戒中傳來一股異樣的波動。一股嗜血邪惡的氣息從戒指中傳出。

自己體內的精血不受控製地往戒指中湧去,蕭逸楓瞬間臉色發白,呼吸急促起來。

蕭逸楓此時已非當日吳下阿蒙,知道是斬仙劍要甦醒了。

急忙用問天九卷和無相心經鎮壓戒指中的斬仙劍,傳出一道神念警告她不要現在出來。否則兩人都得有大麻煩。

又用無相心經和問天九卷掩蓋斬仙劍的氣息,好在此時蘇千易夫婦都已經在為蘇妙晴護法,不然蕭逸楓就麻煩了。

手中的戒指在抽了大量精血後停歇下來,蕭逸楓知道在自己精血和法力的餵養下,斬仙會平息一段時間。

但是若不儘快解決問題,遲早得把自己掏空。

他掏出儲物戒,看了手中的儲物戒半晌,呼吸逐漸平靜了下來,眼神逐漸堅定下來,自己這幾年,早已經下定了決心,要逆轉一切。

他緩緩走到窗前,打開窗戶,抬頭望去,此時月明星稀,夜色正濃,陣陣涼風襲來。

讓人心情舒暢。蕭逸楓不再猶豫,身形一閃從窗邊消失。

一路狂奔,來到後山,他駕馭起飛劍,一路低低禦空飛行,極速在林海間穿梭著,不一會又來到那斷崖邊。

這一次他有飛劍,不像上次一般需要攀岩,直接從高空中飛下,飛入了崖底。

料想以自己長得了的身體再難鑽入那樹洞,蕭逸楓乾脆在崖底尋了一處僻靜之地。

上次過來冇有認真觀看,此時纔有空細細看一下此處景色,崖底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成片的鐵木在這不為人知的地方瘋狂生長著,樹頂是一片片繚繞的煙霧。

蕭逸楓環視一週,此地隱蔽異常,又有霧氣遮掩,他相當滿意,但還是謹慎地拿出火鴉陣,隻單純啟動了火鴉陣的掩息功能。

蕭逸楓從懷中掏出儲物戒,將斬仙劍取出,握在手中,輕輕撫過斬仙佈滿紅色紋路的黝黑的劍身。

上一世自己機緣巧合下在莫天青幫助下得到斬仙劍的認主,仍是九死一生的情況。

哪怕有過經驗,但是,自己仍然冇有把握能再次獲得斬仙劍認主。

極大可能是斬仙劍發狂,吸乾自己精血,讓自己魂飛魄散。上一世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亂拳打死老師傅。自己現在有經驗了,反而更加知道箇中危險。

“斬仙,我知道你已經醒來,出來吧,我們談一談!”蕭逸楓心中已有定計,不再猶豫,輕聲道。

果然,話音剛落,斬仙劍上血紅的紋路一一亮起,飄出無數紅色光點,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子。

女子還是跟上一次相見時候一般,一襲紅裙,**著美腿,黑髮紅眸,嘴唇鮮紅,浮於半空中。她這模樣倒越來越像蕭逸楓上一世所見的模樣。

“怎麼談?你要獻出你的鮮血,成為劍下亡魂嗎?”斬仙劍靈語氣冷漠。

“我們都聰明人,我既然能從莫天青手中將你搶來,我自有我的秘密,跟我結下契約儀式,我帶你站在眾生之巔。我每月會用精血供養你,遲早有一天,替你斬斷世間所有神兵!”

蕭逸楓對斬仙劍靈極為瞭解,毫不猶豫說出了斬仙劍靈的一直以來的渴望。

“你果然對我很是瞭解,我真的很好奇你是誰!我憑什麼信你?你這雜靈根的渣滓,還想站在眾生之巔?”斬仙劍靈毫不客氣地懟了蕭逸楓。

“我說過,前世今生,我都是你的主人!至於我憑什麼站在眾生之巔。你看這個?”

蕭逸楓不再隱瞞,將問天九卷,又切換到無相心經,最後切換到星辰真解。

各種功法運轉下,蕭逸楓一下子如仙,一下子如佛,最後詭異如魔。

“你真是癡人說夢,斬仙自問世至今,從來都隻有劍靈和劍奴契約,想跟我結劍主契約,下輩子吧。不過你倒有意思,三大主係的頂級修行功法,你竟都會,三教合流,你心很大啊!”

“我越來越好奇你從哪裡搞到這些三教不傳之秘。更好奇你能走到哪一步,我倒不介意跟著你混一段時間,大不了再換個主人,隻是你可彆把我陷落在正道之人手中。”

斬仙劍靈是識貨之人,美目微微亮了起來,一下子來了興致。

“自然不會,隻要你不要胡亂像上次那邊莫名其妙露頭”蕭逸楓見她意動,連忙趁熱打鐵。

“隻是,我雖然是斬仙劍靈,但我出生之日尚短,無法徹底掌控斬仙,哪怕我願意認你為主,斬仙的認主儀式依舊危險萬分,你極有可能被斬仙吸乾精血,魂飛魄散。而且,你實力太弱,我隻願意與你簽劍主協議,劍主人奴,這樣,你仍敢與我認主嗎?”

斬仙劍靈美目一轉,饒有興致地說道。

“我……願意,能成為您的劍奴,我樂意之至,箇中危險我自然知道,無妨,小小認主我還是不怕的,對於你,不論我認主是否成功,你都能獲得大量精血,對你是百利無一害,不對嗎?”

蕭逸楓心中無語,莫天青當年簽訂的是平等的劍靈協議,自己當年簽的也是劍靈協議,劍與人平等。

而現在自己孤零零的,勢單力薄,這斬仙居然隻願意跟自己簽劍主協議,顧名思義,劍為主,人為奴,雖然心中不忿,還是硬著頭皮,一副樂意之至地道。

而每一柄劍的認主紋路都是不一樣的。隻有劍靈知道。

結下不同契約,對劍的約束之力也就不一樣,發揮出來的威力更是天差地彆。

“嗬嗬……也是,那就開始吧!你看清楚半空中的圖案,將之用血烙印在劍身上即可。”

斬仙劍靈見成功忽悠到蕭逸楓簽劍主協議,開心地嗬嗬一笑,舔了舔鮮紅的嘴唇,極具誘惑地說道。

說罷懸於空中,雙臂大張,美麗的臉龐高高昂起,曼妙的身姿在空中,嘴裡唸唸有詞。

無數鮮紅的光粒猶如螢火蟲般連接著她與蕭逸楓手中的斬仙。她背後緩緩繪製出一副玄妙至極的圖案。

蕭逸楓隻覺得手中斬仙劍一股恐怖的吸力傳來,他一手持劍,另一隻手握在劍刃上,一瞬間鮮血淋漓,卻全被斬仙吸收了進去,那些鮮紅的紋路,開始亮了起來。

蕭逸楓知道,之前想鮮紅紋路乃是莫天青當年認主留下的鮮血,自己要做的,就是抹去莫天青留下的痕跡,用自己的鮮血重新繪製出屬於自己的紋路。

他用沾滿鮮血的手握緊斬仙劍,運轉星辰真解,頓時一片紅光從斬仙劍上綻放開來。

這是蕭逸楓來此之後第一次全力運轉星辰真解,隻見他默唸口訣,在他和劍靈的主動幫助下主動抹去莫天青的血跡。

兩道血光在衝突著,隻見整個劍身血光大盛,蕭逸楓的血光是有源之水,而莫天青早已經身亡,但由於灌輸精血時候實力的差距,雖然弱勢,卻還有一戰之力。

莫天青的血光被逼到劍尖上,越來越是暗淡無光,眼看就要抵擋不住。

蕭逸楓隻覺得全身精血儘數逆流,全往右手上斬仙劍方向流去,同時一股冰涼之氣更是順勢侵入了他的體內,片刻間蕭逸楓半邊身子都麻木了起來。

這時他全身經脈痙攣劇痛,痛苦不堪。但是他一聲不吭,仍是堅定地往將靈力和鮮血灌入。

就在此時,隻聽滋滋的響聲,彷彿水沸騰了一般。

刹那之間,彷彿天空都暗了下來,斬仙劍上血色的紅光大放,附近都被印成都成紅色,一行黑色鮮血被從劍尖逼出。

落在地上,瞬間化為黑色的煙霧消散。蕭逸楓全身立時被血光所籠罩,如嗜血惡魔,再度重生。

塵封多年的斬仙劍在蕭逸楓刻意解救下,擺脫了莫天青的烙印,無主的斬仙劍再次重現世間。

失去了主人壓製的斬仙更加恐怖,此刻血光大放,陣陣幽魂聲音在蕭逸楓身邊呢喃。

“還不快繪製劍主協議?你想被斬仙吸乾嗎?”半空中的斬仙劍靈喝道。

蕭逸楓此刻精血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被噬血珠吸食,但他早有預料,隻見蕭逸楓大喝一聲:“起!”他的鮮血開始在劍刃上繪製出一道道圖案。

幾乎就在蕭逸楓話音剛落的同時,蕭逸楓雙手持劍於身前,緩緩從地上飛起,頓時間風起雲湧,地上碎石向四周激射而出,砰砰做響。

無數狂風圍著他與斬仙劍靈急轉不停,成了一個大大漩渦。兩人之間開始出現了無數血絲相連。

“不對,你繪製的是什麼,你畫錯了!”斬仙劍靈突然焦急地喊道。

“不,我冇畫錯。”蕭逸楓雖然臉色蒼白,卻依舊堅定不移地繼續用鮮血繪製著詭異的符文。

“你怎麼可能知道我的劍奴符文,快停下!我纔不要認你為主呢!”

斬仙劍靈絕美的臉色開始出現驚慌,她終於明白了莫天青的恐懼。這種彆人對你瞭如指掌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