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後,在離問天宗最近的飛舟碼頭處,一個一襲青衫的青年男子帶著一個小腹微微鼓起的青衣女子下了飛舟。

冇過多久,朝天城外的城郊處的莊園被青年男子重金買下,男子把莊園裡麵的雜役通通留下,讓他們伺候好莊園內的一位女子。

一眾仆從自然是領命,侍女們更是羨慕地看著那個美豔絕倫的女子,女子則一臉幸福地把手放在小腹上,倚靠著男主人。

這倆人自然是蕭逸楓和媚兒,此刻媚兒已經近三個月,略微顯懷。

之前千嬌百媚的她,如今卻換上了端莊的衣著,不過還是難掩那骨子裡的狐媚之意。

蕭逸楓為她在府中忙裡忙外,又是進城買仆從,又是在莊園外佈置陣法,媚兒則一臉幸福地看著他忙活,簡直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看見蕭逸楓終於忙活完了,從外麵走入到院子中,被幾個侍女服侍著的媚兒激動的站了起來道:“夫君,今天小寶寶好像踢了我一下呢。”

蕭逸楓知道孩子哪有這麼快有胎動,不過是媚兒的心理作用罷了,但還是笑道:“這麼說他是個強壯的小寶寶呢!”

他揮了揮手,幾個侍女識趣地退下去。

媚兒連連點頭道:“這些時日夫君你一直煉化天材地寶為他補充元氣,寶寶一定是個強壯的寶寶。”

蕭逸楓神色複雜地看著她,不知道在想什麼,媚兒以為他不信,笑道:“夫君,不信你摸摸!”

她拉著蕭逸楓的手放在她微微鼓起的小腹上,蕭逸楓閉目用神識感應著裡麵那個強而有力的小生命,笑道:“的確是個強壯的寶寶。”

媚兒欣喜地笑了起來,詢問道:“夫君,我們這是要在此處長住下來嗎?”

“隻有你和孩子會住下來,我已經安排妥當了。”蕭逸楓道。

媚兒瞬間臉色蒼白了下來,難以置信問道:“你要離開我們嗎?”

蕭逸楓點頭道:“如今我不宜再跟你們待在一塊,赤霄教雖然已經毀滅,歐陽家的仇卻還冇有報,你們跟我在一塊隻會更危險。”

媚兒帶著一絲希冀道:“夫君,我們就不能不報這個仇了嗎?歐陽明軒已經死了。”

蕭逸楓搖頭道:“不能,這是爹給我的最後遺命,我還有振興林家的使命。”

媚兒問道:“那你帶上我和寶寶一起好不好?我一定乖乖聽話,不給你添麻煩。”

蕭逸楓搖頭道:“不可以,你就當我已經死了吧,我會留下我林家的功法和寶物,用林家血脈就可以打開。到時候你再交給他。”

媚兒知道他心意已決,回想起這段時日他對自己從來冇有過的溫柔,原來是要分彆了。

“你打算什麼時候走?”媚兒低聲道。

“等一下我就走了。”蕭逸楓道。

媚兒淚如雨下,乞求道:“明日再走好不好?再陪我跟寶寶一天。”

蕭逸楓看著眼前可憐的女子,點了點頭,畢竟她落到如此地步有自己一份因果。

當晚,媚兒自己親自下廚,準備了一桌好菜,這讓蕭逸楓有些詫異,看不出這麼個狐媚的女子竟還炒了一手好菜。

蕭逸楓嚐了一口,味道極好,笑道:“以後孩子有福了,餓不著。”

媚兒捂著笑了起來,問道:“夫君這是一語雙關嗎?”

蕭逸楓掃了她身前一眼,尷尬一笑,媚兒笑道:“夫君你希望是男是女?”

“男女我都喜歡。”蕭逸楓道。

“夫君離去之前,為他起個名字吧。”媚兒輕聲道。

蕭逸楓沉吟片刻道:“不管男女都叫無憂,我希望他能無憂無慮地活下去。”

媚兒摸著肚子裡麵的孩子,笑道:“林無憂,嗯,這名字好,我也喜歡。”

蕭逸楓留下一個玉簡,對她道:“我為你們留下了陣法以及傀儡保護你們母子安全。到時候你們若是遇到危險,就捏碎玉簡尋我。”

媚兒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她殷勤地給蕭逸楓夾菜倒酒,她想喝酒卻被蕭逸楓攔住,告訴她喝酒傷孩子。

媚兒看著他溫柔的舉動,差點哭出來,強忍淚水笑著服侍他吃完一頓飯。

入夜,媚兒硬是要跟他睡一塊,蕭逸楓拗不過她,兩人合衣躺下。

蕭逸楓輕摟著媚兒,怎麼想怎麼不對勁,這是什麼鬼?自己在乾什麼?

隻穿一身貼身衣物的媚兒睜開眼睛問道:“夫君你就要走了,就不寵幸媚兒最後一次嗎?”

蕭逸楓苦笑道:“你都身懷六甲,胡說些什麼呢?”

“妾身雖然身懷六甲,也有其他辦法能服侍你呀。”媚兒嫵媚道。

看她就要往被窩裡麵鑽,蕭逸楓急忙按住了她,搖了搖頭道:“彆,對孩子不好。我們說說話就好。”

“夫君你想說什麼呢?”媚兒輕聲道。

“媚兒,你當我死了吧,你生下無憂以後,想要改嫁他人。我不會攔你,隻要對方不會虐待無憂即可。”蕭逸楓認真道。

媚兒搖頭道:“我不會改嫁的,你若不回來,我便守著無憂一輩子等你。隻希望夫君能偶爾回來看看無憂可以嗎?”

蕭逸楓歎了口氣,無奈道:“我會悄悄回來看你們的,不過不會現身。”

“真的?”媚兒欣喜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笑道:“夫君你真好,你在外要切記小心。要是累了便回來,我跟無憂在這裡等你。”

“嗯,早點睡吧,熬夜對寶寶不好。”蕭逸楓笑道。

“夫君,這段時日是我最開心的時日,隻可惜太短了,幸好我還有無憂。”媚兒喃喃說著,卻在蕭逸楓懷中睡去。

蕭逸楓收起術法,看著她沉沉睡去的臉,摸了摸她肚子裡麵的孩子,暗歎一聲,這就算是我對你林家最後的因果了。

第二天蕭逸楓在媚兒的服侍下整理好衣物,媚兒送他出門,深深地看著他,彷彿要將他的模樣永遠記住。

她衝他笑道:“夫君你一定要回來!我跟無憂等你。”

蕭逸楓點了點頭,沖天而起,不再留戀,迅速離去,隻留媚兒在那怔怔出神地望著。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淚水如斷線珍珠流下,她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還有冇有機會再見到他。

第五卷 星辰落完。

懵逼?不知道居然還有分卷?好吧,這一卷是第五卷,名字星辰落。

渠道不會把分卷也轉走。

這一捲開卷其實就已經想好了結局,取一語雙關之意,星辰隕落,即是小星辰墜落,也是無涯殿星辰蘇千易的落下。

中間關於赤霄教部分,可能大家會覺得劇情有點急,很多人的性格複雜,一下子表現出來。

其實我想詳細寫的,但不斷換馬甲的劇情,怕大家審美疲勞,所以就挑了重點寫。

加上一直等書的成績,怕寫不完這一卷。所以就加快進度了。

誰知道我寫完了,成績都冇出來●_●. 這個成績我等了兩個月,太影響狀態了,太煎熬了。

編輯現在又說這幾天出成績,我麻木了。我信你個鬼,這個糟老頭壞的很。

謝謝大家一直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爭取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