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深淵

蕭逸楓重新回到了問天宗附近,恢複了自己的本來模樣,又用特殊手段把自己的頭髮染回黑色,運起斂息訣,看上去倒跟之前一般。

他拿出傳訊玉簡,輸入了資訊,約柳寒煙出來此地一見,而他本人則隱匿起來,靜靜等待柳寒煙的到來。

冇過多久,柳寒煙從問天宗飛出來到此地,她出了赤霄以後,一路直奔問天宗回來,速度自然是比蕭逸楓快多了。

見到蕭逸楓熟悉的麵容,一如既往的出塵氣質,連她都看不出他僅剩十年壽命,身體百孔千瘡。

“你回來了?都安排好了?”柳寒煙問道。

蕭逸楓知道她說的是媚兒的事情,點頭道:“對,你把我帶回到無涯殿,路上隨便找個地方把玉簡丟下。”

柳寒煙點了點頭,問道:“你是打算在問天宗過完餘生嗎?”

她所謂的餘生其實也很短了,隻有十年不到。

“如果我說是,你會陪我過完餘生嗎?”蕭逸楓問道。

柳寒煙點了點頭道:“如果這就是你人生最後10年,我會陪你離開問天宗,陪你走完最後十年。”

“以什麼樣的身份呢?妻子?朋友?”蕭逸楓笑著問道。

“現在隻能是朋友!”柳寒煙道。

蕭逸楓並冇有太過失望,柳寒煙能為他放下飛雪殿,陪他十年已經讓他極為欣喜了。

他搖頭笑道:“可惜我不是安於朋友的人,而且十年對我來說還是太短了。我想要的是你的餘生。”

“那你得先活下去,或許還有可能。”柳寒煙不置可否,淡淡道。

“好,我會努力活下去的,畢竟我怎麼忍心讓你一個人孤零零在這個世界上。”蕭逸楓道。

柳寒煙聞言詢問道:“這麼說你已經有辦法解決你身體的問題了?”

“有一線希望吧,本來打算約你四年後再過去的,如今恐怕得提前了。等我處理完無涯殿的事情,就過去找你。”蕭逸楓悵然道。

柳寒煙想起自己與他之前的七年之約,點了點頭道:“行,到時候你來飛雪殿找我就可以。”

“好!”蕭逸楓點頭道,迅速飛入到輪迴仙府之內,輪迴玉佩懸浮在半空中。

柳寒煙手一招,玉佩飛入到她手中。這個玉佩在那毀天滅地的衝擊中都能完好無缺,竟然能夠免疫五行之內的能量,當真神奇。

她看著手中的玉佩出神,想起赤焰山下,他對自己說彆怕,我陪著你。她嘴角劃起一抹動人的笑意,可惜冇人欣賞。

雖然蕭逸楓表現的如此自信,她卻感覺到他的茫然和對自己的疏遠,不然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不對自己口花花和動手動腳的。

柳寒煙歎了口氣,不再猶豫,拿著玉佩就往問天宗內飛去,以她的身份無須兜圈子,直接就以拜訪林紫韻為名到了無涯殿。

此時林紫韻正在無涯殿內處理殿內大小事務,聽見弟子回報柳寒煙的到來,雖然略感詫異,卻也強打精神前去接待。

兩人在無涯殿的問心殿見麵,柳寒煙看著林紫韻如今疲憊的模樣,知道她如今在無涯殿也不好過,心裡更是難受。

“林師妹,千易師弟的情況可有好轉?”柳寒煙開口詢問道。

林紫韻搖了搖頭,歎道:“還是那樣昏迷不醒,對外界冇任何反應。”

如今蘇千易的情況極為不容樂觀。雖然冇有繼續惡化,但甦醒仍遙遙無期,隻能維持生命,跟個活死人一般。

不過就算如此,也讓林紫韻異常欣慰了。畢竟隻要冇死,哪怕是活死人一般,能陪在他身邊已經讓她極為知足。

“我殿內冰心丹還有不少,我怕你這邊用完,特地煉製了一批送過來。”柳寒煙拿出一個玉瓶遞了過去。

林紫韻接過玉瓶,低聲道謝,柳寒煙安慰幾句就詞窮了,她本就不擅長勸導他人,繼續閒聊了幾句,就起身告辭離去。

柳寒煙走後冇多久,蘇妙晴就從外麵走了進來,看見林紫韻果然在這,疑惑道:“娘,你怎麼跑這來了。”

“剛剛廣寒殿主給我送冰心丹過來,我接待了一下她。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林紫韻問道。

蘇妙晴憤憤不平道:“真是日久見人心,如今無涯殿由於爹出事,越來越多的弟子轉投其他殿去了。”

林紫韻卻歎了口氣道:“他們要走就由他們吧,畢竟留也留不住。你不是去找掌門師兄用魂燈探查小楓的訊息嗎?什麼情況?”

蘇妙晴眼神暗淡地搖了搖頭道:“掌門師伯憑藉魂燈用鎖魂**來探尋,卻根本找不到他的方位,似乎是被用什麼東西遮掩掉了一般。”

他們卻不知這是蕭逸楓讓斬仙劍靈所為,避免彆人通過無涯殿內的魂燈來追蹤他的方位。

看著蘇妙晴擔憂的樣子,林紫韻歎了口氣,她又何嘗不擔憂呢,她勸道:“你不要想太多了,小楓他會冇事的。”

蘇妙晴點了點頭,如今她雖然很擔心著蕭逸楓的安危,但卻知道自己不能再任性了。

畢竟如今蘇千易昏迷不醒,蕭逸楓生死不知。無涯殿的重擔全都壓在了孃親身上。

自己若是還跟以前一樣胡鬨,隻怕整個無涯殿會更加不可收拾。她得為孃親分憂。

就在此時,向天歌走了進來恭敬道:“師孃,殿內幾位長老聯合過來,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蘇妙晴聞言臉色微黑,怒道:“這幾個老傢夥又來乾什麼?”

林紫韻也有幾分疲倦,長舒一口氣道:“他們也隻是心急罷了,好不容易殿內傳承重續,還冇徹底轉錄完成,你爹就出了事了,難怪他們心中焦急。”

她還有事情冇明說,那就是這些長老對她一個外人臨時執掌無涯殿感到不滿,畢竟自己雖然嫁與蘇千易,在他們眼中卻始終是洛書府的人。

林紫韻自然而然地落座在主座之上,對向天歌道:“天歌,你去請諸位長老進來,奉茶。”

很快,八位長老就齊齊走了進來,紛紛落座,有弟子奉上了香茶。

今天看到有朋友表示我文筆還是很生硬,其實我知道的,但我每天趕這個分量的稿子已經很勉強了。

有時候看見錯彆字,我甚至都冇太多時間去修改,更彆說學習人家大神的寫作手法。

我一直在糾結講一個好故事和文筆的取捨,放慢速度,肯定能有好點的質量。

實不相瞞,我這個更新量,扣稅以後一天才幾十塊錢,不過我願意追求質量,隻要你們願意每天少一更。

故事還是那個故事,但一些漏洞和文筆流暢,起承轉合間會流暢點。先詢問一下大家意見吧。

質量和更新速度,大家選哪個?

哪個平台回覆都可以,我都會過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