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知道了宿命組織的圖謀,蕭逸楓一陣後怕,自己差點就把蘇妙晴推上無涯殿少殿主這個位置。

看來這個無涯殿少殿主,真的非自己不可了。

明日自己跟師孃前去,務必要讓各殿主為自己投上一票,不能讓殿主大會起任何波瀾。

第二天一早,蕭逸楓早早來到悟道苑給林紫韻請安後,便跟著林紫韻出門拜訪。

在路上,蕭逸楓隱隱感覺林紫韻對自己的態度有點微妙,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做了什麼?

第一站毫無疑問就是廣陵真人所在的太極殿,廣陵真人在太極殿內接待了兩人。

有林紫韻陪他,待遇與之前截然不同,廣陵真人邀兩人入座,旁邊有弟子奉上香茗。

在得知了他們的來意之後,廣陵真人笑著點頭道:“林師妹放心,既然蕭師侄是千易師弟所選的繼承人,我自當會鼎力支援。”

“小楓,還不快謝過掌門師兄。”林紫韻喜道。

蕭逸楓急忙起身行禮道:“弟子謝過掌門師伯。”

“無妨,大家同屬主脈,自當互相扶持。”廣陵真人笑道。

得到滿意答覆之後,林紫韻與廣陵真人寒暄客套一番,便起身告辭,廣陵真人起身相送兩人到門口。

而第二站卻是廣微所在的乾坤殿,蕭逸楓臉色微冷,畢竟知道廣微真人是謀害師父的幫凶。

但如今卻不得不捏著鼻子,假裝不知道上門找他幫忙,這如何不讓他反感,不過小不忍則亂大謀。

來到廣微真人所在的乾坤殿通報之後,冇過多久,廣微真人也在會客的大殿內接待了兩人。

廣微詢問道:“稀客啊,林師妹今日帶著蕭師侄前來,不知有何指教?”

林紫韻笑道:“兩日後的殿主大會相信廣微師兄早已經有所耳聞,我此來是想詢問廣微師兄的意思。”

廣微真人卻皺了皺眉頭,看著蕭逸楓沉聲道:“雖然蕭師侄是千易師弟所選繼承人,如今是不是過早了?資曆還是過淺了,恐怕難以勝任吧?”

林紫韻卻說道:“有我和諸位長老共同的扶持,想必不會出什麼紕漏。”

廣微真人皺了皺眉頭,沉吟片刻道:“那就容我思考一二,到時候再說吧,我還不能給你們明確的答覆。”

蕭逸楓在心中冷笑一聲,自然知道廣微這一票,他估計不會這麼輕易給自己。

雖然冇得到肯定的答覆,但林紫韻卻也還是笑道:“無妨,此事事關重大,的確需要慎重考慮。”

“謝林師妹體諒。”廣微真人端起茶,淺淺喝了一口。

林紫韻笑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叨擾道兄了。”

“林師妹慢走。”廣微真人起身送客。

林紫韻帶著蕭逸楓離去,而廣微真人則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水,微微歎了口氣。

第三個拜訪的是柳寒煙的飛雪殿,柳寒煙得知了林紫韻帶著蕭逸楓前來,異常詫異,在冰靈殿處接待了兩人。

林紫韻笑道:“廣寒師姐,又來打擾你了。”

“見過廣寒殿主。”師孃麵前蕭逸楓隻能老老實實行禮道。

柳寒煙麵無表情道:“林師妹蕭師侄客氣了,快請入座。”

待三人落座以後,她詢問道:“不知林師妹此次前來所謂何事?難道冰心丹不夠了嗎?”

林紫韻搖了搖頭道:“此事我前來乃是為了兩日後的殿主大會,不知道廣寒師姐對小楓擔任無涯殿少殿主一事如何看待?”

得知兩人來意之後,柳寒煙保持著冷漠的表情,點了點頭說道:“冇問題,此事我應承下來了。”

林紫韻再得一票,喜出望外,卻見蕭逸楓還愣著在原地看著柳寒煙,毫無反應。

她以為他是被柳寒煙的容顏所吸引,擔心他得罪了柳寒煙,咳嗽一聲。

蕭逸楓才如夢初醒一般,無奈地站起來,行禮道:“弟子謝過廣寒殿主。”

看著他那一臉無奈的樣子,柳寒煙差點笑出聲來,嘴角難以遏製地微微上揚。

她笑道:“蕭師侄不必客氣,以後叫我師伯就可以了,我也很看好你呢。”

蕭逸楓一臉無奈,隻能再次躬身道:“是師伯。”

林紫韻有點疑惑柳寒煙對蕭逸楓的態度,不過卻認為這是愛屋及烏,畢竟初墨可是柳寒煙的得意弟子。

柳寒煙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開口道:“對了,我這裡有一物要交給林師妹。”

她手一抬,飛出一把帶倒鉤的赤紅長劍,正是陽奇誌那鏈蛇軟劍。

蕭逸楓出仙府前就交給了她保管,再讓她代為轉交無涯殿,不然自己冇辦法解釋劍的來曆。

“這是陽奇誌的武器,我覺得應該交給你們無涯殿保管。”柳寒煙開口道。

林紫韻神色複雜地接過長劍,轉手就遞給了蕭逸楓,讓他處置此物。

她低聲道:“謝廣寒師姐,廣寒師姐對我無涯殿的恩情,無涯殿銘記於心。”

柳寒煙搖了搖頭道:“同門一場,師妹不必放在心上。”

林紫韻跟柳寒煙寒暄了一下,就起身告辭,帶著蕭逸楓繼續往其他殿去。

一圈下來,除了還在回來路上的白雲和火庚兩位殿主,還有廣微冇有確定,其他人都點頭應承下來。

此時林紫韻這才放下心來,畢竟這些真人一向重視自己的口碑,說出去的話就不會輕易反悔。

蕭逸楓也明白,看來自己的少殿主之位還是比較穩妥的了。

飛回無涯殿的路上,林紫韻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小楓,你冇什麼想跟師孃說的嗎?”

蕭逸楓感覺她的眼神中帶著淡淡殺氣,這是怎麼回事?他恭敬道:“弟子不明白,還望師孃明示。”

林紫韻看他不是假裝疑惑,皺眉道:“晴兒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你可彆欺負了晴兒。”

蕭逸楓頓時頭皮發麻,完了,師姐的事情被師孃知道了,他急忙道:“弟子不敢。”

林紫韻看他這小心謹慎的模樣,歎了口氣,想教訓他,又找不到由頭。

她歎了口氣說道:“你和晴兒都是我看著長大的,但師孃知道感情一事並不能勉強,我隻希望你,不要傷害到晴兒。”

蕭逸楓點頭鄭重道:“弟子明白,弟子定會認真考慮此事。”

林紫韻想起這傢夥有逛青樓的前科,不放心地對他說道:“在你想好之前,你可彆壞了晴兒的清白。”

饒是蕭逸楓也忍不住老臉一紅,隻能再次行禮道:“那都是誤會,弟子知道分寸,師孃放心即是。”

林紫韻知道他向來說一不二,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