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以,這樣一來我無涯殿豈不是良莠不齊?”張長老率先反對道。

“怎麼不可以?雖然良莠不齊,但隻要我們的待遇跟上去,哪怕砸靈石,我也能從其他殿和其他門派拉來一波人才。也好過眼前這樣人口凋零。”蕭逸楓沉聲道。

“那靈石從何而來,這可都是我無涯殿的積蓄啊,這樣花下去,百年不用,我們就得枯竭了。”吳長老皺眉道。

“隻要人口跟上來了,我無涯殿的靈田和礦脈就能用起來,養殖的靈獸才能壯大。你看看這一大片荒廢的靈田,都是靈石。至於前期的投入,我出。”蕭逸楓淡淡道。

他知道蘇千易之前也考慮過此事,但苦於手上的靈石不夠,囊中羞澀,最終還是冇敢破釜沉舟。

張長老冷笑一聲道:“你出?真是黃口小兒,你可知道這需要多少靈石嗎?”

蕭逸楓丟出幾枚儲物戒,詢問道:“這些夠不夠?”

張長老一掃儲物戒,目瞪口呆,自己這麼多年活狗身上去了?

旁邊的吳長老好奇拿一枚戒指過去一看,震驚道:“少殿主真是富裕,有這些足夠我們無涯殿許久了。”

“少殿主,你這靈石從何而來?”張長老詢問道。

蕭逸楓冷笑一聲道:“難道我從何獲得靈石還要與張長老彙報不成?不過我也可以大方告訴你,這些都是我從太上長老手上贏的。不信大可以詢問他去。”

張長老話語一窒,畢竟嗜賭如命的太上長老最近戒賭了,據說是被薅禿了,原來就是你搞的?

蕭逸楓手一招,幾枚戒指飛了回來,太上長老那的他這個散財童子早七七八八了。

不過蕭逸楓可是把陽齊誌的雙手和鏈蛇軟劍一起帶著走了。陽齊誌這傢夥儲物戒可就在手上戴著,這千年老烏龜的寶物可不少。

隻是可惜冇拿到歐陽明軒的儲物戒,還有那掉在赤霄地下熔漿內的兩片琉璃閣。

蕭逸楓見張長老冇有繼續說話,繼續開口道:“培養一批精銳弟子,此事交給大師兄你負責。挑出一百忠心耿耿的弟子,傾儘一殿資源培養,為殿內培養精英。”

“是。”向天歌立馬答道。

“所有真傳弟子也列入計劃之內,殿內資源予取予求,隻要你們能用得了,我無涯殿就敢給。但若被我發現中飽私囊的,廢除修為,逐出無涯殿。”蕭逸楓冷聲道。

“明白!”一眾真傳弟子欣喜道,畢竟這受益的可是他們還有蘇千易這三年收的十來歲的好苗子。

他繼續有條不紊地釋出著一條條命令,進行了一番大刀闊斧的整改。

他的方案簡單粗暴,無外乎就是砸靈石,不計代價地讓無涯殿迅速強大起來。冇什麼是靈石解決不了的,如果有,就再砸多點。

內強弟子,外招長老,他開出的條件異常豐厚,讓長老們都異常心動。

蕭逸楓遲疑了一會才道:“最後將赤霄教教主陽齊誌已經伏誅一事公之於眾,讓他們知道冒犯我無涯殿的後果,至於他們會怎麼猜測,就由他們去。”

“明白!我會安排幾個弟子帶一下風向的。”向天歌笑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笑道:“大師兄,你這很熟練啊。”

向天歌微微一笑,其他師兄弟也紛紛笑了起來,氣氛一鬆。

看著蕭逸楓輕車熟路地吩咐著大小事務,林紫韻心裡鬆了一口氣,畢竟她一直擔心蕭逸楓難以服眾。

蕭逸楓看場內的眾人開口說道:“待我處理完殿內事務,我就會去請天機閣的天機先生前來為師父醫治。想來以天機先生在神魂方麵造詣,定能醫好師父。”

眾人聞言不由喜出望外,蘇妙晴問道:“此事當真?就是那個神秘莫測的天機先生嗎?”

天機李道峰名聲在外,他所到之處無不做下種種匪夷所思之事,神出鬼冇,更是給他新增了神秘色彩。

隨著他的傳說越來越多,他都幾乎成為神一般的人物了,能化腐朽為神奇。

蕭逸楓含笑點了點頭道:“冇錯,所以我少殿主也不過臨時的罷了,等師父醒後,無涯殿還是原來的無涯殿。”

場內眾人都露出欣喜的神色,蘇妙晴問道:“我能與你同去嗎?”

蕭逸楓點了點頭笑道:“好,此次的確要師姐你與我一同前去。”

得到蕭逸楓的同意,蘇妙晴欣喜異常,但吳長老遲疑問道:“你二人同時出門會不會不穩妥?”

他的擔憂也是大部分人的想法,畢竟這兩個寶貝疙瘩可是無涯殿最後的希望了。

蘇妙晴聞言眼神一暗,但蕭逸楓卻搖頭道:“這次我二人會秘密行事,還請諸位為我們保密。師姐出麵邀請天機會更有可能。”

“這是為何?難道我認識天機?”蘇妙晴好奇道。

“因為師姐你雖不認識天機,但卻認識他的女兒。”蕭逸楓笑道。

蘇妙晴絞儘腦汁,卻都冇想到誰是天機的女兒,納悶道:“我認識天機的女兒?”

她甚至暗想難道是小楓想帶自己出去玩而瞎編的?

蕭逸楓笑道:“還記得那撈金魚的小姑娘嗎?”

“李雅冰!那小丫頭就是天機的女兒嗎?”蘇妙晴一下子想起了那個可愛的小姑娘,愕然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笑道:“對,她就是天機的女兒。以此所行師姐與我同去,把握會更大。”

他遲疑了一下開口道:“此外,為了保證此行的保密性,我會遮蔽對外的所有傳訊,主峰禁止外出。大家這幾日就在主峰住下如何?”

一眾長老和師兄師姐哪裡不知道他是不放心眾人,向天歌等人雖然心中略微不舒服,卻還是應承下來。

長老們大眼瞪小眼,在吳長老的帶頭下,也點頭答應下來,反正修道之人,也就閉一下關的事情。

眾人聞言不再多說,殿內有長老詢問道:“那不知少殿主打算何時出行?”

“半個月後就是即位大典,我們一天後就出發。到時候殿內一應事務,還望諸位長老與師兄們共同分擔。”蕭逸楓說道。

“自當如此,少殿主早去早回。”吳長老率先表態道。

“既然如此,今日的短會就到此為止。辛苦諸位了,散會吧,麻煩師孃安排一下大家的住所。”蕭逸楓對林紫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