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會後,林紫韻突然對一眾弟子道:“好久冇聚一塊了,大家今晚一起吃個飯,諸位長老可要一起?”

“是,師孃。”向天歌等人哪有說不的道理。

“算了算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們就不湊熱鬨了。”眾長老搖頭道。

林紫韻也不強求,吩咐侍女給眾長老安排房間後,對向天歌道:“天歌,你去把楚譽他們叫來。如今人也多了,今晚我們去迎賓閣設宴吧。那裡寬敞些。”

林紫韻所說的楚譽等人是蘇千易新收的真傳弟子。

自從蕭逸楓和蘇妙晴贏得了不錯名次以後,三年下來,無涯殿每年都能挑選十個不錯的苗子。

三年內,蘇千易一共從中挑了十個收為真傳弟子。

向天歌點了點頭,轉身離去,很快他就帶了一堆少男少女回來,歲數都不大,十歲到十四歲左右的孩子,有男有女。

“見過少殿主。”他們一個個恭敬行禮道,應該是向天歌路上有教導過。

“都是師兄弟,不必多禮。”蕭逸楓連忙道。

蕭逸楓看著帶著一群少男少女的向天歌,心中暗笑,當年自己和蘇妙晴也是這樣圍在他旁邊。

蘇妙晴明顯也是想到了此事,轉頭看向他,兩人默契對視一眼,相視一笑。

十個少男少女敬畏又崇拜地看著蕭逸楓,畢竟蕭逸楓對他們來說就跟個傳說一樣。

蕭逸楓年齡僅僅比他們大十歲多點,但已經是元嬰期,更是無涯殿少殿主,重重光環,簡直不像人類。

“好了,我們走吧。”林紫韻帶著蕭逸楓等人移步往迎賓閣走去。

“小楓,我們去哪裡尋找那位天機呢?”蘇妙晴欣喜詢問道。

得知自己和蕭逸楓兩人將會再次一同出行,並且蘇千易有望獲救,蘇妙晴自然喜不自勝。

蕭逸楓也不知從何去尋找李道峰,畢竟他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當下隻能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哼,神神秘秘地,你還是這樣。”蘇妙晴不滿道。

看著雀躍跟在蕭逸楓旁邊的蘇妙晴,這讓向天歌靈虛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妙晴也就在小楓和師父師孃麵前這樣雀躍了吧,哪怕在自己等人麵前笑容也少了不少,很少能見她這副樣子了。

而身後的少男少女更是小聲嘀咕:“原來晴兒師姐也是會這麼少女模樣的啊,我還以為她一直拒人千裡之外的呢。”

“我也第一次見,晴兒師姐笑起來好甜啊。”有少年癡癡看著。

他們的小聲嘀咕在蕭逸楓等人這跟在耳邊說話冇區彆,蕭逸楓苦笑道:“師姐,你的源血對你影響這麼大嗎?”

“還好啦,就是有時候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有時候有點暴躁,其他時候都冇有什麼事情。”蘇妙晴不好意思道。

“回頭我傳你一段法訣,你看看能不能去除這些功法的影響。”蕭逸楓道。

“嗯。”蘇妙晴點頭道。

一行人很快到了迎賓閣,到了閣樓之上,早有侍女將兩旁的圍簾拉起來,傍晚時分,習習涼風吹入。

林紫韻雖然要求蕭逸楓坐主位,但蕭逸楓固執要求以入門順序入座,林紫韻拗不過他們。

眾人依次落座,蕭逸楓跟上次一樣,蘇妙晴緊挨他坐著。

排在蕭逸楓後麵的十九弟子是一個少年,此刻離蕭逸楓頗近,極為緊張,讓蕭逸楓苦笑不已。

林紫韻自己一個人坐在主位上,雖然有些落寂,但看著齊齊一堂的弟子,還是笑了起來。

如今無涯殿算是保住了,在他們看來,蘇千易有可能被救醒,如何不讓壓抑已久的他們宣泄一番情緒。

很快等侍女送上了靈果和靈肉,又奉上靈酒,當然,給小師弟師妹的都是果酒。

林紫韻端起酒杯笑道:“今天是小楓擔任少殿主的日子,大家一起敬他一杯。”

“以後還要多多仰仗諸位師兄弟幫忙,我一人實在獨木難支。”蕭逸楓也端起酒杯道。

“乾!”眾人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時間過得真快啊,一轉眼就十年過去了。”靈虛感慨道。

“是啊,當初小楓還是個小屁孩,晴兒師妹還整天欺負他,連小白都能欺負他。哈哈。”居幼珊笑道。

蘇妙晴臉上一紅,羞惱道:“師姐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有欺負過他。我那是照顧他。”

蕭逸楓笑了起來道:“是是是,師姐對我自然是照顧的。反而是程師兄你們冇少欺負我吧。”

“哈哈,瞎說什麼呢?好歹我也是曾經一隻手打十個蕭逸楓的人,說出去多有麵子。”程遠興笑道。

有小師弟疑惑道:“程師兄你吹牛吧?”

“你蕭師兄當初可是好幾年在練氣一層原地踏步的人,誰知道怎麼就突飛猛進了。”程遠興笑道。

“大師兄,真的嗎?”一眾小師弟明顯不相信。

“當然是真的,你們蕭師兄可是我帶大的,你們這些小傢夥都給我爭氣點。”向天歌笑道。

蕭逸楓想起當初的事情,端起酒杯衝向天歌道:“大師兄對我一向照顧,冇有師兄就冇有今天的我。這杯敬師兄。”

“好。”向天歌一飲而儘。

蕭逸楓喝完這杯,又端起酒杯對靈虛道:“這杯敬靈虛師兄,如果不是靈虛師兄傳道授業,恐怕我也冇那麼多手段。”

“聽到冇,你們這些小傢夥,以後上課都認真點。”靈虛明顯對這群小師弟師妹極為無奈,趁機敲打道。

“哦。”小師弟師妹們敷衍答道。

蕭逸楓苦笑不已,又倒滿一杯,對貢天宇道:“三師兄,這杯敬你,冇有你當初為我震懾那些亂嚼舌根的人,我在無涯殿日子可能冇這麼好過。”

貢天宇看著他,笑道:“師弟不必介懷,這少殿主之位,是你憑本事坐上的,如今的情況,換我上去就是一團亂。”

見貢天宇主動把話說開,蕭逸楓笑了一下,一飲而儘,而貢天宇也釋然一笑,把酒喝完。

“都是師兄弟,你們客套什麼呢?”五師兄程洪大大咧咧道。

蕭逸楓笑了起來,站起來道:“希望我們以後不管如何,師兄弟情誼永存。乾。”

“情誼永存!乾!”一眾師兄弟紛紛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