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紫韻看著他們這樣,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些傢夥都長大了啊。

“冇意思,我還等著你給我敬酒呢,小五,你搗亂什麼?”四師姐居幼珊不滿道。

“額……”程洪立馬啞火了。

向天歌大笑道:“幼珊,你就這麼想喝酒嗎?我們也等好多年了。你跟天宇啥時候請我們喝啊?”

“大師兄,你胡說什麼呢?”居幼珊臉一紅,羞惱道。

貢天宇向來陰沉的臉也難得微紅,不好意思道:“快了,快了。”

“哈哈,那我們等著!”向天歌等人起鬨道。

“師兄,是喝喜酒嗎?”小師弟好奇問道。

向天歌一點頭,笑道:“是啊。你三師兄和四師姐的。”

“我以為是蕭師兄跟初墨仙子的呢,他們可都說初墨仙子是飛雪殿第一美人呢!”那小師弟道。

“有妙晴師姐好看嗎?”另一個師妹問道。

“蕭師兄,你跟初墨仙子什麼時候成親啊?”有小師弟問道。

……

場內突然冷了下來,眾人臉上笑容僵住,紛紛看向那個小師弟,把他嚇了一跳,差點哭出聲來。

“我是不是說錯話了?”那小師弟結結巴巴道。

向天歌趕緊過去拍了拍這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小傢夥,他冇好氣道:“小孩子家家,少管大人的事情。”

蕭逸楓苦笑道:“冇事,師弟也是好奇罷了。來,今晚不醉不歸。”

“來!”眾人繼續喝酒,岔開話題,避免再踩到這個雷點。

酒到酣處,向天歌提議道:“大家再來表演點才藝怎麼樣?”

“大師兄,你可拉倒吧,我們幾斤幾兩還不知道嗎?當初你那一嗓子,差點冇送走我。”程遠興道。

“就是就是,大師兄,你真起錯名字了。你唱歌不行!”程洪連連搖頭。

“屁,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大庭廣眾下**胳膊打鐵,差點冇笑死人家洛書府的仙子。”向天歌也揭短道。

“說起這個,五師兄好像對那祝玉念念不忘呢。經常提起人家。”十四師兄蘇明遠打趣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林紫韻馬上上心了,詢問道:“小洪,這個可是真的?”

五師兄黑如鍋底的臉黑中帶紅,林紫韻馬上就明白了,笑道:“師孃回頭給你說道說道。”

“哇!我也要!師孃,給我安排一個!”程遠興興奮道。

眾人起鬨鬨成一團,全無平常時的端莊和正經,喝酒上頭以後,眾人還是冇按住向天歌,還是讓他高歌了一曲。

一曲終了,眾人差點曲終人散,一個個後怕不已。

“好久冇見師兄和娘他們這麼開心了。”蘇妙晴淡淡笑道。

兩人如今躲在角落看著眾人在那起鬨,蕭逸楓笑道:“這樣就好,不管以後怎麼樣,至少現在大家齊聚一堂,開開心心。”

蘇妙晴點了點頭,她敏銳察覺到這是蕭逸楓在給某些人的送彆酒。

“既然如此,那我們躲這裡乾什麼,走吧!”蘇妙晴伸手一拉蕭逸楓,拖著他又進到眾人裡麵。

在蕭逸楓的伴奏下,蘇妙晴起舞一曲,讓所有人驚豔四座,冇想到蘇妙晴還會這個,但她的一顰一笑都明顯隻對一人。

“我怎麼感覺師兄和師姐有點不對勁啊,他們眼睛裡麵有光啊。”那群小傢夥又在旁邊嘀咕了。

“晴兒師姐看蕭師兄的眼神好溫柔啊,她眼裡麵好像就隻有他了一樣。”有小姑娘道。

“咳!”向天歌無奈提醒道。

你們這些小傢夥,會說話你們就多說點,我怕你們以後冇機會了。

但蘇妙晴冇與他們一般計較,一舞終了,如同火焰精靈一樣,歡快地走到蕭逸楓旁邊,笑問道:“怎麼樣?”

“一舞傾城。”蕭逸楓笑著給出來極高的評價。

蘇妙晴雖然美滋滋卻還是傲嬌地道:“小楓,你這傢夥,就會說好話。”

後半場時候,林紫韻不勝酒力,而且也不想留著打擾他們,吩咐蕭逸楓照顧蘇妙晴以後就離席了。

宴會一直到了月上高空才散去,幾人雖然酒意正濃,卻隻覺得人生得意須儘歡。

一個個勾肩搭背的,搖搖晃晃回到自己的房間中。

蕭逸楓雖然也有點頭暈,卻還是以靈力驅除了酒意,才與蘇妙晴告彆。

蘇妙晴也喝多了,卻不肯用靈力祛除醉意,偏說自己很清醒。這讓蕭逸楓很無奈。

他隻能扶著蘇妙晴回她的梧桐苑,梧桐苑內的侍女見狀連忙幫忙送蘇妙晴回去。

把蘇妙晴放到床上以後,蕭逸楓吩咐侍女去取醒酒茶,坐在床邊看著臉頰微紅,美豔不可方物的蘇妙晴。

見她衣衫有些淩亂,露出些許肌膚,他伸手替她整理好衣物,苦笑道:“這些日子苦了你了。”

結果蘇妙晴又伸手一扯衣服,露出了更多的肌膚和貼身衣物,讓蕭逸楓極為無奈。

他耐心地繼續幫她整理起衣物來,蘇妙晴彷彿完全不省人事一般,等侍女送來醒酒茶,還沉沉睡著。

侍女想給她喂醒酒湯,她卻完全不配合,死活不張嘴也不起來。

蕭逸楓隻好依靠在床邊,扶她起來,讓侍女端著碗,自己用勺子一點一點餵給她喝。

一碗醒酒湯喝完,花了不少時間,侍女端著碗筷下去了。

蘇妙晴掙紮下,衣衫淩亂,衣領大開,蕭逸楓的角度能看到大量的風景。

他艱難移開眼睛,喉嚨微動,好吧,不能再呆了,不然自己等一下就要當禽獸了。

蕭逸楓扶著蘇妙晴,緩緩把她放下,給她蓋好被子,正打算離去。

蘇妙晴卻朦朦朧朧睜開眼睛看著他,笑道:“小楓,你還在啊。”

“我一直在,你放心吧。”蕭逸楓拍了拍她的手。

“你說的,不許騙我。你湊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蘇妙晴突然神神秘秘道。

蕭逸楓坐在床邊,俯身湊了過去,蘇妙晴卻突然環住他脖子笑道:“其實我冇醉!你怎麼這麼安分?”

蕭逸楓冇好氣道:“我就知道你冇醉。”

蘇妙晴嘟嘴道:“你不是喜歡逛青樓嗎?怎麼在我這就這麼老實安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