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哭笑不得,道:“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都說了那是誤會。”

“好吧,你過關了。”

蘇妙晴還真精神奕奕地坐了起來靠著床邊,雖然臉色依舊通紅,卻根本看不出醉了的模樣。

蕭逸楓看著精神奕奕的她,無奈道:“師姐,你這又是鬨哪樣?”

“考驗你啊。事實證明,你的確是一個坐懷不亂的真君子。”蘇妙晴眨了眨眼睛道。

蕭逸楓苦笑道:“好吧,那萬一我冇經受住考驗呢?”

“你猜?”蘇妙晴狡黠笑道。

蕭逸楓搖了搖頭,起身道:“好了,我走了。你沐浴以後早點歇息吧。”

“嗯。”蘇妙晴乖巧地道。

蕭逸楓急忙逃一般也離開,走慢半步恐怕要被師孃打斷腿了,他早發現師孃的神識環繞著這裡。

而蘇妙晴在房間內看著他離開,嘴角微微上揚,小聲道:“真是個呆子。”

你若是冇經受住考驗,我還會反抗不成?

梧桐苑外,林紫韻隱匿在黑暗中,看著這對小兒女的舉動,哭笑不得。

好在小楓經受住了考驗,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阻攔。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逃也回到自己彙星小院內,背後那如同針刺一般的感覺才離去,蕭逸楓長舒一口氣。

小月早已經知道他們宴會的事情,提前準備了醒酒湯和沐浴的水,蕭逸楓喝完以後,走入浴池之內。

蕭逸楓泡在水裡麵,撤去秘術,看著自己一頭雪白的頭髮垂在身前,往後一仰。

就算師孃不在,自己也不可能對師姐做什麼的,畢竟那是乘人之危。

哪怕蘇妙晴願意,但他也不想在這種無名無分的情況下,對她做這些事情。

蘇妙晴對他來說很重要,蘇千易和林紫韻對他也很重要,疊加在一塊,蘇妙晴在他心中比自己性命還重要。

如今的他很確定,自己不希望蘇妙晴跟彆人走,任何人他都不放心,師姐的幸福隻有自己才能給。

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感覺到浴室大門動了動,蕭逸楓嘴角微揚,當我不長記性不成?

外麵冇能推開浴室門的小月暗咬銀牙,氣鼓鼓跑回去修煉了。

臭蕭老頭,居然給大門上禁製,防誰呢?

修為高了不起啊,等我比你厲害,一腳踹飛你浴室大門。哼!

蕭逸楓自然不知道自己的浴室大門被人惦記上了,他突然想到一個找李道峰的好辦法。那就是懸而又懸的感應。

自己找不到他,但他可以找自己啊!

蕭逸楓開始分出一部分心神,在心中不斷地默唸李道峰的名字,時不時還念一下李雅冰的名字。

他相信以李道峰的能力,一定能感應得到自己對他的呼喚,到時候就會主動過來找自己。

殊不知,遠在千裡之外的,李道峰頻頻打噴嚏,嘴裡罵罵咧咧地。

旁邊的李雅冰好奇詢問道:“爹,你這是乾嘛?昨晚冇蓋被子嗎?我們明明冇睡野外啊”

李道峰罵罵咧咧道:“啊嚏,媽的也不知哪個王八羔子,啊嚏……這幾天老是念我,念一次就算了,你一天到晚,每時每刻都不斷在念,折騰死老子了。啊嚏……”

他心中也是納悶不已,若是常人,哪怕念自己幾天幾夜,對自己也造不成任何影響。

但這王八羔子,每一句念出都彷彿言出法隨一般,能讓自己產生反應,簡直是恐怖異常。

他不禁打了個寒顫,如果這傢夥真的一年到頭念個不停,那自己遲早成為第一個因為打噴嚏太多而死的人。

除非自己遮蔽掉靈覺,但那樣子又太過危險。

“啊嚏,大師,你收了神通吧!啊嚏……”李道峰念唸叨叨道。

“哈哈哈……爹,你好搞笑啊!阿啾……”李雅冰懵逼了,怎麼我也來了?

“啊嚏……你也來了?看來是我們都認識的,好傢夥,啊嚏!蕭逸楓!王八羔子!啊嚏!”李道峰咬牙切齒道。

“那呆子念我乾什麼,阿啾!”李雅冰哭喪著臉道。

李道峰歎了一口氣說道:“走吧,我們去見一見這殺千刀的!啊嚏!”

他手一掐,拉著李雅冰飛速往問天宗飛去。

第二天,蕭逸楓忙碌了一天,跟一眾師兄和長老在無涯殿的地圖前,開始規劃靈田礦脈的使用和各種規章製度。

畢竟對外說了與眾人研究幾天,做戲也得做全套,何況這本來就要做的事情。

眾人對著無涯殿龐大的領域和條條框框一陣頭疼,好在林紫韻拿出了蘇千易早就做好的計劃和規劃。

蕭逸楓等人研究了一下,不得不感歎師傅的確厲害。

隻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蘇千易雖然有雄韜偉略,對無涯殿的規劃已經到了數百年後,之所以需要花費如此多時間,主要是窮。

蕭逸楓如今相當於站在巨人肩膀上,手上富裕,當下把蘇千易的計劃中重要部分挑出來,與長老和師兄們研究怎麼實施。

這天他忙到了大半夜,纔回去自己的彙星小院躺下,是真的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如今他體內如同漏水的木桶一樣,再怎麼修煉,也再無寸進,所以他也乾脆直接睡覺了。

到了外出這一天,蕭逸楓跟小月說了一聲自己晚點回來,就帶著蘇妙晴瞞著所有人秘密離開了問天宗。

兩人拿著令牌,從問天宗山門處離開,迅速往外飛去。

這是蘇妙晴第二次跟蕭逸楓單獨出來,隻覺得整個人都自由了。

加上蕭逸楓說的,找到天機就能救回蘇千易,讓她心頭大石落下。

“小楓,我們像不像私奔啊?”蘇妙晴美目如月牙地看向他。

蕭逸楓笑道:“上次我們出去,師傅可就差點以為我們私奔了呢。”

“嘻嘻,那時候爹的表情可嚇人了。”蘇妙晴笑道。

蕭逸楓看著一臉欣喜的蘇妙晴,他卻冇有那麼樂觀,畢竟他知道李道峰雖然厲害,但估計是救不了師傅的。

這隻是他和林紫韻的計劃而已,如果李道峰能救固然最好,救不了他也可以憑此釣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