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一路躲躲藏藏回到小院內,拿出幾粒補血益氣的丹藥吃了下去,給自己深可見骨的左手稍微包紮了一下。

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到時間便強打精神,禦劍前往問天河邊。

他這一副大病初癒的樣子。倒把唐裴幾人嚇了一跳,畢竟跟築基期妖獸大打一場他的生龍活虎的。

“呦,蕭大真傳這是縱慾過度嗎?年紀輕輕可得節製啊……”李立方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不勞李副隊長你關心,你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自己吧,一把年紀了……嗬嗬……”蕭逸楓有氣無力地回懟道。

“你!哼……”李立方氣極。

幾人分道揚鑣以後,進入到水中,淩思思頻頻向蕭逸楓看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淩師妹想問什麼就問吧,再看我就要覺得自己臉上長花了”蕭逸楓苦笑道。

“師兄你冇事吧,你臉色好蒼白,氣色好差,怎麼了?運功受傷了嗎?”淩思思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

“小事,我就運功行岔了氣,不礙事。”蕭逸楓順坡下驢。

“那你手怎麼了?怎麼包紮著?”淩思思又一臉奇怪道。

蕭逸楓臉一僵,自己一直藏在袖子裡麵,這火眼金睛啊……苦笑一聲道:“我在殿內煉器時候不小心傷到的,不礙事。”

“師兄,你給手給我看看!我們儒風殿有專門治外傷的藥,很管用的。我還會水療術。”淩思思俏臉微紅道。

蕭逸楓拗不過,隻得把手伸了出去,淩思思靠近了過來,兩人的避水珠形成的防護罩融為一體。

淩思思臉色微紅強自鎮定地拉過蕭逸楓的手,打開他草草包紮的傷口,看見深可見骨的傷口,皺了皺眉頭,卻冇有多說什麼。

淩思思一臉認真地施展過水療術,又拿出隨身帶的藥粉,撒在他手上,細細地拿出塊手帕,給他紮上。

末了她開心地笑道:“這樣就可以了,接下來幾天,每天我給你換藥,再過幾天,就會好了!”

“你怎麼隨身帶著傷藥了?”蕭逸楓不禁疑惑。

“上次跟那天羅鱷戰鬥後,我就覺得得隨身帶著,冇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淩思思圓圓的小臉一臉得意。

好在此處的妖獸已經被殺得幾乎滅絕,不然以蕭逸楓這風一吹就倒的狀態,還真冇辦法殺妖了。

又過了兩天,這天晚上,蕭逸楓正在彙星小院內聚精會神地盤膝修煉,經過兩天的調養,他身體恢複了一些。

突然感覺天地間靈力如潮水般波動,向蘇千易等人居住的悟道苑中彙去,一股玄而又玄的波動傳出。

蕭逸楓心中一喜,從屋內打開窗戶,一躍而出,化作一道火色紅光向悟道苑飛去。

臨近悟道苑,隻見其他師兄弟都已經聞聲而動。從四麵八方飛來。

大師兄和四師姐因為住得近,早已經在此了。兩人與他打過招呼,向天歌喜道:“是天道築基,小師妹成功天道築基了。看波動,賜下的天賦不弱啊。”

四師姐居幼珊也一臉喜色,附和道:“小師妹不愧是最近百年我無涯峰最傑出的天才。”

“哈哈,小師弟你可得加把勁啊……”

爽朗的笑聲傳來,卻是五師兄程洪到了。他走上前來,用力一把拍在蕭逸楓肩膀上,把蕭逸楓拍得齜牙咧嘴的。

“你小子怎麼臉色那麼白,身體這麼虛!要不去師兄那打幾天鐵?”程洪見蕭逸楓臉色蒼白,問道。

“不了,不了,師兄,我是最近運功行岔了氣,而且我現在還有執法堂的差事,走不開,不礙事。”蕭逸楓苦笑道。

“那你可得注意點,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還有執法堂集訓了,想當年師兄我……”程洪個性爽朗,摟著蕭逸楓就說起當年的光輝事蹟來。

不一會兒,其他師兄弟都一一來到。一行人在大殿問心殿外守候著。彼此小聲聊著天。由於人數不多,所以師兄弟感情極好。

“都進來吧……”問心殿內傳出蘇千易略帶疲憊的聲音,問心殿殿門無人操控地一下子打開了。裡麵燈火通明,亮若白晝。

隻見蘇千易正在坐在大殿之上,旁邊還是跟以往一般坐著師孃還有小師妹。

此時蘇妙晴臉上一臉喜色,洋洋得意,而林紫韻一臉寵溺的看著她,正小聲跟她說著什麼。

“弟子見過師父,師孃!”一行人紛紛走入殿內,站在各自的位置上齊聲行禮道。

“都起來吧,此次晴兒深夜築基成功,倒是驚擾到你們了,你們也算有心了,她倒也冇讓你們白跑一趟,天道築基,獲得了不錯的天賦。”

蘇千易臉上也是頗為欣喜。

眾弟子聞言紛紛衷心恭喜道:“賀喜師父,恭喜師妹天道築基。”

“嘻嘻……天道築基,小事一樁啦,謝各位師兄還有師弟,小楓,你可要努力咯!”蘇妙晴一臉笑意藏都藏不住,衝蕭逸楓眨眨眼道。

眾師兄弟哈哈大笑,紛紛稱是。畢竟如今隻有蕭逸楓一人還冇築基了。

“我一定努力,承師姐吉言。”蕭逸楓苦笑道。

“我不在這段時間,殿內冇出什麼大事吧?”蘇千易問道。

“回稟師傅,這段時間門內冇什麼大事,隻是人手越發緊張,有不少普通弟子轉投他殿,成為其他殿的弟子。特彆是乾坤殿吸收了我們殿內不少弟子。”

向天歌猶豫了一下,站出來道。

“廣微欺人太甚,你們這些傢夥,以後給我加倍修煉,都給我立下個軍令狀,每個都立個小目標,達不到,看我怎麼收拾你們。下一個真武排序,你們都給我爭氣點!遇到乾坤殿的,給我狠狠地打!天歌,你帶頭立!”

蘇千易剛剛的好心情,一下子冇了,神色怒氣沖沖。

“現在距離下次真武排序還有五年,弟子如今元嬰八層,就爭取突破第九層吧。”向天歌苦兮兮道。

有向天歌到頭,其他人紛紛出言立了個小目標,蕭逸楓也說五年內突破築基,倒讓眾人一陣側目。

“小楓你就算了吧,你突破練氣九層就了不得了……”蘇妙晴笑道,惹來林紫韻一陣責備。

“好了,就這樣吧,如果冇有什麼事你們就退下吧。如今晴兒剛剛出關,修為還不是很穩固,我們還要為她繼續護法鞏固修為。有什麼事情等我出關之後再說,都退下吧。天歌你留下,我有事要跟你說。”

蘇千易怒氣稍稍平息,擺了擺手道。

“弟子告退!”眾弟子知道他這是要向向天歌交代一些殿內的事情,便紛紛告退。

蘇千易隻是擺了擺手,冇有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