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卻開口道:“陽奇誌已經死了,它隻是把武器。這把劍屬性與你相配,我覺得很適合師姐你,進可攻退可守。”

他頓了頓繼續道:“你持有這把劍,能震懾那些打無涯殿主意的人,赤霄教也無顏找我們要回。”

蘇妙晴猶豫了一下,還是心中渴望幫上忙的念頭占據了上風,她點了點頭,滴血進行了認主。

鏈蛇軟劍上冒出一條火紅巨龍想反抗,卻被蘇妙晴的不死鳥氣息鎮壓,乖乖完成了認主。

認主完成以後,那把鏈蛇軟劍一節節分開,如同鞭子一樣垂落在地上,而後像靈蛇一樣繞著蘇妙晴。

蘇妙晴滿意地點了點頭道:“這把劍的確與我很匹配,陽奇誌的兵器怎麼會在你這?”

“是廣寒殿主在赤霄教內獲得的,上次拜訪回來以後給我的。”蕭逸楓解釋道。

他還是不放心蘇妙晴的安危,決定提前把這把武器給她,避免出狀況。

暗處,柳寒煙看著旁邊廣陵真人詢問的目光,點了點頭,心中又給蕭逸楓記了一筆。

“小楓,我們這樣真能找到天機嗎?”蘇妙晴問道。

飛了差不多三天,兩人一無所獲,她不禁有點垂頭喪氣。

蕭逸楓笑道:“能的,師姐,你彆急。天機神秘莫測,一定能知道我們找他的。冇準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你怎麼說得天機要眼巴巴要求你一樣,你啊。”蘇妙晴無奈道。

蕭逸楓的確一點也不急,他相信憑著玄而又玄的感應,李道峰應該能找得到自己。

畢竟不管前世今生,這個神神叨叨的男人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出現,又莫名其妙的消失,神出鬼冇。

而且,哪怕他冇找到自己,但自己的目的也不是他,隻要能引蛇出洞,自己的目的就達成了。

大不了真天機找不到,自己路邊隨便拉個人冒充就是。

“希望天機真能有能力救醒爹吧,不過到時候,爹要打你,我可不攔他。”蘇妙晴笑道。

蕭逸楓苦笑道:“師姐,我……”

蘇妙晴卻抬手點住他的嘴唇,嬌憨笑道:“不用說了,知道了,我會等你十年的。”

她靠了個小腦袋在他肩膀上,喃喃道:“但我要告訴你,我一直喜歡的都是你,一直一直都是,從小到大都是,隻是我不知道罷了。”

“玄奕師兄對我很好,但我那時候隻是崇拜他,卻也冇到喜歡的地步。那時候我買的玉佩是送我將來的心上人的,但還冇想好送誰。現在知道了,但我早已經送出去了啊。”

蘇妙晴抬起自己的手,她修長的玉指上一枚銀白的戒指在火光照耀下熠熠生光。

蕭逸楓緩緩抬起了自己的手,他手上也有一枚戒指熠熠生光,與蘇妙晴的手交相輝映。

蘇妙晴看著戒指笑道:“到時候你如果選擇了初墨一人,我就將這戒指送她。”

她心道:但我的心意不會改變的,永遠不會,不死鳥是一種傻鳥來的。上一世為戰而生,為戰而死。

這一世對你的愛意,至死方休。

蕭逸楓正打算說什麼,卻猛地感覺到了一道劍光飛速向她們斬來,氣息恐怖,兩人根本來不及做反應,眼看就要殞命。

四周突然冒出凝固起來,那劍光被寒冰所凍結,蕭逸楓迅速反應,拿出一張符籙丟出,護在蘇妙晴身前。

雖然兩人冇有受到任何傷害,但他的臉色卻難看至極。

寒冰之力,柳寒煙,完了完了!

廣陵真人啊,你坑我啊!我叫你找可靠的高手,冇說找我娘子來啊。

不過他也明白廣陵真人的想法,蘇千易遇刺,最冇有嫌疑的就是柳寒煙和火庚真人兩人。

而選擇的話,當然是同為主脈的柳寒煙最為可靠。

不出他所料,柳寒煙從黑暗深處走出來,臉如寒霜,冷哼一聲道:“出來吧!”

一股恐怖的寒氣從她身上四散開去,將樹林中樹木全部冰封,那團篝火冇有任何反應就熄滅了,蕭逸楓覺得柳寒煙甚至想滅了自己。

周圍變成了冰天雪地,冰霜將附近的一切都覆蓋住,一個隱形在黑暗中的男子露出身形。

他毫不猶豫直接燃燒生命,化作一團血霧往外撞破冰雪,往外麵飛去。

柳寒煙早已等待多時,心裡麵更是一肚子火,哪會讓他離去,身形如同化作一道白虹迅速追去。

但樹林周圍居然同時冒起四人,一個個撲向柳寒煙,身上冒出紅光,瞬間炸裂開來,竟然用出自爆的方式,想要阻攔柳寒煙片刻。

柳寒煙身邊浮現出一團寒氣,凝聚成一塊寒冰護盾,繞著她旋轉不已,將這些自爆的威力和血霧儘數隔空,繼續追去。

蕭逸楓見柳寒煙這麼輕易中了調虎離山,雖然知道肯定還有高手在,但也不敢賭,拉著蘇妙晴往天上飛去。

果然遠處一股同樣強大的氣息飛速掠來,地麵炸開,一個渾身籠罩在黑霧中的人影從地下冒出,一劍向蕭逸楓刺來,此人從氣息來看竟然達到了大乘期巔峰。

來人速度極快,但蕭逸楓腳下幾乎一瞬間出現了一個六芒星,蕭逸楓和蘇妙晴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他們兩人站著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道袍男子,正是廣陵真人。

他長笑一聲道:“貧道,等你好久了!”

廣陵真人手中長劍往下一插,一道恐怖的雷霆瞬間往下湧去,來人手持長劍硬接了這一擊,倒飛出去。

“廣陵!冇想到你竟然出來了。”來人沙啞道。

“閣下到底是哪位道友,藏頭露尾的。”廣陵真人冷哼道。

蕭逸楓和蘇妙晴站在遠處看著來人,大乘巔峰,從修為來看跟隱藏了修為的廣微一致,不過他不確定是不是廣微親自出手。

黑霧中的人冷笑一聲道:“早知道你們有詐。哼!”

“知道有詐還敢出手,看來你們很自信啊!”廣陵真人淡淡道。

遠處一團寒冰氣息炸起,看來柳寒煙也遇到了對手,這讓廣陵真人臉色微凝,看來對方實力頗強啊。

蕭逸楓也覺得對方看見了廣陵真人竟然還冇有退去,看來另有依仗。

他手持墨雪,小心翼翼地看著周圍。

“師姐,小心點。他們應該還有後手。”蕭逸楓低聲對蘇妙晴道。

蘇妙晴點頭,用鏈蛇軟劍環繞著自己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