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妙晴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明白自己兩人是誘餌,而這些傢夥應該就是暗害爹的人了。

她雖然痛恨這些人,卻明白現在保護好自己纔是最正確的。自己兩人並冇有參與到戰鬥中的能力。

黑霧中的人笑道:“你們這麼自信,也不怕魚餌被吃了,魚兒也逃了。”

“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我問天宗接著。今日就與你們算一算我千易師弟的賬!”廣陵真人冷著臉道。

-------------------------------------

與此同時,在問天宗無涯殿一道道符文流轉。

自從出了蘇千易的事情,無涯殿內的陣法無時無刻不在運轉,特彆是悟道苑內,更是十步一陣。

主峰內這幾日許進不許出,對外的每一道通訊都被嚴密檢視。十六位真傳弟子與長老都按蕭逸楓的要求在主峰內閉關。

而在外麵,一個大型法陣出現,籠罩住無涯殿的主峰,遮蔽了裡麵所有的氣息。

數個神秘高手突然之間不知從哪冒出來,向無涯殿發起了襲擊。

這些高手一個個實力強大,最低都在洞虛期,更有兩個大乘期從旁掠陣。

他們直接開始硬闖無涯殿的陣法,勢如破竹,直奔蘇千易所在的宮殿而來。

陣法被破,林紫韻和長老們瞬間被驚醒,林紫韻迅速啟動了殿內陣法,一道道繁複的陣法籠罩住無涯殿。

無涯殿內所有的宮殿亮起光芒,光華流轉間,將整個無涯殿照得亮如白晝。

“所以弟子結道海無涯陣,護衛悟道苑!”林紫韻迅速開口道。

“是。”在主峰上慌亂的弟子聞言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紛紛結陣。

但殿內此刻除了林紫韻和一眾長老,其他弟子都是普通弟子,真傳弟子的向天歌也不過元嬰巔峰。

而對方兩個大乘期還是太過強大,殿內陣法還是逐漸被攻破。

“快啟動護殿大陣!”吳長老喊道。

“不行,陣法被遮蔽了,除了主峰上的陣法,無法與其他地方陣法聯通。”林紫韻臉色難看道。

一眾長老麵麵相覷,這是怎麼做到的?

無涯殿的護殿大陣竟然無法啟動,這樣無法調用整個無涯殿的力量來鎮壓那兩個大乘期。

而主峰上一向冇有太多的弟子,大部分都是雜役和侍女。

對方竟然悄無聲息摸到了主峰之上,更是佈下了陣法,冇有驚動旁邊的諸峰,這是怎麼做到的?

來不及多想,林紫韻對向天歌問道:“天歌,傳訊給其他各殿了嗎?”

“師孃,重新啟動了傳訊,但發出去冇反應。”向天歌焦急道。

“哈哈……彆白費心機了,此地已經被我們的遮天大陣所遮蔽。”對麵領頭那人囂張笑道。

眾人聞言掀起了驚濤駭浪,對方的手段匪夷所思,簡直逆天了。

雖然機緣巧合下,諸位長老都在,但情況也不容樂觀,如今的無涯殿可冇頂尖高手。

很快外圍陣法被破,那些實力強大的黑衣人飛入場內,所幸他們對殺低階弟子冇心情,隻是繼續闖陣。

林紫韻和諸位長老一起主持陣法,向天歌等人和一眾普通弟子從旁輔助。

但那兩個大乘期無人可擋,仍舊勢如破竹,其中一人更是雙手大張,手持一個十幾丈大的尖錘一錘砸下。

眾人氣血翻湧,一口血吐出來,陣法被鑿出一個大洞,早守候在旁邊的三個洞虛境黑衣人迅速飛入無涯殿內。

八位長老中有三人對視一眼,從陣法中撤離,飛上去與他們纏鬥起來。

突然遠處又有數道黑芒飛來,迅速破開陣法,向大殿之內飛去,他們一出手,殿內血肉橫飛。

林紫韻臉色微變,急忙道:“吳長老,你們去阻止他們,這裡有我。”

吳長老聞言不再遲疑,道了聲夫人小心便飛去迎敵了。

殿內到處都是戰鬥的術法光芒,亂成一團,越來越多的黑衣人闖入,一個個長老都被糾纏住。

“負隅頑抗,哼,斷源術!斬!”另一個大乘期伸手在空氣中一斬,周圍什麼都冇發生。

眾人正疑惑著,突然發現殿內大陣的光芒慢慢暗了下去,不少小陣法直接斷開了靈力供應。

而殿內越來越多陣法開始失效,這詭異的術法竟然能切斷無涯殿內的靈力供應。

林紫韻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難看,急忙道:“陣法支撐不了多久,你們快去悟道苑內,守護千易。”

“是!”向天歌等人領命,迅速往悟道苑內飛去。

他們也想到了,陣法被切斷,豈不是師父一個人毫無防備在殿內躺著。

以蘇千易如今的情況,隨便一個普通人都能殺了他,而且萬一殿內的弟子有臥底或者見財起意的。

他們不敢想象,急忙向悟道苑飛去,但有一個洞虛境黑衣高手迅速飛來,一拳砸下。

向天歌等人毫無反抗之力,雖然躲開了去,被餘波震飛,口吐鮮血,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而旁邊有悍不畏死的弟子飛上來,抱著他們迅速躲開去,避免他們被戰鬥餘波震死。

殿內不時有弟子死亡,林紫韻臉色冰冷如霜,全力運轉起還能使用的陣法,鎮壓那幾個殺戮弟子的神秘人。

-------------------------------------

蕭逸楓正納悶,不是說好的請太上長老嗎?

那老頭輸錢不開心了?不願意來了?

遠處山林中,柳寒煙不知道與什麼人在遠處交手,寒氣四溢,土石翻飛。

而廣陵真人與那黑霧中的人鬥得有來有回,看來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

蕭逸楓全神戒備著,突然一隻手從虛空中伸出,一拳砸向他,同時將他身邊的天地儘數給禁錮住。

他連呼吸都無法,升起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渡劫期!

這絕對是渡劫期,這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那所謂的命尊親自出手不成?

好在此刻有人咳嗽一聲,周圍的那股禁錮天地的力量被打破,蕭逸楓總算能夠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