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滿心欣喜的回到彙星小院內,蘇妙晴冇有因為自己的到來,而發生什麼改變,依然成功天道築基,這就是天大的好事。

這個世界雖然因為自己的到來有所改變,但起碼還在大概的範圍內。

他本以為蘇千易夫妻為蘇妙晴護法鞏固修為,起碼要兩三天。

結果第二天他執勤回來,隻見蘇妙晴一襲紅裙,笑盈盈的坐在自己的客廳之中。

小月站在旁邊服侍著,小白則趴在蘇妙晴腳下,看見自己回來了,這死貓連眼皮都懶得抬著一下。

“小楓,我現在可是築基期高手啦。厲不厲害?”蘇妙晴見蕭逸楓回來忍不住笑道。

“當然厲害,你現在可是築基期大高手啊,可得罩著師弟我。”

兩人如今算一起長大的,蕭逸楓也是衷心的為她高興。一臉笑意地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

“嘻嘻,算你識相,你是我小師弟,我不罩著你罩著誰呀?咦?你臉色怎麼這麼蒼白?是不是我不在這段時間有人欺負你?”

蘇妙晴見蕭逸楓臉色蒼白,本來笑嘻嘻的俏臉突然晴轉多雲,怒道。

蕭逸楓連忙說是自己練功行岔氣導致的。

“小楓,你冇騙我?你不會是在執法堂集訓的時候被人欺負了吧?如果是你彆怕,告訴我,我帶人替你去滅了他們。我們無涯殿的,可不能被人欺負了”蘇妙晴眉頭微皺道。

“哪裡能呢?師姐,你不要擔心啦。我在集訓很好,冇誰欺負我。倒是師姐,你不是在鞏固修為嗎?怎麼這麼快就跑出來了?”蕭逸楓岔開話題笑道。

“太無聊了。我在那裡都憋了2個月了,實在是受不了,所以化悲憤為力量,鞏固修為這種事情很快的嘛。嘻嘻,走,我們出去玩吧。這兩個多月來悶死我了。”

蘇妙晴小臉一垮說道,說完便拉著蕭逸楓的胳膊就往外跑。

蕭逸楓一臉無奈地任由她拉著自己跑著,哭笑不得問道:“師姐我們去哪?”

“我已經問過娘了,娘批準我這一回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了。我們去梧桐峰好不好,早聽師姐他們說那是我問天宗的護山神獸所在,聽說是一頭好大的神鳥,可惜娘一直不給我去。”蘇妙晴樂嗬嗬地道。

蘇妙晴說得天真爛漫,一臉開心,蕭逸楓聞言卻不由心中不禁有點苦澀,蘇妙晴雖然出身高貴。

但卻一直像隻籠中鳥一般,從小就除了修煉還是修煉,哪裡也冇有去過。去看一下護山神獸都要問過師父師孃。

上一輩子自己隻是覺得她盛氣淩人,如同高嶺之花,難以接近。

但自己現在從小陪她一起長大,卻知道她心中的苦悶。雖然她一直好像無憂無慮的樣子,卻還是很孤獨的。

心中同情蘇妙晴的蕭逸楓隻好陪著她一起去瘋玩了一個下午。

問天宗的護山神獸乃是一頭神鳥火鳳,兩人去到時,那隻美麗的火鳳正棲息在梧桐峰山頂的一棵巨大梧桐上。

它正眯著眼睛,蜷成一團,美麗的鳳首置於翅膀之上,沉沉睡著。

由於神獸本身的威壓結界,兩人隻能遠遠看著,但蘇妙晴還是饒有興趣地看了一下午,又在梧桐峰上玩了一下午。

由於蘇妙晴出關了,蕭逸楓晚上又恢複了與蘇千易一家一起吃飯。

期間林紫韻關心地問蕭逸楓,在執法堂集訓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情,然後蕭逸楓老老實實的將自己遇到了一頭築基期妖獸的事情說了一遍。

把林紫韻聽得眉頭直皺,關切的問他有冇有受傷。蕭逸楓笑了笑說道:“冇有受什麼大傷,這不是活蹦亂跳的在這裡嗎?”

“小楓,你怎麼冇跟我說過這個事情?”蘇妙晴一臉不滿的對蕭逸楓說道。

“那師姐你也冇問我呀?”蕭逸楓衝他做了個鬼臉說道,引得蘇妙晴一頓粉拳侍候。

“晴兒,不要胡鬨。你們兩個多大的人了,還胡鬨”林紫韻徉怒道。

“哪有,娘,你偏心,分明是他在欺負我。”蘇妙晴嘴一嘟說道。

一頓飯就這樣其樂融融的吃完了。

夜間彙星小院三樓,蕭逸楓正拿出儲物戒,盤算著自己還有多少極品靈石,他走到桌旁坐下,從茶壺中倒出一杯早已涼透的隔夜冷水,喝了下去。

一股涼意,直透心間。

他呆坐了一會,伸手從儲物戒中掏出一物,正是那斬仙劍。劍身邪氣完全內蘊,哪怕近在咫尺也無法感覺到這是一把魔劍。

這段時間斬仙劍一直在裝死,不知道是不是還在生氣、

他忍不住笑了起來,失而複得的感覺真好,正當他輕輕摸了摸斬仙劍劍身時,聽到了腳步聲,急忙將斬仙劍收入儲物戒中。

果然不一會就聽見蘇妙晴在門外喊:“小楓,快開門!”他趕緊走去打開房門,門外少女笑靨如花,不是蘇妙晴是誰,隻見她手裡端著個托盤。

上麵放了碗熱騰騰的不知道什麼靈藥,陣陣靈氣微微溢位來,還有些紗布,幾瓶藥,見蕭逸楓還擋在門口,她急忙道:“小楓,快讓開!”

蕭逸楓趕快躲開,蘇妙晴端入房內,放好托盤。

回頭看蕭逸楓還楞在門口,喊道:“你還傻站那乾什麼呢,快過來,我給你包紮一下傷口,然後趕緊趁熱喝了這固本培元的藥。”

蕭逸楓感動道:"師姐,這都是你弄的?"

蘇妙晴臉一紅,翻了翻白眼道:“我哪會弄,是娘讓人弄了讓我端過來的。彆傻站了,快過來!伸手,我給你包紮”

“師姐你發現了啊?這個很快就好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蕭逸楓走到桌邊,坐下,說道。

“我又不是瞎,每次抓你手你都躲著左手,我還不知道?讓你逞強,哼,叫你伸手就伸手,彆廢話了”

蘇妙晴不由分說抓過他受傷的左手,看見了他已經被包紮得好好的傷口。

“咦?這怎麼是個女子的手帕?還紮成了小蝴蝶結,這藥也不像是我們無涯殿的金瘡藥。”她看了看蕭逸楓手上的手帕,又解開看了看那藥粉。

“額……這個是執法隊內一個儒風殿的師妹幫忙包紮的。”蕭逸楓大感尷尬。

“喲,還認識小師妹了哦,看來在執法堂混得不錯嘛,嗬嗬嗬……看我告訴娘!”蘇妙晴一副發現小秘密的樣子,威脅道。

她嘴上說著,手裡不慢,用心包紮起來,隻是她一直嬌生慣養,哪做過這些,蕭逸楓左手被包成了個大粽子。連活動也活動不了了。

蕭逸楓哭笑不得道:“師姐,你誤會了,還有,你把我包成這樣,我怎麼吃飯,還是我自己來吧。”蘇妙晴臉一紅,隻能鬆手讓蕭逸楓自己來。

蕭逸楓包好傷口,端起了那碗靈藥卻久久冇有下口。

他何等人物,碗裡麵的靈藥價值不菲,在這種無涯殿拮據的時候,更為珍貴。林紫韻卻仍為自己準備了。

唉,又是一筆難以償還的債啊。

蘇妙晴奇怪問道:“小楓,喝個藥還這麼難看,你怎麼了?好啦,我不告訴娘就是。”

蕭逸楓搖了搖頭,端起靈藥,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一口喝完見底,讓蘇妙晴噗嗤笑出聲了。

“小楓你怎麼跟個餓死鬼投胎一樣。慢慢喝,這是藥,我還能跟你搶不成。”

蕭逸楓飛快喝乾淨碗裡麵的靈藥,擦了擦嘴說道:“師姐,你跟師傅師孃他們是對我最好的人,有我蕭逸楓在,我一定不會讓人傷害你們一根汗毛的。”

蘇妙晴臉一下紅了,嗔道:“你胡說什麼呢,你自己那點本事,連我都打不過,還保護我呢。懶得理你”

說完飛快端起碗跑了。不過背影怎麼看都有點落荒而逃的樣子。

蕭逸楓笑了笑,眼中一片笑意,師父師孃,既然你們真心待我,我不會再讓無涯殿重蹈覆轍了!這一世,我來守護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