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廣場之上,改頭換臉的李道峰把周圍的圍觀群眾都震了一下,太上長老一不小心手一抖,拔了根鬍子下來。

“你們這又換人了?又演什麼戲?”太上長老詫異向廣陵真人問道。

“這就是天機的本來樣貌。”廣陵真人看著恍若神人的李道峰,追憶道。

太上長老一臉納悶,本來以為找到同道中人,結果就自己一個人是糟老頭?

“廣陵,你當年就跟洛青衫和李道峰這些妖孽一起同代相爭?”太上長老同情道。

廣陵真人苦笑道:“正是如此,當年的李道峰,洛青衫,還有廣寒師妹三人橫空出世,一個個都這般光芒萬丈的,貧道當年可是毫無存在感。”

太上長老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的確慘,本就是天之驕子,結果遇到幾個妖孽人傑並起,同代爭雄。

不過自己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當年冷汐秋鎮壓群雄,驚豔一個時代,還是個女子,自己好像更悲劇。

他看向威嚴的廣陵真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時間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廣陵真人奇怪,怎麼一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太上長老好像突然跟自己惺惺相惜?

場上,恍若神人的李道峰在眾人的注視下,莊嚴肅穆地走上祭壇上,他手中唸唸有詞,身前緩緩凝聚出一塊古樸的石鏡。

那石鏡正是他之前用來觀看蕭逸楓和柳寒煙的那麵,他盤膝坐下,把石鏡放在膝蓋上。閉目唸唸有詞,周圍的白玉石壇開始亮了起來。

他伸出手指,從指尖逼出一滴精血彈入到鏡中,鏡中如同水麵一般泛起陣陣漣漪。

那麪灰濛濛的石鏡表麵開始緩緩亮起,一層迷霧籠罩在鏡麵上,也不見有什麼大風大浪湧起。

但眾人都感覺到周圍一股懸而又懸的感覺浮現而出,彷彿天地之間有一層水霧一般。

那麵石鏡飄起,李道峰也跟著懸在半空中,他周身衣衫飄動,緩緩睜開雙眼,眼中清光攝人,冰冷無比。

靈覺越高的人,越覺得汗毛聳立,彷彿天地之間有無敵的存在將目光注視於此地。

太上長老更是差點拔腿就跑,這氣息分明是天道的氣息。

法壇之上的李道峰看著眼前迷霧籠罩的石境,他輕輕的一吹,鏡麵上的迷霧儘數散開。

他凝神看向境內,目光彷彿穿透了無儘的歲月一般,他麵無表情,卻隱隱見汗。

場邊眾人不由有點緊張,林紫韻一眨不眨,蘇妙晴小手握緊,蕭逸楓雖然麵無表情,但死死盯著。

台上李道峰緩緩地重新用手在鏡麵一抹,鏡麵上的神光斂去,他也閉上了那熠熠生輝的眼睛,飄落回地麵。

等他重新睜開眼的時候,整個人顯得疲憊不堪,如釋重負。

蕭逸楓邁步向前,恭恭敬敬地道:“不知前輩可有收穫?”

李道峰笑了起來道:“若是冇有收穫,我又豈有顏麵繼續在此呆下去?幸不辱命。”

蕭逸楓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道:“多謝前輩。”

李道峰對著眾人歉意笑道:“諸位見諒,天機不可泄露,此事我隻能告訴蕭小子一人。”

林紫韻等愕然,卻點頭道:“既然如此,我等聽天機先生的。”

李道峰對太上長老和廣陵真人等人笑道:“謝過諸位為我護法。”

“天機先生客氣了,這是我問天宗分內事。”眾真人笑道。

“此番大開眼界,天機道友近來多來我太極殿一敘。”廣陵真人笑道。

“好說,好說,自當如此。”李道峰一本正經道。

“那我等就不打擾了。”

太上長老等人客氣寒暄後,識趣地化作長虹離去。

等場內隻剩下無涯殿眾人後。

李道峰對蕭逸楓笑道:“小子你跟我來。”

他一揮手,蕭逸楓隻覺得周圍景色變化,竟然一瞬間被李道峰帶到了無涯殿的後山之上。

蕭逸楓對他這移形換位之術,感覺十分震驚。

這可不是瞬移一小段距離,而是無視任何禁製法陣,直接把自己挪移至此。

蕭逸楓問道:“天機先生,為何解救師父之事隻能單獨與我說?當真天機不可泄露不成?”

“此事本就是逆天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知道你小子手段多,心眼多,我也不想限製你的手段。”李道峰笑道。

蕭逸楓恭敬道:“天機先生用心良苦,請儘管直說,晚輩洗耳恭聽。”

李道峯迴身對他道:“小子,你確定要救你師父嗎?”

蕭逸楓毫不猶豫點頭道:“師父待我如師如父。豈有不救之理?”

“你恐怕連自己都難救了,更何況你師父。你先活過十年再說吧!”李道峰冷笑道。

蕭逸楓臉色微變,冇想到他居然能看透自己僅剩十年壽命之事。

他的術法連太上長老都難以看穿,而在李道峰麵前,他如同**一般無從遁形。

他苦澀道:“就是因為我隻剩這麼點壽命,因此纔要為師父爭取那一線生機。”

“好,既然你都不怕死,我也不妨告訴你,我從天機中獲得三個啟示。”李道峰道。

“還請天機明示。”蕭逸楓恭敬道。

“第一個明示很清晰,是不死鳥涅槃之炎。”李道峰淡淡道。

不死鳥,那不是蘇妙晴嗎?

蕭逸楓有點詫異,冇想到此事竟然會跟蘇妙晴扯上關係。不知道這火焰蘇妙晴能否獲得?

“第二個啟示則是十二品金蓮。我猜是用此瑰寶護住你師父的魂魄不散。”李道峰繼續道。

蕭逸楓臉色再變,十二品金蓮,這可是無相寺的至寶,連姚若嫣都需要費儘心機才能弄到。

李道峰看著他臉色變化,歎了口氣道:“最後天機給我的啟示則指向了北方,讓你找到一個本應死去之人,一切之源。”

如果前麵兩個蕭逸楓還能猜到一二,第三個他就一臉懵了。

本應死去之人,一切之源,陽奇誌?

難道是這傢夥還冇死?天機讓自己找到陽奇誌回來救師傅?

彷彿知道蕭逸楓的疑惑,李道峰攤手笑道:“你彆問我,我也是一頭霧水。你師父也屬於本應死去之人。如今的天機很混亂,我也測不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