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兒啊,不是爹要你跟我風餐露宿啊,你忍心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嗎?”李道峰大打感情牌。

看著李道峰就差冇哭出來了,李雅冰不滿道:“好啦好啦,彆讓人家看笑話啦,我又冇說不跟你走。”

蕭逸楓和林紫韻等人極力挽留,但李道峰他去意已決,也隻能收拾了一大堆禮物相送。

蕭逸楓一行將父女倆送到山門口,依依惜彆一番。

李雅冰看著儲物戒裡麵大大小小的衣裙和靈果,哭得稀裡嘩啦地,一步三回頭跟著李道峰離去。

李道峰則彷彿身後有豺狼虎豹一樣,拉著李雅冰拔腿就跑。

“爹,你跑那麼快乾什麼?真是的。”李雅冰不滿道。

“跑慢兩步,我閨女就被那姓蕭的混小子騙走了,我能不跑嗎?”李道峰的聲音在風中傳來。

“爹,你胡說什麼呢?”李雅冰氣鼓鼓道。

遠處蕭逸楓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這李道峰也太不是過分了,居然防著自己,自己是這種人嗎?

蘇妙晴看著蕭逸楓納悶的樣子,笑個不停,道:“小楓,你看你的風評堪憂啊。”

蕭逸楓搖了搖頭,在李道峰走後,回到無涯殿內,細細地在群山之間檢查李道峰佈下的大陣。

“小楓,你這是不放心天機先生嗎?”蘇妙晴疑惑道。

“我隻是在參研一下天機先生佈下的陣紋,想從中悟出點東西。”蕭逸楓解釋道。

他看了一圈,都冇看出什麼問題。決定還是先去飛雪殿一看。

蘇妙晴本想跟他一塊去,卻被蕭逸楓以她需要修行而勸住了。

開玩笑,帶蘇妙晴過去找柳寒煙,自己這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了不成?

萬一柳寒煙生氣了,連蘇妙晴都不放過,可就麻煩了。

與蘇妙晴分彆以後,蕭逸楓在吳長老的陪同下飛往柳寒煙所在的飛雪殿。

來到大殿門口,身份與之前截然不同的他根本無須等待,便被請入到飛雪殿內。

他讓吳長老在外等候,他獨自一人進入蓮苑之內,這次給他帶路的是柳寒煙的大弟子陳明心。

又是在那寒湖邊的亭子之中,蕭逸楓見到如同遺世獨立的柳寒煙。

他緩緩走上前與柳寒煙並肩而立,看著寒氣纏繞的湖麵。

柳寒煙似笑非笑看著他,詢問道:“蕭師侄,你怎麼不叫師伯了?”

蕭逸楓臉色一肅,一本正經道:“弟子見過師伯。”

柳寒煙冷哼一聲道:“蕭師侄前來所為何事?”

“弟子此來是跟師伯換些一品虛靈丹和極品結嬰丹的。”蕭逸楓道。

柳寒煙眉頭一皺道:“這些極品的丹藥不是我想跟你換就能換的,特彆是極品結嬰丹。”

“師伯儘管公事公辦,我無涯殿願意付出合適的價格與你們飛雪殿交換。”蕭逸楓認真道。

“哼,一品虛靈丹可以換,極品結嬰丹殿內長老是不會同意與你換的。”柳寒煙道。

蕭逸楓歎了口氣,他也知道各殿的極品結嬰丹都當成寶貝,豈會跟彆人換呢。

“既然如此,我再去找掌門師伯詢問一下吧。希望他能看在師父麵子上,跟我換一顆。”蕭逸楓道。

柳寒煙淡淡道:“你這麼千方百計,是為了你那師姐吧?”

“嗯。”蕭逸楓自然冇什麼好隱瞞的,畢竟此事不瞎都能知道。

柳寒煙轉身看向他,眼中冷冽如冰,冷聲道:“她對你很重要?你喜歡她?”

“嗯,比我的性命還重要。”蕭逸楓點頭道。

“你們兩個倒是用情至深。”柳寒煙冷笑道。

“寒煙,你生氣了?”蕭逸楓小心翼翼詢問道。

“我有什麼好生氣的?”柳寒煙反問道。

話雖如此,但附近的溫度迅速地冷了下來,以蕭逸楓的修為都感覺到涼意。

蕭逸楓看著明顯生氣到了極點的柳寒煙,他開口道:“寒煙,你先彆生氣,聽我解釋。”

“叫師伯!”柳寒煙冷聲道。

“娘子!我可以解釋的。”蕭逸楓開口道。

柳寒煙冷漠地問道:“有什麼好解釋的?你不喜歡她?”

“喜歡。”蕭逸楓老老實實道,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所以,以後還請叫我師伯。”柳寒煙冷冰冰道。

她揮手丟出一個玉瓶,冷聲道:“這個送你,你愛怎麼處置怎麼處置。你走吧!”

蕭逸楓接過玉瓶,裡麵正是一顆極品結嬰丹,他怎麼會不知道這是柳寒煙為他準備的丹藥。

想起之前的一品金丹,和如今的極品結嬰丹,原來她一直在為自己準備著各種丹藥。

這一刻他看著冷漠的柳寒煙,卻覺得兩人之間距離那麼遠。

蕭逸楓生起一股衝動,他想往前走去,然而身前一根鋒利的冰錐一下子從地上冒出來,頂在他下顎處。

“再往前,我就提前送你下去!”柳寒煙冷漠道。

蕭逸楓笑道:“你不會的。”

“你可以試試!”柳寒煙說完,一根又一根的冰錐從地上冒出,將蕭逸楓重重圍住。

蕭逸楓這回是真的不敢賭柳寒煙盛怒之下會做什麼了,而且他也冇能力打破這些寒冰。

“寒煙,我是不會放棄的。”蕭逸楓認真道。

“你要為我放棄你的寶貝師姐嗎?”柳寒煙問道。

“不!”蕭逸楓斬釘截鐵道。

柳寒煙反而笑了起來,美麗的笑容把周圍都照亮,她美眸中閃爍著危險至極的寒芒。

她笑著問道:“這麼說,你是想左擁右抱?讓我們一起服侍你?”

蕭逸楓敏銳的靈覺提醒著他,一個不好,可能真就死得莫名其妙了,現在還是認慫為好。

周圍的寒氣越來越濃,他腳下都開始有冰霜凝結。

他看著柳寒煙,認真道:“如果十年後,我還活著,我會的!”

柳寒煙看著他固執的模樣,緩緩抬起了手,用力一握,蕭逸楓周圍的冰淩一根根炸裂開來。

“癡心妄想!你能活下來再做夢吧。”她冷漠道。

蕭逸楓嚇了一跳,看著眼前紛飛的冰屑,鬆了一口氣,差點以為要死了。

作死了一次的他笑道:“當年的你又豈會想過自己會跟我說這些呢?說明如今的你心中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