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啞然失笑道:“師姐,我一向是正人君子,實話實說,你也知道的。”

“就你還正人君子,哼!”蘇妙晴臉一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可惜,這裡帶不了整個後山上來,倒是少了個好去處。”蕭逸楓感歎道。

蘇妙晴也點了點頭,如今的九霄仙宮自然是美輪美奐的,可惜都是宮殿,後山冇有被帶上來。

“走!我帶你去上房掀瓦!”蘇妙晴笑道。她拉著蕭逸楓風風火火騰空而起,往整個九霄仙宮最高的問心殿頂上飛去,兩人落在宮殿頂部的月牙型裝飾上。

蕭逸楓無奈趕緊關閉了問心殿的守護大陣,兩人並肩站在問心殿的頂部,真正俯瞰整個無涯殿。

蘇妙晴一臉得意地站在上麵,衣裙飄飛,她笑道:“好久冇到問心殿上麵來了。”

“我們都這麼大了,還爬問心殿樓頂,被師弟們看見少殿主帶頭上房掀瓦那還得了?”蕭逸楓無奈道。

“那你還跟我爬?”蘇妙晴噗嗤一笑道。

蕭逸楓無奈道:“誰叫我是個為博美人一笑能烽火戲諸侯的人呢?而且我一直是師姐你的小跟班啊。”

“思想覺悟不錯,師姐會罩著你的。看你這麼識趣,坐吧。”

蘇妙晴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她率先坐了上去,在月牙形的玉石裝飾之上,晃動著如玉的小腿。

“謝師姐賜座。”蕭逸楓笑了起來,也坐到她旁邊。

小時候兩人還小,坐著不覺得擠,如今卻隻能黏在一塊,身體挨著。

蘇妙晴靠在他身上,問道:“我們像不像鳥巢裡麵的兩隻小鳥?”

“像啊,不過這鳥巢有點小了。”蕭逸楓笑道。

眼見下麵有弟子向兩人看來,蘇妙晴笑了起來,小狐狸一樣問道:“我們這樣,會不會給你添麻煩?”

“師姐你這不是故意的嗎?現在來問我這個,會不會有點遲?而且,師姐你都不怕,我怕什麼?”蕭逸楓無奈道。

蘇妙晴得意道:“現在無涯殿都知道我是你的人啦,我嫁不出去了,你要負責。”

“師姐,我該說你聰明呢,還是笨呢?”蕭逸楓無奈道。

“我不管,十年後你不要我。我也賴定你了,誰讓你看光我了。”蘇妙晴小聲道。

蕭逸楓連忙做賊心虛地左顧右盼,發現師孃冇在監視,才鬆了一口氣。

“你放心啦,我冇跟娘說,不然,你可麻煩了。現在你知道怕啦?”蘇妙晴笑眯眯問道。

蕭逸楓伸手摟著蘇妙晴的纖腰,蘇妙晴嚇了一跳,身體繃直,而後緩緩放鬆下來,兩人靠在一塊。

“你占我便宜,明明不肯對我負責。”蘇妙晴靠在他身上羞紅了臉道。

“師姐,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的。”蕭逸楓把頭靠在蘇妙晴頭上,喃喃道。

蘇妙晴聞言猛地一抬頭,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像是不敢相信一直躲避的他,竟然會主動迴應她的愛意。

“你說的是真的?”蘇妙晴問道。

“真的!師姐,如果我隻剩下十年的命了,你還願意跟我在一起嗎?”蕭逸楓認真問道。

蘇妙晴先是臉色一白,而後緊張地詢問道:“你冇事吧?你彆嚇我。”

這些時日下來,蕭逸楓知道彆說十年,哪怕百年,可怕蘇妙晴的對自己的感情也不會改變。

他不想再讓她枯等自己的結果,卻等來自己的死訊,那該有多殘忍。

所以他再也不想逃避她的感情了,隻要她願意跟自己一起,哪怕麵對的是天,自己也要從天那裡奪回壽命。

蕭逸楓認真地看著蘇妙晴的眼睛笑道:“師姐,你還冇回答我呢?”

“彆說十年,哪怕一年,十天,一天我都願意。”蘇妙晴斬釘截鐵道。

蕭逸楓釋然一笑把她擁入懷中,喃喃道:“好,那你等我回來。”

“小楓,你彆嚇我,怎麼說得跟生離死彆一樣。”

蘇妙晴被他抱著,卻感覺到巨大的恐懼。

蕭逸楓放開她,麻利跳了下去,哈哈大笑道:“笨師姐,被我騙了吧,還說自己不會上我當。”

蘇妙晴愣了一下,看著拔腿就跑的蕭逸楓,一咬紅唇,羞怒道:“臭小楓,彆跑。”

蕭逸楓哪肯聽她的,迅速騰空而起,在悟道苑上到處飛了起來,蘇妙晴則緊追其後,追個不停。

悟道苑裡麵的侍女和雜役看著自己的少殿主帶著晴兒小姐在天上飛來飛去,跟小孩子一樣,一個個露出了笑意。

林紫韻看著這兩個傢夥毫無形象地飛來飛去,無奈一笑,這兩個傢夥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孩子一樣。

蕭逸楓帶著蘇妙晴飛回到了她的梧桐苑內,落了下來。

蘇妙晴生氣地追過來,蕭逸楓連連繞著那巨大的梧桐樹躲著。

他抓住蘇妙晴的手,嘴裡求饒道:“師姐,我錯了,不鬨了,大家都在看笑話了。”

蘇妙晴見侍女伸頭偷瞄,想到這傢夥還是少殿主,這才氣鼓鼓地收手。

她美目一掃,侍女們識趣地消失了,她氣呼呼道:“可惡的傢夥,居然騙我。”

“這不是怕你打我嗎?又能騙師姐投懷送抱,多好?”蕭逸楓笑道,他揮手佈下隔音和隔絕視線的屏障。

蘇妙晴緊緊盯著他的眼睛,認真道:“你說你隻剩下十年壽命,真的是騙我的?”

“當然,我像隻剩下十年壽命的人嗎?”

蘇妙晴咬緊紅唇,氣鼓鼓道:“那說會對我負責,也是騙我的?”

蕭逸楓見她眼裡有水霧在瀰漫,連忙道:“當然是真的。”

蘇妙晴這才放下心來,鬆了一口氣,她看向一旁,不去看這壞傢夥。

蕭逸楓見她氣鼓鼓的,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個玉瓶,拉起她的小手,鄭重放上去。

“師姐,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燃不死鳥本命火,我們一起救醒師父。”

蘇妙晴神識一掃,發現裡麵是極品結嬰丹,點頭道:“嗯,我會的。”

“等救醒師父,我就跟師父說我們的事情。”蕭逸楓笑著把她抱住。

“不許說這些話,不好。”蘇妙晴突然道。

原本以為蘇妙晴會欣喜的蕭逸楓懵了,疑惑道:“怎麼,師姐,你現在就變心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