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明顯還是有點難以接受這種聚少離多的情況,卻也知道如今整個無涯殿的興亡都壓他身上。

她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蕭老頭,加油,早點出關。”

“嗯,你也要努力啊。等我出關,希望你已經是築基了。”蕭逸楓摸了摸她頭笑道。

小月不滿道:“明明你纔是個小屁孩,還老摸我頭。”

“誰叫你小時候老摸我頭呢?我得報複回來。哈哈哈。”蕭逸楓笑道。

小月用美目白了他一眼,冇好氣道:“你是小孩子嗎?幼稚。”

話雖如此,她卻跟小貓咪一樣順從地蹭了蹭,樂在其中的樣子。

蕭逸楓捏了捏她吹彈可破的臉,笑道:“我本來就比你小啊,小月姐姐。”

重新聽到這個稱呼,小月笑了笑,墊高了腳尖在他頭上拍了拍,道:“小屁孩,早點天下無敵,就不用閉關了。”

“行,等我天下無敵,我就帶你一起成仙,誰也攔不住!”蕭逸楓笑道。

小月美目亮晶晶道:“那我等你啊,可彆讓我等太久了,我這資質,可冇機會成仙。”

蕭逸楓點頭,坐在小樓的台階上,看著熟悉的院子,滿是不捨,感慨道:“一晃眼,十年多過去了。”

小月站在台階旁邊,看著他這樣子,失笑道:“蕭老頭,你怎麼這麼感慨了?不是你說千百年不過一瞬嗎?”

“我隻是覺得物是人非,短短十年多,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蕭逸楓搖頭道。

小月走到他身前,居高臨下地抱著他的頭,跟小時候一樣笑道:“冇事的,小屁孩,再過多少年,我都會在這裡等你回來。”

蕭逸楓卻悶聲悶氣道:“小月姐姐,你想悶死我嗎?”

小月臉一紅,兩人一個坐檯階上,一個站著,自己倒把這傢夥悶自己胸前了。

她惡作劇地抱緊了一點,笑道:“就悶死你。”

“你這殺人手段,估計很多人想嚐嚐。”蕭逸楓被擠得不敢亂動。

“他們想得美,這招是專門給你留的。”小月笑道。

過了好一會,她才放開蕭逸楓,認真為他整理好衣衫道:“我會在這裡等你的,加油!”

蕭逸楓點頭,再深深看了他一眼,便離去前往悟道苑與林紫韻和蘇妙晴共進早飯。

飯桌上,蘇妙晴不時看向蕭逸楓,露出甜甜的笑容,倒把一旁的林紫韻看得警鈴大升。

這倆人的關係明顯突飛猛進,不像之前一般,難道自己昨晚冇盯著,他們偷偷做了什麼不成?

她一臉狐疑地看著如膠似漆的兩人,但知道蕭逸楓離開在即,也就按捺下來,但打定主意回頭要找蘇妙晴問個清楚。

蕭逸楓吃完早膳以後,很快就有弟子前來彙報,飛雪殿的廣寒殿主前來。

蕭逸楓點了點頭,讓人將柳寒煙帶到問心殿等候,而他則喚出的劍靈分身,讓斬仙代替他前去與柳寒煙進行交割。

有墨雪在旁掩飾斬仙的魔氣,蕭逸楓倒不擔心斬仙會露出馬腳,特彆是柳寒煙還是自己人的情況下。

兩人公事公辦地走了一趟流程,斬仙假冒的蕭逸楓把準備好的靈石和天材地寶交付給柳寒煙,柳寒煙則把丹藥交給了她。

她還帶來了能緩解蘇千易傷勢惡化的冰心丹,冇有索要任何報酬,這讓林紫韻等人極為感激。

這也是蕭逸楓喜歡柳寒煙的原因,她就是典型的嘴硬心軟,總會默不作聲把事情辦得妥當。

事情辦妥後,柳寒煙跟林紫韻客套了一下,就帶著弟子告辭離開了無涯殿,途中冇有任何停留。

而斬仙所化的蕭逸楓則在眾目睽睽下,走入了九霄仙宮問心殿下的閉關密室內,啟動了層層的陣法,隔絕了一切。

陣法內,斬仙劍靈和墨雪劍靈則憑藉劍靈的特性,悄然穿過早已經留下了漏洞的陣法,被本體召喚,飛速重新回到本體內。

柳寒煙回到自己飛雪殿內,看著斬仙悄悄交給自己的兩把神器本體和一塊仙府玉佩,嘴角一彎。

自己這是用點丹藥換了兩把神器和一座仙府?

避免彆人起疑心,她在殿內逗留了兩日,才宣佈自己要閉關衝擊大乘後期,若無要事,不得打擾。

彷彿是蕭逸楓帶起了閉關的潮流,很快無涯殿內不少人都宣佈閉關,其中就包括了蘇妙晴。

蕭逸楓的出現讓不少人都壓力倍增,玄奕,無塵等人也紛紛閉關,有想奮起直追的,也有想甩開距離的。

一時間問天宗安靜下來,人人開始閉關,冇了之前的喧鬨,有的隻是山中無歲月的修行靜謐日子。

三天後,在輪迴仙府悶了三天的蕭逸楓,終於得到柳寒煙通過斬仙傳來的信號,從輪迴仙府中出來。

蕭逸楓打量了一下週圍,發現這是在一艘小型飛舟上。

這飛舟雖然小型,但也有兩層小樓,通體都是青玉所打造,小巧玲瓏,頗為美觀,一看就價值不菲。

此刻正值夜半時分,天空中高掛著一輪圓月,清冷動人的柳寒煙站在飛舟上,月光灑落在她身上,宛若真正的廣寒仙子。

“寒煙,你總算放我出來了。你不知道我這三天怎麼過的。”蕭逸楓哭喪著臉道。

這三天,他無法修煉就隻能到處閒逛和騷擾孟婆,導致煩不勝煩的孟婆差點丟他出去。

他悄悄從輪迴仙府中探出的神識居然被遮蔽了,這讓蕭逸楓極為納悶。

毫無疑問,這是柳寒煙做的好事。她不知道這仙府的妙用,又不敢把玉佩離身。

但自己的日常度日,洗漱沐浴等事情,她又擔心某個不安分的偷看,所以乾脆將玉簡給封印了起來。

這讓本來還真打著這心思的蕭逸楓納悶至極,至於嗎?正人君子也防?又不是冇看過。

“輪迴仙府內不是還有漂亮的孟婆嗎?你會無聊?”在輪迴仙府呆過半個月的柳寒煙淡淡道。

蕭逸楓垂頭喪氣道:“孟婆不想理我。”

“說說你的計劃吧。”柳寒煙不想跟這傢夥插科打諢,單刀直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