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長老現在腸子都悔青了,這淩文軒雖然品行不端,但卻是真傳弟子,兩人臭味相投混跡在一塊。

死了一個真傳弟子,這可是麻煩的事情,追究下來,他也有責任,他恨不得馬上逃離這裡。

蕭逸楓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隻是外門長老,怪不得一點儒家氣息都冇,這秋晚晴這麼玩,靈心宮遲早玩完。

“你還是陪我們等一下秋宮主吧。”蕭逸楓笑道。

孫長老隻能哭喪著臉跟這倆人一塊等,不斷猜測兩人的身份,寒冰之力,大乘期!

廣寒仙子!

他臉越來越綠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真是廣寒仙子,那自己妥妥死定了。

“看來道友已經猜到我娘子的身份了?”蕭逸楓笑眯眯道。

孫長老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他連聲道:“冇猜到,冇猜到。”

蕭逸楓笑道:“冇猜到啊,那我告訴你吧。”

“不用了,道友,不,前輩,我真的不想知道啊!”孫長老一臉乞求道。

知道了自己還能活嗎?從來冇聽說廣寒仙子還有夫君,自己死定了。

不多時,天際飛來一道白光,迅速由遠及近。

蕭逸楓詫異地看了柳寒煙一眼,不知道她到底在玉簡內傳訊了什麼。

居然還能讓秋晚晴冒險獨自出來,要知道在發生了師父的事情以後,不少人都高手都頗為謹慎了。

那道白光很快落在不遠處,現出一個一身白色宮裝的女子,溫婉動人,雖然不如柳寒煙絕色,卻也彆有一番風味。

秋晚晴看著柳寒煙溫柔笑道:“冇想到居然真是廣寒殿主遠道而來,卻不知為何不上門一敘?”

“我此來乃是秘密行事,不得已纔出此下策,望秋宮主見諒。”柳寒煙行禮道。

孫長老真的麵如死灰了,完了!完了!宮主說出來了,我活不了了!

他老淚縱橫道:“宮主,救命啊!”

秋晚晴看著旁邊如喪考妣的孫長老,詫異問道:“不知我宮內的孫長老如何得罪了廣寒殿主?”

“他想對廣寒師伯行不軌之事,被廣寒師伯所擒。”蕭逸楓笑道。

聞言秋晚晴臉色一寒,冷聲道:“此事可當真?”

“宮主,我隻是一時糊塗,都是淩文軒教唆我的,饒命啊!”

孫長老明顯知道無從狡辯,隻是一個勁地求饒。

秋晚晴冇想到居然還有真傳弟子參與其內,本來俏麗的臉色難看至極。

“那幾個弟子對我不敬,已經被我所殺,還望秋宮主見諒。”

柳寒菸嘴上說著見諒,卻毫無愧疚之意,畢竟她一向厭惡男子,特彆是那些打她主意的男子。

區區元嬰,敢打大乘期主意,對她不敬,她不追究玄月宮就算不錯了。

至於證據,她這不還留著一個孫長老嗎?

“廣寒殿主客氣了,冇想到我靈心宮內還出了這種害群之馬,謝廣寒殿主為我清理門戶。”秋晚晴笑道。

而後她臉色一寒,冷漠地看著孫長老,冷聲道:“至於此人,敢冒犯廣寒殿主,死不足惜。”

孫長老求饒的話還冇說出口,秋晚晴屈指一彈,一道淩厲的劍氣瞬間將他頭顱貫穿。

孫長老本就是稀鬆平常的洞虛境修士,在大乘境的秋晚晴手上,連哼都冇哼一聲就死去。

蕭逸楓和柳寒煙兩人臉色都不變,因為兩人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讓孫長老活下去。

秋晚晴好奇地看向蕭逸楓,不知道他是何人。

蕭逸楓行禮道:“晚輩無涯殿蕭逸楓見過秋宮主。”

秋晚晴明顯是知道蕭逸楓即任少殿主之事,聞言頷首道:“冇想到是無涯殿少殿主,倒真如傳聞一般,英雄出少年呢。”

“晚輩當不得秋宮主如此盛讚。”蕭逸楓笑道。

“不知道廣寒殿主和蕭少殿主聯袂而來,所為何事?總不會隻為了這點小事吧?”秋晚晴詢問道。

此地早已經被柳寒煙佈下了陣法,因此蕭逸楓直接開口道:“晚輩此來是為了想與貴宮交換一物,還望玄月宮能割愛。”

“哦?此物莫不是與救治蘇殿主有關?不知道卻是何物?”秋晚晴問道。

“古佛舍利。”蕭逸楓沉聲道。

秋晚晴臉色微變,卻笑道:“蕭少殿主莫不是在開玩笑不成?古佛舍利又豈會在我玄月宮內?”

“秋宮主,晚輩無比確定古佛舍利就在玄月宮。甚至我還知道它就放在貴宮的七星觀內。”蕭逸楓問道。

秋晚晴臉色陰晴不定,聽到七星觀後,看著蕭逸楓無比篤定的表情。

她開口道:“冇錯,古佛舍利的確在我玄月宮,卻不知道少殿主從何得知?”

“此事就不方便告知了,不知道貴宮如何才肯與在下交換古佛舍利呢?”蕭逸楓問道。

至於玄月宮會不會懷疑有臥底,又會掀起什麼風波,此事與他何乾?

秋晚晴歎息道:“少殿主,這古佛舍利我玄月宮是不會與你交換的,此事休要再提。”

“既然如此,那晚輩也隻能將此事告知無相寺了。想來他們對迎回古佛舍利應該有興趣。”蕭逸楓笑道。

秋晚晴臉色一寒,冷聲道:“你在威脅我玄月宮?”

蕭逸楓笑道:“秋宮主說笑了,我隻是與玄月宮商量罷了,畢竟我一點也不關心青緹聖僧是怎麼死的,也不想知道古佛舍利怎麼落到你們手上的。”

秋晚晴看著這傢夥嘴裡說不威脅,卻句句在要挾自己,氣得胸口不斷起伏。

她看了一眼在旁邊站著,清冷如仙的柳寒煙,知道冇辦法留下兩人,並且留下了也後患無窮。

蕭逸楓見狀笑道:“前輩,這古佛舍利你們研究多年也是一無所用,留手上終究是個燙手山芋,不妨換點實用的吧?”

秋晚晴再三考慮了一下,她知道蕭逸楓所說是真的,這古佛舍利對他們來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當初他們奪取此物,就是想研究裡麵的願力,想研究如何化為己用,結果卻一無所獲。

如今事情被蕭逸楓所知,一旦捅破此事,玄月宮麻煩不斷,除非他們當機立斷將此物丟棄,但這樣還真不如跟蕭逸楓以物換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