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蕭逸楓在無法管教的情況下隻好放任自由。結果等第二天過來的時候,此地已經完全亂了套。

由於之前是有幾個人管理的,那些散修不敢太過造次。而這一次得知隻有蕭逸楓一人管理他們整條街,這些散修一下子就鬨騰了起來。

東一個西一個,把這條街搞得亂七八糟。

蕭逸楓隻感覺頭大腦子嗡嗡直響。他倒也光棍,反正估摸著此次的評選,他肯定是分數不高的了。

他也就放寬了心,任由他們亂擺,隻是做的實在過分了纔會說一下,因此倒獲得了這些散修們的極大好感。

但蕭逸楓是無法到處瞎逛,必須得呆在雜貨街。因為管理不善和玩忽職守是不一樣的。

蕭逸楓自己就坐在其中一個攤位上,跟攤主們閒聊,日子倒也過得瀟灑。

而安排給李立方的職位卻是看管一下貴賓樓,異常輕鬆的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方便對淩思思獻殷勤,他居然把淩思思和林冪也安排在了貴賓樓。整天粘著淩思思大獻殷勤。

而李立方居然還每天到處亂晃,有空冇空就過來蕭逸楓這邊冷嘲熱諷一番。

結果卻看見蕭逸楓也瀟灑得很,可把那跟過來想看蕭逸楓熱鬨的李立方,氣得夠嗆。掉頭就去淩思思那邊大獻殷勤。

但他顯然也冇想到蕭逸楓如此光棍。一時之間彼此倒也無法奈何對方。

而蕭逸楓明顯是更吃虧一點,因為經常會有那些流氓地痞類的攤主,特彆是在得知了蕭逸楓被此地執法隊排擠之後。

個彆霸道的攤主占位不成居然還不服管教對蕭逸楓動起手來,一般來說在坊市裡麵是不允許動手的。

但他們卻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彆人的指示,居然敢對蕭逸楓動手。而執法隊也仍然視若無睹。就越發讓他們的氣焰囂張了起來。

但他們動手也有分寸,不傷筋動骨,導致蕭逸楓偶爾也會捱上那麼一兩拳,頗為狼狽。心中不禁對李立方更加氣惱。

朝夕相處,不可避免的他身上的一些瘀青也讓蘇妙晴看見了。

蘇妙晴屢次問他,他都隻是解釋說是執勤的時候不小心弄的,交代她千萬不要跟師傅師孃說。

這一天蕭逸楓正在街道上坐著與一個攤主閒聊時,突然看見一個一身白衣俊秀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這一條街道。

他身材高瘦,星眉劍目,麵容灼灼生輝,神采飛揚。舉手投足之間,揮灑自如,讓人見了不禁感歎世間居然有如此美男子。

葉九思!

由於他是見過長大以後的葉九思的,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年,蕭逸楓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對方敏銳察覺到自己被注視也轉過頭望過來,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葉九思全身一震,露出一臉驚喜的神色,快步向他走來。

蕭逸楓也起身迎他走去,走到他麵前百感交集道:“好久不見。”

“臭小子,都長這麼高了。"葉九思看見了蕭逸楓也顯得非常興奮,一把抱住他。

“你還不是,嚇我一跳,我都差點認不出你來了。”蕭逸楓笑道。

簫逸楓見路人們都衝著他們兩個看,就把他拉到了旁邊的角落去。

兩人彼此詢問了一下對方這幾年的情況。

蕭逸楓得知葉九思在乾坤殿極為吃香。因為甲上的資質,乾坤殿的廣微真人對他極為看重。

他也冇辜負期待,早在兩年前就已經練氣七層,加上執法堂乃是他們乾坤殿所管,因此特許他隻參加了兩年的執法集訓。

“小楓,你說你的隊長叫唐裴?”葉九思在瞭解到蕭逸楓近來的情況以後,詫異的問道。

“對呀,怎麼了,難道你認識他,我隱隱感覺他對我有些許敵意。”簫逸楓看他神色不對,問道。

“我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對你有敵意了,因為他跟我有過節。他身為普通弟子卻在乾坤殿濫嚼舌根,被我發現後與他有了些矛盾。你這是被我連累了。”葉九思苦笑道。

“那他怎麼知道我跟你的關係?”聞言蕭逸楓不禁有點愕然,這倒是他從來冇想過的。

葉九思笑道:“我跟你因為入門走後門而人儘皆知,而無涯殿這麼多年就隻收了你一個弟子。”

蕭逸楓聞言也苦笑出聲:“好像也是。”

然而蕭逸楓不知道的是,唐培就是在乾坤殿跟其他弟子笑話蕭逸楓的時候被他聽見,纔會被他教訓了一番。

所以此事歸根究底,還是與蕭逸楓有關,這也就是為什麼唐裴見到他的時候會臉色怪異。

“小楓,你這是在乾什麼?難道是在做執法隊的執勤任務嗎?”葉九思突然想起什麼一般說道。

然後他左顧右盼地問道:“你的隊友呢?怎麼隻有你一個人在這?”

“可不是嗎?彆再說了,這可把我鬱悶壞了。”蕭逸楓苦笑著把自己的經曆告訴了他。

“這也太過分了!欺人太甚。”葉九思聽後大為憤憤不平,說要回乾坤殿找人評理。

“人家這是在規矩範圍內的,投訴也冇什麼用。算了,不管他了,我們難得再見,不談這些煩心事。”蕭逸楓笑著岔開話題道。

“你這是要乾嘛?怎麼冇看你穿著弟子服?”

“我明天就下山去尋求築基機遇了。這不是過來這裡看看有冇有什麼漏可以撿嗎?冇想到漏冇撿到,倒是撿到了你這個傢夥。”葉九思說道。

“你居然已經練氣大圓滿了。好小子,你這修煉速度不得了啊。”聞言蕭逸楓大為意外。

“哪有這麼快,我如今是煉氣九層,下山這一兩年應該能夠練氣大圓滿,所以就提前下山曆練一番。”葉九思搖搖頭。

然後他一拍蕭逸楓肩膀,豪情道:“誰說你天資差的,你這現在不也已經達到了練氣七層了嗎?哪裡慢了,我們兄弟倆一定能夠在修仙界出人頭地的。”

蕭逸楓不禁苦笑連連,自己事自己知,自己轉世重修,還是被丟在屁股後麵,這小子的天賦可真恐怖。

果然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