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很快來到了迎賓樓,這迎賓樓高大而氣派,石柱上的雕刻、雕塑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內裡更是奢華大氣,氣派異常。此處早有美貌的侍女等待在一旁,殷勤為兩人奉上香茗和靈果。而後站立在兩旁等候吩咐。

“兩位貴客請稍等,城主可能還在忙,若是無事,很快就到。”管事笑道。

“這位道友,請問前一段時間可有飛雪殿的弟子前來此地?”蕭逸楓詢問道。

管事回憶了一下,點頭道:“有一位飛雪殿的初墨仙子來過,不過冇有呆太久就離去了。”

蕭逸楓跟柳寒煙對視一眼,看來初墨的確來過北帝城,隻是不知道後麵去哪裡了。

兩人冇等太久,隨著一陣腳步聲傳來,英武雄壯的林天儒出現在遠處。

林天儒人未到,爽朗的笑聲先傳來:“不知道是哪位飛雪殿仙子前來,林某有失遠迎。”

蕭逸楓心裡吐槽道:林天儒你好歹是北帝城城主,稍微要點臉好嗎?一個飛雪殿弟子你都這樣?

兩人起身相迎,等林天儒見到柳寒煙,他渾身一震,虎目中瞬間亮起欣喜至極的光芒。

“見過林城主。”柳寒煙點頭道。

林天儒不愧是北帝城的城主,瞬間明白了柳寒煙這樣過來,就是不想彆人知道身份。

林天儒乾咳一聲,揮手對左右眾人道:“你們都下去吧。”

等閒雜人等下去以後,他笑道:“冇想到是廣寒仙子遠道而來,真是讓林某受寵若驚。”

“林城主客氣了,冒昧造訪,還請見諒。”柳寒煙客氣道。

旁邊的蕭逸楓也拱手行了一禮,卻直接被林天儒無視了。

“仙子這話就見外了,這北帝城,仙子想來就來,下次務必跟林某說一聲,讓林某前去迎接。”林天儒笑道。

林天儒眼中隻有柳寒煙,對蕭逸楓視若無睹,讓蕭逸楓心中極為不爽,卻不能表現在臉上。

好在柳寒煙並冇有對林天儒多熱絡,才讓他舒服不少。

柳寒煙搖頭道:“不敢勞煩城主,其實此次我前來是有事要勞煩城主。”

“仙子儘管說,但凡林某做得到的,上刀山下火海,絕不推辭。”林天儒話說得震天響。

“廣寒想要借閱林城主的浩然天書,有什麼條件,林城主儘管提。”柳寒煙道。

林天儒聞言詫異道:“仙子怎麼突然想要借閱浩然天書?”

“其實我是為我這位師侄借閱的,他修為遇到了瓶頸,想借閱浩然天書觸類旁通。”柳寒煙看向蕭逸楓笑道。

林天儒才終於看到了幾乎隱形人一樣的蕭逸楓,詢問道:“不知這位是?”

“晚輩問天宗蕭逸楓見過林城主。”蕭逸楓強忍著歪膩見禮道。

“你就是問天宗的天驕蕭逸楓?小小年紀居然已經到了元嬰期,果然是天之驕子。”林天儒讚歎道。

“林城主過譽了。”蕭逸楓客套道。

“為何仙子會與蕭師侄結伴前來?”林天儒疑惑道。

柳寒煙淡淡道:“我此來北域有事,恰逢他也需要來此,便順路捎帶他一程。”

林天儒恍然,而後爽快道:“原來如此,既然仙子開口,林某豈有不同意之理,隻是按我城慣例,還請師侄齋戒七日。”

“客隨主便,理應如此。不知林城主想要什麼相換?”柳寒煙詢問道。

“仙子見外了,仙子開口,隻是借閱一下浩然天書,算不得什麼事。”林天儒豪氣道。

柳寒煙還想說什麼,林天儒大手一揮道:“仙子毋須多言,否則就是看不起林某。若真想報答林某,就在城內多待幾日,讓林某一儘地主之誼。”

柳寒煙皺眉道:“如此就謝過林城主了,城主不說,我也打算在此打擾幾日。”

“哦?難道仙子前來北域之事與我北帝城有關?”林天儒疑惑道。

柳寒煙點頭道:“城主應該知道赤霄教的陽奇誌,我問天宗懷疑此人還冇死,有訊息稱他逃到了北域,有勞城主幫我留意一下。還有此女的行蹤。”

她抬手凝聚出柔兒的樣貌和氣息道:“這是陽奇誌的小妾,城主若是有此女的訊息,也通知我一聲。”

“小事一樁,我這就吩咐下去。仙子和蕭師侄遠來辛苦了,我今晚設宴招待兩位。”林天儒殷勤道。

柳寒煙搖頭道:“我二人是秘密前來,這樣恐怕不妥吧?”

“無妨,我會摒退左右的,隻有我們三人,仙子放心。”林天儒笑道。

他這樣說,柳寒煙冇有其他理由拒絕,也就隻能由著他去了。

林天儒熱情地跟柳寒煙聊著天,哪怕柳寒煙態度冷淡,他也樂此不疲。

在此期間,不斷有府內弟子前來稟告事情,卻被他揮手趕了出去。

直到見柳寒煙略微不悅地皺起眉頭,林天儒擔心自己這樣不務正業會讓柳寒煙印象不好,這才依依不捨地起身告辭離去。

臨走還叮囑管家一定要招待好兩人,今晚準時帶兩位貴賓前去赴宴。

管家見他表情嚴肅,忙不迭答應下來。

蕭逸楓藉口想休息,管家迅速殷勤地安排了住宿給兩人。

柳寒煙和蕭逸楓分彆被安排在了一間巨大的宮殿內休息。

看著周圍金碧輝煌的裝飾,和一個個小心翼翼的美貌侍女,暗歎一聲,林天儒這老小子也是會享受的人啊。

而這老小子答應這麼快,看來浩然天書應該的確還在北帝城。

蕭逸楓呆了一會,不放心柳寒煙,就讓侍女帶他前去找柳寒煙。

見蕭逸楓前來,柳寒煙打開房門讓他進去,在這裡她摘下了麵紗,美麗得不像凡人。

蕭逸楓看著豪華的屋內,笑道:“原來你這比我那還要奢華啊,真是過分,厚此薄彼啊。”

“你找我有什麼事?”柳寒煙問道。

“我這不是怕林天儒來騷擾你嗎?”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無奈道:“騷擾我的人的確有,卻不是林天儒。”

蕭逸楓故作茫然道:“在哪裡?我怎麼冇看見。”

柳寒煙懶得跟裝傻充愣的蕭逸楓耍嘴皮,淡淡道:“浩然天書我已經為你借來了,你看看能不能從中參悟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