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林天儒那傢夥那殷勤的樣子,我就不想看了,什麼齋戒七天,分明是想留你下來的藉口。”蕭逸楓氣憤道。

“這可關乎你性命,你不要意氣用事。”柳寒煙難得耐心勸他。

蕭逸楓突然抓住她的一隻柔荑,笑道:“放心吧,我分得清輕重,大不了以後等我修為高了,打他幾頓。”

柳寒煙任由他抓住自己的一隻手,彆過臉,輕聲道:“接下來幾天我會閉關,直到你參悟完浩然天書,你可以放心了吧?”

見她默不作聲,甚至為了自己安心參悟天書,跟自己明言會閉關躲避林天儒,蕭逸楓心中一暖。

他正打算靠近,柳寒煙抬眉看了他一眼,輕啟紅唇道:“你不要得寸進尺。”

蕭逸楓隻能站在原地握著她的一隻柔若無骨卻冰涼的柔荑,輕輕捏著。

他鄭重道:“娘子放心,我不會浪費你的一片心意的。不過,我有點心神不寧。”

柳寒煙瞪了這傢夥一眼,咬牙道:“你又想耍什麼花樣。”

“娘子,我以前每次被魔氣入侵的時候,聞著你身上的香味就能冷靜下來。我保證安分。”蕭逸楓信誓旦旦道。

柳寒煙深吸一口氣,彆過臉默不作聲,絕美的臉上滿是無奈。

得到默許的蕭逸楓從後麵環抱住柳寒煙,貪婪地吸著她身上清清的幽香,沉醉其中。

見柳寒煙一副侷促不安的樣子,蕭逸楓笑了笑,拉著她順勢找了個椅子坐了下去。

柳寒煙被他抱著坐在他大腿上,坐立難安,白淨的臉色紅雲密佈。

“你想乾什麼?”柳寒煙感覺自己肌膚與他緊密擠壓在一塊,整個人都被他抱住。

這個親昵的姿勢超出了柳寒煙的預期,羞得她輕輕掙紮起來,想逃離開他的狼抱。

“我隻是想抱一下你,真的,你彆亂動,不然我就不保證安分了。”蕭逸楓輕輕按住了不安分的柳寒煙。

他手交疊在柳寒煙平坦緊緻的小腹上,把頭靠在柳寒煙的腦袋旁邊,還真感覺到了心神上的安寧。

感覺到蕭逸楓那如釋重負的樣子,本來想掙紮的柳寒煙也心一軟,她又豈會不知道他身上的壓力。

就算他在自己麵前嬉皮笑臉的,但無涯殿的局勢和蘇千易病情和壽元到頭的壓力,應該還是讓他喘不過氣來吧?

過了一會,蕭逸楓緩緩睜開眼笑道:“娘子,被林天儒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仙子被我抱著,會不會氣死?”

“他氣不氣與我何乾,我又不是他什麼人。”柳寒煙在他懷中努力維持平靜道。

“娘子,我就喜歡你這樣拎得清的樣子,從不與誰拖泥帶水。”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無奈道:“我若真能不拖泥帶水,你就冇機會在這裡耍嘴皮子了。”

“娘子,你對我真好。”蕭逸楓輕輕在柳寒煙臉上親了一口。

柳寒煙貝齒咬著紅唇道:“蕭逸楓,你彆得寸進尺!”

而後她突然想起什麼一樣,抬手將自己領口捂住,冇好氣道:“抱夠了吧?”

“不夠,一輩子都不夠。”蕭逸楓認真道。

“隻此一次,下不為例。”柳寒煙還在負隅頑抗,自欺欺人道。

蕭逸楓看著柳寒煙這固執自欺欺人的樣子,啞然失笑,點頭道:“好。”

柳寒煙還想說什麼,卻發現他居然就這樣抱著自己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她心中歎息一聲,我果然是上輩子欠你的嗎?為什麼能為你一再讓步?

以她的性子,簡直不敢想象自己會以一個這麼曖昧的姿勢被一個男子抱著。

讓她一想到此事就羞得不行,自己一定瘋了,要不就是世界瘋了。

她將神識外放,而後靠在他身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黃昏時分,那管事前來找兩人。

柳寒煙神識察覺到他的到來,慌亂地掙脫了蕭逸楓的狼抱站起來,抬手戴上了麵紗遮掩住容顏。

被從夢中驚醒的蕭逸楓迅速搞清楚情況,恨不得宰了那多餘的管事,他好整以暇坐正,饒有興致地看著柳寒煙。

柳寒煙羞惱地瞪了他一眼,卻很快冷靜下來,坐到他對麵。

雖然殿門冇關,那管事還是在門口詢問了一聲,得到了許可才進來。

看見蕭逸楓在裡麵端著一杯茶淺淺喝著,他討好地笑道:“仙子和這位公子,城主已經在廣寒宮設宴,恭候兩位。”

“廣寒宮?”蕭逸楓唸了一下這名字,似笑非笑地起身。

柳寒煙神色平靜,點頭道:“那便有勞帶路了。”

管家連稱不敢,而後恭敬地在前麵帶路。

蕭逸楓看了直搖頭,這管家修為在洞虛境,放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位高手,但在這北帝城卻活得這麼卑躬屈膝的。

這北帝城的階級還真跟世俗的一樣,奴才就是奴才,不管修為高低。而他們也習以為常。

兩人來到了這北帝府的中央,遠遠就看見了一座高高的宮殿,在一眾宮殿內鶴立雞群。

這宮殿通體用白玉所打造,純潔無瑕,卻又清冷孤高,在一座座宮殿內顯得格外不同。

宮殿占地極廣,裡麵亭台樓閣,雕欄玉砌,在黃昏的餘暉下,看上去美輪美奐。

此刻這座廣寒宮上裝飾著無數純白無瑕的幽蘭,散發著沁人心鼻的芳香。

廣寒宮之上,懸浮著無數顆閃爍著淡藍色光芒的水晶球,它們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五彩繽紛的顏色,將廣寒宮照耀的如夢似幻。

這些閃爍的光芒並冇有散發出太強烈的溫度,反倒讓廣寒宮變得如冰雪般清冷孤傲。

蕭逸楓看得眉頭直皺,俗!俗不可耐。

他抬手嗅了嗅身上的餘香,嘴角微彎,你已經輸了。

柳寒煙不著痕跡地瞥了蕭逸楓一眼,暗暗惱怒,卻不動聲色繼續往前走去。

在宮殿下方台階前,英武雄偉的林天儒換上了一身白色的華服,上麵九條白色巨龍在雲間張牙舞爪,顯得他越發霸氣和英武。

蕭逸楓心中默默吐槽道:騷包的大猩猩。

見柳寒煙走來,林天儒迅速上前,揮手讓管事退下,他伸手殷勤笑道:“仙子和師侄,我已經恭候多時,快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