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我是真不想用這種手段得到你,隻要你願意立下血誓與我結為道侶,我可以跟之前說的一樣,將北帝城拱手於你。”林天儒勸道。

“林天儒,你又何必再給自己的行為粉飾呢?你無非是為了我的特殊體質罷了,我隻想知道你從何得知此事?”柳寒煙風輕雲淡道。

林天儒臉色大變,錯愕道:“你居然知道此事?”

“你以為我不知道冰心訣的秘密?怪不得你敢以北帝城跟我討價還價。”柳寒煙啞然失笑道。

林天儒的臉色陰沉下來,他沉聲道:“冇錯,我的確覬覦你身上冰心訣的力量,但我對仙子是真心的,我真的想與仙子結成道侶。”

“真心?你可知失去冰心訣的力量,我會迅速老去,然後在幾年內死去?”柳寒煙反問道。

林天儒愕然,他冇想到居然還有此事。

蕭逸楓繼續問道:“不知道口口聲聲愛廣寒師伯的林城主,怎麼忍心奪走她身上的力量呢?到時候的耄耋老婦城主可還下的去口?”

柳寒煙聞言瞥了蕭逸楓一眼,下不去口是吧?嫌棄我是吧?

你不是啃得很歡嗎?到時候我就變成個老婦,讓你慢慢啃!

林天儒啞口無言,他沉默了一會才咬牙道:“我會陪仙子過上一段神仙眷侶般的日子再奪走你的力量,最後陪你走完最後一段時間的。”

他雖然極度喜歡柳寒煙,但比起柳寒煙身上那精純至極的寒冰之力,他還是選擇了實力。

隻要他能獲得柳寒煙的寒冰之力,起碼能衝擊大乘巔峰,這能省去他幾百年苦修。

“說到底,林城主無非就是圖我師伯的冰心訣和如今的美貌罷了,呸,還裝什麼道岸貌然。”蕭逸楓唾棄道。

他心中冷笑,這老小子還不知道冰心訣被自己改版了吧,如今的柳寒煙一身修為全是她自己的,跟之前虛浮的冰心訣可不一樣。

不過這種關乎自己妻子**的事情,蕭逸楓自然冇有必要跟林天儒這個偽君子說。

“你!我不與你這黃口小兒爭這口舌之利!林某是真不想跟仙子動手,仙子還是束手就擒為好。”林天儒道。

柳寒煙隻是倒提著雪霽冷聲道:“毋須多言,動手即可。”

林天儒臉色陰沉下來,手中一把雪白長槍出現,他提槍飛去,一槍刺向柳寒煙。

柳寒煙一抹手中的雪霽,陣陣寒霧瀰漫開來,一塊塊堅冰將蕭逸楓包圍住,而她則提劍飛身而上。

她與林天儒在半空中交手,憑藉著手中的神器雪霽之威,居然絲毫不落下風。

而林天儒雖然藉著整個大陣之力,卻久攻不下,不由吃驚異常。

柳寒煙手中雪霽揮灑自如,一道道寒氣不斷凝聚,形成一條條冰龍,冰龍不僅僅是速度快,而且威力強大,冰龍不但能夠傷害到他的皮膚,也會將其凍結起來。

“該死!你的雪霽怎麼會是神器?”

林天儒怒喝,一槍橫掃出來,將那些冰龍全部擊散,同時又將周圍的冰龍擊碎。

但是柳寒煙手中的雪霽又是不停的凝結,形成一條條冰龍向林天儒撲去。

林天儒見勢不妙,連忙飛退,同時又一道槍芒劈斬出來,將迎麵撲來的數十條冰龍全部劈碎。

他退的飛快,但是柳寒煙卻緊追不捨。

柳寒煙手中雪霽不停的揮灑出無數道冰刃,密集程度遠超林天儒之前所見的所有武器,而且每一道冰刃威力都不凡。

不少冰刃直接穿透過空間射向林天儒,使得他的衣服都被割爛了幾處,頭髮也淩亂了許多。

林天儒不敢戀戰,連忙躲避那些冰刃,但是他躲避的很艱難,那些冰刃似乎能夠預判他的方位。

隻要他往哪裡躲避冰刃都會隨之追去,而且這些冰刃速度非常迅猛,一旦沾上了他,必定會將其冰封起來,減慢他的移動。

柳寒煙如同仙子在舞劍一般,一舉一動都讓人賞心悅目,揮灑自如,跟林天儒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而林天儒雖然藉著整個大陣之力,勉強冇有落敗,卻根本不能取勝,不由吃驚異常。

他本以為以自己的大乘後期的實力能輕鬆地拿下柳寒煙,誰知道自己居然還被柳寒煙給壓製。

都怪這個該死的小子,他本來並不想今天對柳寒煙動手,而是邀請了同為北域七帝城之一的赤帝風炎陽前來相助。

到時候他再說蕭逸楓閉關不醒,騙柳寒煙下來,一舉擒獲。

誰知道風炎陽還在路上,柳寒煙卻跟蕭逸楓一起下來了。

此刻長老們的大陣已經布好,而柳寒煙自投羅網。

他擔心柳寒煙看出此地陣法不對勁,再加上對自己實力極為自信,所以他就迫不及待地動了手。

“你們動手抓住那小子!”林天儒開口喝道,想以蕭逸楓來要挾柳寒煙。

蕭逸楓鄙夷地看了這老小子一眼,也太不要臉了,打不贏就來玩要挾。

見周圍大陣一道道攻擊向蕭逸楓攻去,柳寒煙身形一轉,落在他旁邊,一劍斬出,將攻擊掃去。

雙方劍拔弩張,柳寒煙正打算用出大招帶蕭逸楓強行離去之時。

萬書樓內突然響起了異樣的聲音,那八道大門旁邊突然亮起光芒,出現了第九道門。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吸引,忍不住看了過去,林天儒臉色略微錯愕。

一個年輕的英俊男子從那大門內一臉喜色地走出來,他手上拿著一本金色的石書。

那男子看到場中劍拔弩張的場景後,笑容僵在臉上。

“好巧啊,諸位,你們在忙啊,我回頭再來。”男子一臉尷尬笑意,便想退回去。

林天儒暴喝一聲:“小賊,哪裡走!把浩然天書留下。”

但他無法脫身跟,八位長老中,那幽冥鬼佬沙通天大喝道:“城主,這小賊交給我!”

沙通天撤去對陣法的控製,起身向年輕人一抓抓去。

年輕人嚇了一跳,抬手將那石書擋在身前,嚇得沙通天連忙收手,擔心傷到那浩然天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