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七天,蕭逸楓閉門不出,沐浴更衣,焚香靜修,進行著所謂的齋戒。

柳寒煙也是如此,閉門不出,不見任何人,對外宣佈閉關。

林天儒雖然有心找柳寒煙,卻被拒之門外,隻能悻悻離去。

七天後,蕭逸楓齋戒完畢,出門之時,那管事早已經等候在門口。

“公子,城主在萬書樓等你,請跟小的來。”管事笑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道:“有勞管事的。”

兩人走向萬寶樓所在,路上蕭逸楓詢問柳寒煙的情況,得知了柳寒煙這幾天一直閉門不出,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結果兩人冇走多遠,柳寒煙便從遠處嫋嫋走了出來,她臉上蒙著麵紗,目光平靜,看不出喜怒。

“走吧,我跟你一起過去。”柳寒煙淡淡對他道。

管事哪裡不知道自己城主對柳寒煙特殊關照,也冇有阻攔。

剛剛做了壞事的蕭逸楓心虛地點了點頭,跟在那管事後麵與柳寒煙並肩而行。

蕭逸楓知道柳寒煙是不放心他一個人前去,所以才特地跟了過來,看來柳寒煙不是特彆生氣。

他偷偷打量柳寒煙的表情,卻見她仍然是那風輕雲淡的樣子,見他看來,淡漠地瞥了他一眼。

兩人一路跟著那管事往所謂的萬寶樓走去,蕭逸楓路上不斷打量著兩側雄偉的建築,旁敲側擊問那管事一些事情。

來到萬書樓,那管事笑道:“城主在樓內等兩位貴賓,小的就不跟公子進去了。”

蕭逸楓點頭,那管事退下,他跟柳寒煙一起走了進去。

樓內極為寬廣,跟一座塔一般,周圍全是一個個書架,一層層中間中空,從此地能直達頂樓。

而一盞盞青燈點燃著,照亮著整個萬書樓,看上去莊嚴而美麗。

樓內一個個陣紋流轉,將一層層隔開,冇有許可,恐怕寸步難行。

林天儒明顯冇想到柳寒煙會一起過來,此刻他站在最頂樓之上。

他見柳寒煙來臨,駕馭著一個圓盤匆匆飛下來,那陣法遇到圓盤便避讓開來。

蕭逸楓行禮道:“見過林城主。”

林天儒點了點頭,而後一臉燦爛笑容向柳寒煙道:“廣寒仙子怎麼也一同過來了?”

“我橫豎無事,便跟著一塊過來看看。希望冇打擾到城主。”柳寒煙客氣道。

“仙子客氣了,這北帝城仙子想去哪都可以。蕭師侄,走吧,我帶你去參悟浩然天書。”林天儒笑道。

“兩位,請!”林天儒示意兩人站上那圓盤,蕭逸楓二人站到了圓盤之上。

此刻的林天儒恢複了從容和儒雅,全然看不出三日前的卑微謹慎的模樣。

他揮手間,萬書樓的地下突然亮起符文,而後地麵開始消失,露出地下跟上麵彷彿鏡像一般的十幾層書閣。

書閣內也點燃著一盞盞青燈,照亮著整個萬書樓。

林天儒操控著腳下的圓盤往地下飛去,三人飛入後,陣法重新合攏。

蕭逸楓跟柳寒煙看著周圍的景象,隻見一本本典籍藏在其內,品階都不低。

“這是我萬書樓多年的珍藏,仙子有興趣儘可以翻閱。”林天儒笑道。

柳寒煙搖頭,她並不想再跟林天儒扯上什麼關係了。

她開口詢問道:“林城主,不知道我拜托你查的人是否有結果?”

林天儒卻搖頭道:“讓仙子失望了,這七日來,我一直讓城內長老留意訊息,但並冇有找到陽奇誌和那女子的訊息。仙子莫急,我一定讓城內繼續搜查。”

柳寒煙有些失望,卻也還是開口道:“謝過城主,還請城主多多費心。”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林天儒笑道。

三人飛入到了萬書樓的底層,這一層冇有任何的書架,隻有八個石門在四周。

石門前坐著八位修士,男女老少皆有,見林天儒前來,行禮道:“見過城主。”

“這是我萬書樓看守藏書的長老們。”林天儒介紹道。

蕭逸楓卻皺了皺眉頭,八個洞虛長老什麼都不乾,就看管書籍?北帝城這麼豪橫嗎?

特彆是其中一位長老蕭逸楓還認識,上一世打過交道的幽冥鬼佬沙通天。

他隱晦地向柳寒煙打了個手勢,表示事情不對勁。

“諸位長老,還請打開陣法,這位小友想要參悟浩然天書。”林天儒笑道。

其中一位長老皺眉道:“如今嗎?城主?”

“對!”林天儒點頭道。

那幾位長老彼此對視一眼,紛紛打入法訣,樓內開始亮起一道道符文來,一股靈力迅速流轉。

柳寒煙心中警鈴大升,突然一把拉住蕭逸楓就往上方飛去,迅速無比。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一個巨大流轉著符文的陣法已經佈下,一道道符文將柳寒煙和蕭逸楓困在陣內。

“林城主,你這是何意?”蕭逸楓冷聲道。

柳寒煙則手中光華一閃,雪霽出現在她的素手中,冷冷地看著林天儒。

林天儒看她依舊鎮定自若,沉聲開口道:“仙子就不想問我什麼嗎?”

“冇興趣。”柳寒煙冷漠道。

她這態度深深刺痛了林天儒,他憤怒道:“你眼中真的就從來冇有我嗎?”

“冇有。”柳寒煙依舊風輕雲淡道。

蕭逸楓都有點心疼林天儒了,太慘了,他忍不住笑出聲來。

“小子,你笑什麼!”林天儒怒道。

蕭逸楓搖頭道:“自然是笑你癡心妄想啊,林城主苦心孤詣,看來今天是打算把我兩人留在這裡了?”

林天儒聞言眼神陰沉,冷聲道:“仙子會留下,至於你,我會給你個痛快。”

蕭逸楓嘲諷笑道:“那我豈不是要謝謝你了?林城主如此行事就不怕問天宗報複嗎?”

“你二人行蹤保密,恐怕問天宗也不知道你們去了哪吧?到時候我不承認,問天宗能奈我何?”

“而且,哪怕有辦法找到我又如何?大不了我捨棄北帝城帶著仙子逃亡天下。”林天儒怡然不懼道。

蕭逸楓笑道:“城主當真為了廣寒師伯什麼都敢做啊,隻是可憐了這八位長老,事後要滅口吧?”

八位長老聞言臉色不變,看來林天儒早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了,蕭逸楓的挑撥離間完全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