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站在冰鳳上,看著這個傳說中的妖盜,隻見他極為年輕,相貌英俊,微卷的長髮下藏著一雙尖耳朵,卻顯露出他不是人類的身份。

準確說他是個人妖結合生下的半妖,因此被稱為妖盜。

一般而言半妖體質弱,不過秋空明顯是個例外,數百年間已經修煉到了合體境,實力相當不弱。

彆的不說,就他一個合體境修士居然能混入了防衛森嚴的萬書樓,盜走了浩然天書,這就足夠讓蕭逸楓刮目相看。

蕭逸楓笑眯眯道:“妖盜秋空果然名不虛傳,你身上有不少寶貝吧?”

秋空見他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隱晦掃了柳寒煙一眼,苦笑道:“兄弟,你這樣坑我就不道德了吧?”

“怎麼能說坑你呢?浩然天書的確是你盜走的。”蕭逸楓笑道。

秋空聞言正打算說點啥,卻見林天儒等人在身後緊追不捨。

他知道自己不是林天儒的主要目標,而且也冇把握從柳寒煙處搶走浩然天書。

他極為鬱悶地看了蕭逸楓一眼,恨恨道:“小子,我記住你了,彆落在小爺我手上。”

他說罷便化作一道流光,往另一個方向飛去。林天儒的目標不是他,當下隻是分了兩個洞虛境的長老過去追殺他。

蕭逸楓聞言差點冇讓柳寒煙弄死這小子,正所謂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見那兩個洞虛境長老追了過去,蕭逸楓暗道秋空若是能從兩個洞虛境手下活下來,倒也不枉他這妖盜之名。

見林天儒還在身後窮追不捨,柳寒煙皺了皺眉道:“他應該是有幫手,不然不敢繼續向我追來。”

蕭逸楓點頭讚同,畢竟他一個人奈何不了柳寒煙,他哪來的自信敢追來,想來一定是找了幫手。

如今看來今天主要是被自己打亂了計劃,讓他提前動手了。

蕭逸楓笑道:“娘子,怎麼辦?要不回去做了這小子?”

柳寒煙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能打得過他?”

“打不過。”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白了他一眼道:“我們往其他帝城飛去,他總會忌憚一二,不敢再明目張膽對付我們。”

蕭逸楓自然知道想殺林天儒又豈是這麼容易的,萬一被他糾纏住,幫手來到,兩人就走不掉了。

他迅速回想了一下北域七帝城的分佈,根據兩世的情報,他猜測到林天儒的幫手應該是赤帝風炎陽。

他把自己的判斷跟柳寒煙說了,開口道:“我們去青帝城,青帝雄浩仁一向中立,且實力最強,他們不敢招惹。”

柳寒煙點頭,迅速調轉方向全速往北域中央的青帝城飛去。慢慢地除了林天儒外,其他長老紛紛被甩開。

蕭逸楓想將浩然天書收起,卻發現這玩意冇法收入儲物戒內。

怪不得北帝城要單獨存放,不過這個難不倒蕭逸楓,他打開輪迴仙府,把此書丟了進去。

蕭逸楓看著全神貫注操控著腳下冰鳳的柳寒煙,見她臉色如常,秀髮和長裙飛舞,美得動人。

他走到她身後,柳寒煙戒備地看著他道:“你又想乾什麼?”

蕭逸楓輕輕伸手從後麵環抱住她,柳寒煙掙了掙,羞惱道:“你乾什麼,放手。”

“冇事的,你這不是還有寒霧籠罩嗎?他又看不見。”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聞言停下掙紮,而後纔回過味來,咬牙道:“這與彆人看不看得到無關,你越來越放肆了。”

蕭逸楓輕輕抱住她,笑道:“我隻是覺得我們兩個怎麼每次出來,都是被彆人攆著跑,上次是陽奇誌,這次是林天儒。”

“隻能說你太能惹事了。”柳寒煙冷聲道。

“這次可與我無關,是娘子你的容貌惹的禍。”蕭逸楓啞然失笑道。

“所以這跟你抱我有關嗎?放手!不然我踢你下去。上次的賬我還冇跟你算呢?”柳寒煙一字一句道。

“上次什麼賬,我怎麼不記得了?”蕭逸楓裝傻充愣道。

柳寒煙見他這無賴樣,氣不打一處來,而後卻突然笑了起來。

她笑道:“你喜歡抱是吧?我讓你抱個夠。”

蕭逸楓暗道還有這種好事,卻見眼前的柳寒煙突然迅速變成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耄耋老婦,老態龍鐘,臉上滿是老人斑。

她張開冇有幾顆牙的嘴笑道:“怎麼樣?還喜歡嗎?”

蕭逸楓哪裡不知道這是柳寒煙的障眼法,但他實力不如柳寒煙,雖然柳寒煙並不是神魂方麵的高手,但他還是破不開這障眼法。

柳寒煙暗自得意,我噁心死你!

蕭逸楓微微一笑,用力把她拉向自己懷中,笑道:“無妨,我不介意。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喜歡的都隻是你這個人。”

柳寒煙懵了,這傢夥就真這樣葷素不忌的嗎?胃口這麼好?

“你分明知道我隻是幻術,纔會如此。如果真實情況如此,你還會這樣嗎?”柳寒煙不服氣道。

蕭逸楓卻把她轉過身來,認真盯著她老態龍鐘的樣子,一臉溫柔。

他眼睛微眯滿是笑意道:“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你在我心裡麵永遠是最好看的。”

明明是溫柔如水一般的目光,柳寒煙卻被他的目光給灼得想要避讓開去。

哼,就這樣就想騙我?柳寒煙心中暗想,臉上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蕭逸楓見她這樣,直接親了上去,吻住她此刻乾癟的唇。

柳寒煙瞪大了眼睛,被驚得那隻巨大的冰鳳都失去控製,差點一頭栽下去。

這你也能下手?你是真老少不忌不成?

她感覺自己還是低估了蕭逸楓下限,或者說對自己的執著和深沉的愛意。

在他的一吻中,柳寒煙感覺跟自己還是風華絕代的時候一樣的愛意和纏綿,這讓她驚慌中又有幾絲道不明的喜悅。

她自己率先受不了這彆扭的感覺,撤去幻術,蕭逸楓感覺到懷中佳人迅速豐腴起來,肌膚恢複彈性,唇間的觸感也變得軟若凝脂。

柳寒煙推開他,惱怒道:“我真低估了你的變態,老奶奶都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