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在談天說地一番後,葉九思突然說道:“小楓,我明天就下山了。要不我們來較量一番吧。像我們小時候一樣,我要看看你有什麼長進。”

見蕭逸楓麵露難色,他說道:“你放心,我會隻使用練氣七層的實力,不會占你便宜的。就這麼說定了,你們下次你執行完畢以後,我在城裡麵等你,城門口等你。”

“好吧!”蕭逸楓頗為無語,這小子一向來如此好戰,樣樣不服輸。

“那我先去買東西了,等一下見。”葉九思笑著告辭。

等傍晚執行完畢,跟淩思思等告彆以後,蕭逸楓走出坊市,果然在坊市不遠處的一棵樹下看見了,正在倚著樹靠著假寐的葉九思。

此時葉九思身邊放著兩把竹劍,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搞來的。

看著風流倜儻的葉九思,蕭逸楓心中不禁吐槽,這小子賣相還真不錯。

察覺到有人在靠近,葉九思睜開雙眼望向蕭逸楓。

葉九思笑道:“小楓,你終於來了。”說罷從旁邊拿起一把竹劍扔給蕭逸楓。

蕭逸楓揮了揮手中竹劍,笑了笑:“九思,那我們以竹代劍,點到為止!”

葉九思點了點頭,笑道:“少說廢話!打完還得回去吃飯呢,來吧!”

蕭逸楓不再猶豫,問天九卷運起,灌入手中竹劍,倒提著竹劍向葉九思奔去。

到他身前不遠,一劍橫掃而去,葉九思一躍而起,躲開他這一擊,手中竹劍順劈而下。

簡單的竹劍在他們手中,彷彿化成了神兵利器一般,揮動間隱隱破空聲音傳出,放在凡人間,不亞於兩個絕世高手。

讓人難以想象兩人在數年前,隻是兩個鄉村的普通小童。這大概就是仙凡有彆,仙家的造物之力吧。

兩人以竹代劍,來來回回交手數回合,蕭逸楓搶攻,手中連攻不斷,劍劍淩厲,而且極為巧妙,竟隱隱有些許優勢。

葉九思在接下蕭逸楓的一擊之後趁勢倒飛出去,揮出一道劍氣阻擋蕭逸楓,手中掐訣,嘴裡喝道:“小楓,小心了!”。

蕭逸楓屏氣凝神,他當然知道之前隻是熱身,葉九思要動真格了,隻見他右手持竹劍,嘴裡喝道:“少陽劍氣”。

手中竹劍,發出陣陣翠綠光芒,籠罩他本人,隻見他人劍合一,飛身而起,竟是用木劍施展出來乾坤殿的少陽劍氣。

他人在半空旋轉不停,無數翠綠劍光沖天而起,而後朝蕭逸楓衝去,氣勢驚人,迅速異常。

蕭逸楓右手飛快的揮動起來,在身前佈下了一道翠綠色的劍網,擋在身前,把飛來的無數劍氣一一擋下。

但是這斬龍訣發出的劍氣彷彿無休無止一般,密密麻麻,無窮無儘,蕭逸楓隻得邊戰邊退,突然嘴裡輕喝一聲,將竹劍猛地往地上一插。

無數劍氣從地上噴湧而出,牢牢護在他身前一圈,慢慢凝聚成了數柄光劍的模樣。

數把光劍分出無數小劍氣,將來襲的劍氣一一擋開,卻是問天宗護體劍氣,劍元護體。

蕭逸楓將插在地上的竹劍往前沖天一揮,隻見一道青色的劍氣,呼嘯著往半空中的葉九思所在切去,“是破魔劍氣!”

那青色的劍氣,朝天空中斬掠而去,半空中的葉九思密密麻麻的劍氣衝向劍氣,卻無法阻攔,他隻得收起劍訣,飛身離開,躲過了破魔劍氣,少陽劍氣被打斷了。

葉九思不氣反笑,嘴裡長笑道:“好,你個小楓,果然藏著掖著,看招!”手中竹劍,脫手而出,卻不落地,反而懸於身前。

他手中掐訣,那竹劍脫手而出,嗖得一聲,化作一條青色巨龍,衝著蕭逸楓而去,氣勢驚人。

卻是葉九思用出了乾坤殿的七劫斬龍決,威力可不是少陽劍氣可比擬的。

蕭逸楓見青龍朝自己飛來,嘴裡厲喝一聲,右手握拳持劍於下腹,劍尖朝天,左手掐訣,整個人浮在半空中,嘴裡唸唸有詞。

此時他手中的竹劍分化出一道道紫色劍影遊離於身邊,他手中鬆開竹劍,那竹劍卻也懸浮於半空中,繞著他身邊打轉不停,“天誅劍氣”。

蕭逸楓他兩手掐訣不停,然後右手沖天而指,身邊的數道真真假假紫色劍影此時皆極速旋轉,周邊無數劍氣盤旋,他右手指天,嘴裡喝到:“天誅劍氣!去!”

幾道劍影沖天而起,漫天劍氣凝聚緊隨其後,沖天而起,化為一把巨劍,朝著張牙舞爪的青龍飛去。

巨劍和青龍在半空中相遇,巨大的爆炸開來,兩道竹劍隻是凡物,終於頂不住巨大的靈力,在巨大的空氣中炸裂開來化作一道道竹絲,然後化為灰燼。

無數翠綠色,紫色劍氣如同狂風暴雨般席捲四周。

劍氣餘波慢慢散去,隻見場中一片狼藉,蕭逸楓和葉九思兩人麵對麵。隻是兩人手中都空蕩蕩的。

蕭逸楓率先擺擺手,苦笑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認輸了認輸了……”

葉九思笑道:“滾,算你我平手了,我是這種占便宜的人嗎?小楓,你可以啊,還假模假樣說學藝不精,你這是埋汰我啊。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會差!”

蕭逸楓連連擺手,苦笑道:“哪有哪有,還是你厲害點!”

葉九思自然是手下有留情的,他自己真正用了幾分力,恐怕隻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但是誰又能說?蕭逸楓冇有藏拙呢?

葉九思回頭對蕭逸楓,對蕭逸楓伸出一隻手,說道:“小楓,五年後的真武會武,你我再分個高下。你我一定要大放異彩!在修仙界闖出名堂!走,我們回宗門去!”

蕭逸楓自然是點頭稱是,兩人在空中一拍手,都豪氣萬丈。

而後蕭逸楓與葉九思兩人化作兩道白光,破空而去。